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贵圈套路深,改名回农村?

    猫猫的腿不能碰水,可夏天对她太不友好,她必须洗澡!

    在浴缸里放好了水,她好不容易爬进去,洗完之后又爬出来,扑腾的到处都是水,拿浴巾的时候扫到了一排瓶瓶罐罐,乱七八糟的倒在地上。

    最后猫猫总算出来,在那奇形怪状的衣服里找到唯一正常的一套衣服穿上。

    猫猫没力气去找久夜白,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就在一个家,你打什么电话?”久夜白带着鼻音,整个人都是没睡醒的状态,听上去还有点咬牙切齿。

    想起自己今天被吵醒的不快,猫猫恶劣的弯起了嘴角,“久夜白,我给你三十秒,马上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抽你哟。”

    说着,猫猫挂了电话,点开了三十秒倒计时。

    五……四……三……二……

    眼看着倒计时就要结束。

    “砰!”的一声!

    猫猫的房门直接被撞开了,身穿睡衣,一只脚穿着拖鞋,另一只拖鞋不知所踪,头发乱糟糟的久夜白,像一头暴躁的小狮子,出现在了猫猫面前。

    猫猫点了暂停,倒计时停在了“一”。

    “这一次好准时。”猫猫晃了晃手机,那乖巧的语气里,竟然是说不出的遗憾。

    久夜白怒视她,“你有病吗?就是想抽我?”

    “不要骂人。”猫猫说,“骂人会挨打。”

    久夜白咬紧牙关,几度崩溃。

    他睡了一觉,满心期盼昨天的一切都是噩梦!然后一睁眼发现,这噩梦还没完了!他身上被抽过的地方经过一晚上,非但没减轻,现在更疼了!

    所以,在久心甜刚刚威胁他的时候,他身体快过思维,直接就冲过来了!

    妈的,下次学校短跑比赛,他可以争霸体坛了!

    “给我钱,我的卡都不能用了。”猫猫伸出手。

    久夜白终于清醒了!这不是梦,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久心甜依然会趾高气昂的跟他伸手要钱,不同的是,她现在是踩在他头上了!

    “等我。”久夜白挤出两个字,转身出去。

    再回来的时候,另一只拖鞋也穿上了,他把一张卡拍在了久心甜面前,这是他自己的卡,久心甜的卡早就被冻结了,原因当然是她无休无止的折腾,给她多少钱都不够花的。

    猫猫拿到了卡,自顾自坐在那摆弄起手机,在购物软件上下了许多单子。

    久夜白也懒得看她到底买了什么,反正最后结果都是久心甜的暴力镇压。

    他忽然注意到了久心甜今天的穿着,意外的愣了一会。

    她穿的……是五年前的校服。

    还是高中的校服。

    更是她第一次出现在久家门口时,兴奋又胆怯的说她是久家的女儿时候的那一身衣服。

    一点都不违和,明明过了五年,再穿上这身衣服,她还是青涩的高中生模样。

    恍惚间,久夜白有种时空错位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而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久心甜。

    “还给你。”

    猫猫的声音拉回了久夜白的思绪,后者低头看她。

    而猫猫也抬头看着他,忽然道:“我要改一个名字,久心甜不好听,我要叫久猫猫。”

    “猫猫?”久夜白呢喃着,这个名字,她昨天就在用了,“我叫久夜白。”

    “你傻了!我当然知道你叫什么。”猫猫嫌弃的说。

    久夜白:“……”

    都是幻觉!什么第一次见面,都是假的!

    “咕噜咕噜……”

    久夜白顿时看向猫猫的肚子。

    猫猫也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肚子,“猫猫饿了。”

    明明上一秒被气的要死,下一秒她如此委屈的样子,却让久夜白瞬间泄气,“走,去吃饭。”

    他回头看了一眼,整个卧室都像是遭了贼一样,花花绿绿的衣服在地板上堆成了小山,浴巾和床单交织在一起。

    “这些衣服?”久夜白问。

    “不要了。”猫猫撇嘴。

    “嗯。”久夜白还是挺欣慰的,这些家伙什,她终于舍得仍了,“你的腿不方便,怎么不叫佣人过来。”

    “不喜欢佣人。”猫猫淡淡的说。

    “……”久夜白无话可说,这能怎么办?他也伺候不了啊。

    饭桌上,猫猫只对一盘沙拉感兴趣,别的菜和主食一口都没吃。

    久夜白终于没忍住,他说:“你现在还是伤患,必须营养均衡,别想着减肥了,你已经够瘦了。”

    “猫猫不爱吃。”她说。

    “不爱吃也得吃。”久夜白说。

    “不吃。”猫猫说。

    “……”久夜白拍了拍脑门,把上头的怒气拍了下去,转而对一旁忐忑的厨娘吩咐,“熬鸡汤,再做几种沙拉。”

    厨娘连连点头,立马去忙活了。

    不多时,五盘水果沙拉、蔬菜沙拉摆在了猫猫面前,在她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鸡汤也端过来了。

    猫猫又喝了几碗鸡汤,摸了摸肚子,吃饱了。

    她心情终于好起来了,摸了摸久夜白蓬松的软毛,“好弟弟。”

    久夜白:“……”

    踏马摸狗呢?

    饭后,猫猫看电视,久夜白则是无聊的翻着他大哥订的财经报纸。

    久夜白是不会承认,他傻坐在这是为了随时听某人“传唤”的,更不会承认他是照顾她腿伤,他只是不想又被“倒计时”!

    瞥了一眼电视上正在播的海绵宝宝,久夜白一阵沉默……久心甜不是最爱看娱乐八卦吗?

    哦不,她现在不叫久心甜了,叫久猫猫!

    “改名字你想好了吗?要带着身份证户口本去公安局办手续。”久夜白忽然说。

    “嗯,改。”猫猫点头。

    “下周一?”久夜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给她安排。

    “嗯。”猫猫点头,眼睛不离开电视。

    久夜白又玩了会手机,期间稍微瞥了一眼那张卡的账单,颇为诧异的看了看猫猫。

    收款方:XX 园艺店,XX 苗圃基地,XX 花园艺家,XX 花艺花坊,XX 育苗园……

    商品明细:樱桃苗200棵,桃树苗200棵,苹果树苗300棵,金桔树300棵,桃树……杏树……葡萄……草莓……李子树苗……

    交易额:6200元,3125元,3400元,2650元,980元……

    久夜白盯着手机,久久无言。

    所以,她终于放弃逐梦演艺圈,决定抽身离开,改名换姓,回农村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