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叶大夫

    门铃忽然响起的时候,久夜白以为是猫猫买的那些树苗到了。

    打开门,却见外面站着一个斯文的中年男人,“你好,我是木老夫人的私人医生,受她委托来看看久小姐的腿伤,不知是否方便?”

    久夜白有些诧异,但还是侧身道:“方便,请进。”

    猫猫已经听到了,她终于不再看海绵宝宝,转向来人,“老婆婆没叫我去玩吗?”

    中年男人看了看猫猫,“久小姐,我并不清楚,你可以打电话去问木老夫人。”

    “哦。”猫猫自觉的把腿伸过去了,有点失望。

    中年男人穿着中山装,不像是西医,在他打开药箱之后就更清楚了,里面的工具都是中医的工具。

    “方便让我看一下久小姐的病例和 CT 吗?”

    久夜白给他取来。

    他又在猫猫腿上检查一会,说道:“我给久小姐制定一套恢复方案,但是这个方案不能跟医院的重合,久小姐可以和家人商量一下,用哪种。”

    猫猫直接道:“用你的。”

    久夜白:“……”

    中年男人笑了,“好,我会用施针来辅助你的骨骼修复,两天一次,我会亲自上门。还有一些必要的中药,我开好之后,会派人送过来,用法和用量会注明。”

    “多谢。”见猫猫没反应,久夜白说:“也谢谢木老夫人。”

    中年男人只说:“不客气,分内之事。”

    久夜白看他井井有条的收拾好了工具箱,送他到门口的时候,忽然问:“先生贵姓?”

    中年男人道:“我姓叶。”

    久夜白回来之后,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你怎么直接就让他给你治疗了?”

    猫猫理所当然的说:“他医术高。”

    久夜白惊讶,“你怎么知道?”

    猫猫撇了撇嘴,“傻弟弟。”

    久夜白一噎。

    猫猫不能对久夜白解释,因为他不会懂的。那个人身上有草药的味道,有淡淡的……地仙的气息,跟那天的叶老头子有些相似。

    当然他们离地仙还差的远,但应该都是功德无量之人。

    有些奇怪呢,大街上都是庸庸碌碌的凡人,木老太太身边倒是有许多这样有灵气的人。

    交给他治腿伤,她这条腿看来可以早几天解放了。

    久夜白却忽然道:“你这次瞎闹……还真是闹出名堂了。”

    “你说什么?”猫猫问。

    久夜白说:“跟木家来往的人,还姓叶,那就只能是那个叶家了,京市五大家族里面那个叶家,中医世家,祖祖辈辈都是行医的。

    不过,在五个家族里,叶家是最低调的,我是不知道叶家的医术怎么样,但听说,这世上的疑难杂症,没有他们治不了的。”

    “哦。”猫猫随便应了一声。

    “……”久夜白顿感无力,“我是说,叶家人是不轻易给人看病的,更别说亲自上门了。”

    “那又怎么样?你到底要说什么呀。”猫猫说。

    久夜白盯着她,“我怎么感觉,你变了。”

    这一回,猫猫十分认真的说:“我是久猫猫,不是久心甜。”

    久夜白心中一动。

    期间久夜白接了个电话,然后说:“我有事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在家行不行?”

    虽然家里有佣人,但是曾经还对他们呼来喝去的久心甜,现在一律不让佣人靠近她。

    哦不,现在她是久猫猫。

    “嗯。”猫猫点了点头。

    久夜白抓了车钥匙走了,离开时单独叫厨娘说了会话。

    中午的时候,厨娘做了一桌子饭菜,清一色的素菜,而且都是清清淡淡,基本上没有加什么佐料,然后忐忑的等在一边。

    她看到平时那个挑剔的大小姐安安静静的坐在这吃饭,好吃的会多吃两口,不好吃的一口都不碰,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挑剔!

    真是怪了!竟然没有摔盘子!

    饭后,厨娘小心的松了口气,然后记下了大小姐新的食用习惯,一看就是平时没少被教训。

    下午,许多快递接二连三的送过来,而且都是小树苗!

    猫猫发愁的看着那么多小树苗,心想她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这些都收进她的空间里呢?

    既然白天不行,那就等晚上吧。

    正好久夜白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很晚都没有回来。

    猫猫拄着拐杖下楼,掌心在那些小树苗上拂过,总算都弄进了生命空间。

    回到房间之后,猫猫就开始整理那些小树苗,可很快就不耐烦了。

    她的神识因为封印的压制也大打折扣,现如今受到这个身体的拖累,暂时也无法进入生命空间,只能用神识操控种植,枯燥又无聊,还累。

    更何况,她也从来没有侍弄过花花草草!

    “不行,这样太弱了。”猫猫不满的呢喃,她灵光一闪,“如果可以修炼人类的法术就好了。”

    她的力量是与生俱来的,从来没有修炼过,可人类却是可以修炼法术的,而她现在不就是人类吗!

    如果她重新修炼,那么,即便不用她被封印的力量,她也可以重新获得力量!

    如果能把这个身体焠炼到洗经伐髓,她就可以进入自己的生命空间了!

    “呵呵……”猫猫高兴的在床上打了个滚,“猫猫真聪明。”

    可很快她就高兴不起来了。

    仙缘对人类来说是可遇不可求,怎么可能伸手就有?

    当初听到老头子说可以找到阿瑾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想就答应了,可真到了人间才发现如此束手束脚,从前不屑一顾的事情现在比登天还难!

    早知如此,她当初在西王母那就该顺便偷些书来。

    思来想去,激动了半天,又不得不冷静下来。

    暂时成不了。

    “不可能没有,叶老头子气息就有些古怪。”猫猫呢喃,却不是完全绝望。

    她没有固定的作息,又想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东西,抓过手机又开始刷那些新闻,越刷越觉得,人类怎么那么喜欢搞事情?

    原来不光是久心甜喜欢作,每个人都爱作,不同的是,久心甜作的狠,以至于把自己作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些许声响,猫猫揉了揉因为长时间盯着手机而发红的眼睛,单脚跳着拉开门。

    久夜白穿着坎袖,衬衫甩在了肩上,带着一股子颓废的少年气,一身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