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我这么不火吗?

    他见到猫猫,愣了一下,掏出手机一看,凌晨三点,“你怎么还不睡?”

    猫猫皱眉,“你真臭。”

    久夜白下意识的退开一些,眼神瞟向别处,“哦……喝了点酒。”

    “不光是酒。”还有很多味道混在一起,乱七八糟。

    “我不抽烟,也不用香水,都是别人的……”久夜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

    “给你五分钟,马上洗干净。”猫猫沉着眼睛。

    久夜白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看似轻松,可一进门就冲刺进了浴室,飞快剥了衣服,洗了澡还刷了牙。

    等他再次站在猫猫面前的时候,睡衣还没穿整齐,头发还滴着水,瞄了一眼手机,四分十秒……

    踏马,老子真快。

    “你站在这干什么,不睡觉吗?”猫猫奇怪的看他。

    “……你不是有事找我吗?”久夜白道。

    “没有。”猫猫说。

    “你就只是……等我回来?”久夜白看着猫猫发红的眼睛。

    “嗯。”猫猫随便应了一声,其实她是刷手机忘了时间。

    久夜白神色复杂的关门出去。

    ------------------------------------

    猫猫睡得晚,起的更晚,睁眼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一转头,见黑猫乖巧的窝在她枕头边上。

    “呀,你回来了。”猫猫揉了揉它的脑袋,见那根蕾丝绸带松了,她又重新系了系。

    手机上有二十几个未接电话,一多半都是汤媛打来的,还有两个别的名字,周小舞,艾芬芬。

    “唔。”猫猫点了点手机,这两个人也是组合里的成员,跟久心甜的关系似乎还不错。

    正巧,一个电话打进来,还是汤媛。

    猫猫接起来。

    “甜甜你可终于接电话了!出大事了你知不知道?”汤媛的声音很急切。

    “嗯?”猫猫不紧不慢的爬起来。

    汤媛很快又道:“金姐住院了!刚刚从抢救室出来,昨天晚上节目录制现场,爆破出了意外,说来也奇怪,演员都没事,反而金姐被炸伤了,血淋淋的,我都没敢看,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重度烧伤……”

    “真可怜。”猫猫冷淡的说。

    汤媛没注意她的口吻,只是说:“现在公司正在公关这次事故,我们组合好不容易拿到的真人秀……应该也黄了,金姐住院,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暂停了,唉,又该休息了。

    现在医院记者很多,你也有伤在身,等过段时间,你还是来看看金姐吧,她毕竟是我们的经纪人。”

    猫猫含糊的应了。

    挂了电话,猫猫眉眼一弯,捞起了黑猫,“干的不错。”

    “喵~”黑猫撒娇的蹭了蹭她。

    猫猫自己去冲澡,又是一番叮铃咣啷的混乱,等她收拾好打开门,却见一身清爽的久夜白正站在她门口,举着手,不知道是不是要敲门。

    “咳,早上好。”久夜白不自在的收回手。

    “早呀。”

    这俩人,作息在一个频道上了,一点儿没自觉,这都中午了。

    久夜白低头看她,发现她心情似乎很好。

    虽然中午了,但俩人吃的还是早餐。

    超乎寻常的健康,果汁加沙拉,久夜白吃了三明治,可猫猫一丁点都没碰。

    “你是在减肥吗?”久夜白怀疑的问。

    猫猫摇头,看了一眼三明治,“猫猫不爱吃。”

    这两天久夜白也发现了,她是真的一点都不碰主食,虽然觉得这样身体会扛不住,但又默默想着,饿了就会吃了……

    “想不想出去逛一逛。”饭后,久夜白忽然邀请,“咳,你去买点衣服?”

    猫猫今天还是穿着那身校服,因为她把衣柜里那些夸张的衣物扔掉之后,就只剩这一身正常的,还有睡衣了。

    猫猫想了想,点头了。

    久夜白没有陪女生逛街的经验,躲在一旁发信息问了问别人,对方很快就丢过来几个商场,顺便兴致勃勃的八卦。

    【稀奇啊!你久少爷什么时候身边有女人了?难道是昨天晚上那个嫩模?】

    【滚蛋。】

    【那是谁?总不能是你自己穿吧?】

    久夜白的手指在对话框停了一会,点了发送,【我姐。】

    【啊?你哪来的姐啊?】

    “我收拾好了,走吧。”猫猫说。

    久夜白收起了手机。

    商场。

    久夜白推着猫猫,往来的人无不好奇的去看这两人组合,很多女孩子甚至都蠢蠢欲动的想来跟久夜白搭讪,只是在看到轮椅里的猫猫时,都放弃了。

    “那个小哥哥好帅,小姐姐也好漂亮,他们是一对吧……”

    “那是哪个学校的校服啊?我怎么没见过?”

    “高中生吧……”

    久夜白目不斜视,反倒是浏览着货架上的衣服很认真,看到满意的就拿下来,让猫猫过目,她要是点头,就直接买了,要是摇头,当然就不买。

    两人保持着这样的默契,已经有一会了,因为猫猫的腿不能试衣服。

    不过,就算是能试,她估计也懒得试。

    久夜白第一次给女生挑衣服,他不知道女生穿什么好看,但是他很快就发现,猫猫只挑素净简单的小裙子,或者清爽的短袖短裤。

    这就简单多了。

    “都包起来。”久夜白对导购说,留下了地址,所有衣服都直接送上门。

    他推着猫猫去了另外一家。

    逛了许久,猫猫忽然道:“不想逛了。”

    久夜白道:“可你还没买多少。”

    猫猫说:“够穿了。”

    “……你是在给我省钱?”久夜白眼神古怪,不怪他这么想,这个商场里多半都是奢侈品牌,可猫猫看中的衣服,都是几个小众品牌,中等价位。

    真没花几个钱。

    “省钱?”猫猫还觉得奇怪呢,“衣服都不好看,为什么要买?”

    “……”似乎没毛病,但似乎也不对劲。

    就在这时,几个小女生忽然兴奋的举着手机跑过去,对着一个戴墨镜的女人又是拍照又是录像。

    “你是温妮小姐吧?好喜欢你的直播。”

    “好喜欢你分享的生活,我是你的铁粉!”

    “我们可以一起拍个小视频吗?”

    看着那几个人簇拥在一起往前走,猫猫若有所思。

    “那个女人是谁?”猫猫问道。

    久夜白瞥了一眼,“不认识,大概是网红主播吧。”

    猫猫道:“我这么不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