017 姿势清奇的热搜

    “退掉了。”猫猫眼都不眨一下的扯。

    久夜白却一副了然的表情,就知道猫猫是心血来潮,种地什么的,绝对不可能。

    两天后,也就是周一。

    八点整,叶大夫准时出现在了久家别墅,他这次带着全套的银针来的,给久心甜施针之后,再次嘱咐了注意的事项。

    “老婆婆还是没叫我去玩吗?”猫猫问他。

    叶大夫只是笑了笑,“我只负责小姐的腿。”

    话说的温和而客气,但是猫猫恍然大悟了,这事跟他说不着。

    心里想着,那以后就不问他了。

    她想知道能不能见到阿瑾,可是她又不能打电话,因为她说好要给老婆婆带的桃儿,是无法兑现了。

    叶大夫走后,久夜白下来了。

    他今天穿了一身球衣风格的休闲服,坎袖宽松短裤,外加一个棒球帽。

    帽檐朝后兜头一罩,露出那张明亮美丽的脸。

    说美丽,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因为这家伙长了一双凤眼,光洁的额头上有个小小的美人尖。

    前两天这家伙的风格看着丧丧的,换一身装扮,却变成奶油小生了。

    猫猫忽然凑到了镜子面前。

    “你在看什么?”久夜白问她。

    “我看你像不像我。”猫猫说。

    久夜白顿时也凑过来,穿衣镜上面映出两张放大的脸,“像不像?”

    猫猫指了指他的眼睛,“不像,你有一双狐媚的眼,勾人。”

    久夜白头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烟,差点就爆炸,鬼的狐媚?勾人?!

    “不过挺帅的,傻弟弟。”猫猫又说,顺便摸了摸他的头。

    她觉得有个弟弟挺新奇,也挺好玩的,比如现在,他都冒烟了。

    头上的触感……久夜白却瞬间泄气了。

    猫猫走开了,他却在镜子前又看了一会,心想,猫猫说的也没错,这双眼睛,遗传自他老爸强势的基因,不光是他,他们一家都长这样。

    不过,猫猫的眼睛却不是,她的眼睛像一弯新月。

    也许,她亲妈的基因更强势?

    猫猫今天穿了一件洁白的小裙子,她很喜欢,因为方便。

    久夜白却从她新的衣橱里取出一个棒球帽,给她也戴了。

    带着证件,两人去办了一件大事,把猫猫的名字改了!

    从那严肃的大堂里出来之后,猫猫摸了摸证件上的名字,抬头冲着久夜白一笑。

    那笑容,很是单纯,单纯的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了糖果,就像是得到全世界一样。

    久夜白不由的愣了愣。

    远处有微光一闪,某个路过的小姑娘赞叹着偷拍的照片,编辑了几个字,发到了微博上。

    “怎么这么高兴?”久夜白不由得问。

    “猫猫有身份啦。”猫猫说,她不再是老头子随手一丢就完事的野猫猫了,这种感觉很新奇。

    “嗯,我知道一家素食店,去不去?”久夜白说。

    “去呀。”猫猫点头。

    “好,那午餐不回去吃了。”久夜白说。

    那家素食店开的很偏,在弯弯绕绕的四合院里。

    里面却别有洞天。

    幽静淡雅,没有丝毫油烟,倒是焚了矜贵的沉香。

    不多一会,有个人从他们的窗格前路过,嘴里叼着墨镜腿,低头看手机。

    不经意间抬头一看,脚下却是微微定了定,眼神从窗格望进去,又看手机,反复几次,嘴角一勾,走了。

    院子深处,顾泽一一推门就道:“小甜甜上热搜了!”

    里面坐着三个人,都没什么形象,但最夸张的,当属那个一人霸占了两个太师椅,长腿大喇喇的踩在上面,手机里枪声响的激烈的男人了。

    在队友轮番挂了之后,男人骂了一句,“猪队友。”

    房间里的两个猪队友扔了手机,娃娃脸的男人十分感兴趣的看向顾泽一,“怎么回事?小甜甜又搞事了?不要瑾二爷了?这才几天,二爷就被打入冷宫了?”

    “找死。”男人沙哑的声音说。

    也不知道是说屏幕上刚被爆头的人,还是娃娃脸那人。

    另一个男人抓了一把及腰的长发,把那仙气十足的长发随便拢到脑后,静看一副岁月静好美男图,一开口全部幻灭,“人间老妖婆?又他妈干什么了?

    你丫不能憋到吃完饭再说?跟着你们在这破地儿吃草也就算了,你他妈净说些倒胃口的事儿,这压根就不让吃吧?顾老三,信不信今儿我就把你这草料场点了?”

    “你丫嘴上就缺德吧,迟早遭报应。”顾泽一倒进一张椅子。“瑾二嗓子一天不好,你就只能在我这草料场里混吃混喝。”

    “别吵吵。”娃娃脸的男人笑嘻嘻打断,“小甜甜这回看上谁了?都上热搜了,比上次热气球都劲爆?”

    顾泽一笑了,“姐弟恋,够不够劲爆?”

    “啧,我瞧瞧。”

    顾泽一把手机转过去,放大了一张照片。

    “卧槽,这是小甜甜?”娃娃脸整个人都快钻到手机里去了,震惊的不行。

    屏幕上,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女孩坐在轮椅上,斜戴着棒球帽仰头看着男孩笑。

    细碎的晨光之下,一张白皙的小脸如静静绽放的青涩雏菊,降噪了一整个夏。

    男孩几乎是穿着同色系的衣服,又像是同款的棒球帽,他低头微笑。

    路人视角,可构图很好,和谐的不可思议。

    “傻了吧。”顾泽一收回手机,“#从校服到婚纱,这就是爱情吧#啧,瞧瞧这标题,这热搜的姿势清奇吧?”

    娃娃脸回神,打开自己的微博看了半天,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微博是个路人发的,两小时前的事。

    “这……是真-小甜甜啊。”娃娃脸叹息,他实在没想到,久心甜是长这样的!

    这几个人,要是放在几天前,压根不认识久心甜,就算有热气球那回事,顶多也是个笑谈。

    真正让几个人一口一个小甜甜,听起来这么熟稔的原因,是木老太太一天三个电话,催着木瑾回去“陪玩”!

    陪谁玩?就是陪久心甜!

    他们不知道木老太太是哪根筋搭错了,反正这几天没少玩“小甜甜”这个梗。

    娃娃脸正反复欣赏着那张刷新了他审美的照片,手机却忽然被一只冷白的手抄了过去。

    沙哑的声音说:“久心甜?久夜白?姐弟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