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人间小甜甜,鸡肋的空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猫猫哄的木老太太格外高兴,离开时,是木野亲自把猫猫和久夜白送到门口的。

    上了车,一路沉默,回到家也才九点多,木老太太要早睡,宴会也就早早结束了。

    久夜白当了一天的“保姆”,等到猫猫换好睡衣躺在床上,他才关门出去,期间几乎什么话都没说,回去冲了个澡倒头就睡。

    猫猫却是瞪着眼,又抓来手机,浏览了许多网页,还有许多新闻。

    最后,她打开了微博,点到那有着无数条私信的地方,看了一会,私信都是各种各样不堪入目的辱骂,让她“滚出娱乐圈”这样的话都是最轻的!

    大部分人都言辞激烈的问候了她的爸爸妈妈以及祖宗十八代。

    还有不少灵魂画手,画了许多骷髅头和跳跃的动图,栩栩如生的展示了一条条的威胁信,让她不要死皮赖脸的蹭他们家爱豆的热度。

    猫猫婉白的指尖敲打着屏幕上一个大张着嘴的骷髅人,它诡异的扭曲着身体,呲牙咧嘴、张牙舞爪的爬向她,满屏的猩红,像是下一刻就要从手机里爬出来一样!

    要是换随便一个人,恐怕早就吓的丢了手机尖叫了,可猫猫却只淡淡的看着,不屑道:“假的,都是假的,一点胃口都没有!”

    这都是恐吓信,没恐吓到她就算了,反而勾起了她的馋虫,猫猫呼吸乱了一下,忽然间饿的胃疼!

    自诞生起,她的食物就是魂魄,即便现在是人,不需要靠那个填饱肚子,可根植在灵魂里的习惯哪有那么容易改变!一旦发作起来,那就是瘾!

    她扯着头发,痛苦的在床上打滚,“阿瑾,阿瑾,猫猫好饿呀。”

    “呜呜呜……猫猫不吃七个,只吃一个行不行?”

    “饿,猫猫饿……”

    把自己折腾的颓废不堪,过了许久,猫猫才停下来,浑身乏力的趴在床上大喘气,眼中毫无神采。

    “喵……”黑猫自己扒开了窗户,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脖子上的蓝色蝴蝶结还一丝不苟的系着,它乖巧的卧在床脚,陪着自家主人。

    猫猫无精打采的看了看黑猫,“你吃饱了?”

    “喵。”黑猫弱弱的叫了一声。

    “你能到处猎食,猫猫却不能。”猫猫垂下脑袋,“猫猫要做人,就不能吃人。”

    过了许久,久到陷在柔软床榻里的人儿像是睡着了,却又忽然听到了她的声音,“你说,等阿瑾想起猫猫,等他恢复了神体,他能不能跟猫猫去地狱呢?

    那里自由自在,没有那么多讨厌的规规矩矩。”

    “喵~”黑猫点了点脑袋。

    “你说了不算。”猫猫勉力撑起身体,她忽然又变魔术似的,变出了许多桃儿!跟她送给木老太太的那个是一样的!

    她坐在那吃起了桃儿,连续啃了七八个,才觉得有七八分饱,顿时不再吃了。

    她端详着那些桃儿,思索起来。

    按照人类的思维,她要接近阿瑾,就要讨老婆婆欢心,老婆婆喜欢吃桃儿,她就要多送一些。

    但是问题来了……她怎么解释她的桃儿是从哪里来的呢?

    人类啊,就是多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严格来说,她手里的桃儿,真的是仙桃!

    当年她在西王母群仙宴上吃了不少仙桃,也许是不小心把果核丢进自己的生命空间里了。

    她空间里东西多的是,哪会注意到什么时候丢下一个不起眼的果核?更不会注意到那娇贵的仙桃竟然在她空间里落地生根了!

    投生时她的全部力量都被封印了,可生命空间是跟她的灵魂共存的,即便因为封印,那些拥有法力的东西一概不能取用了,可她依然是能打开生命空间的。

    只是,原本丰富的空间里现在只有灰扑扑一片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一片不知道什么时候长成的桃树林就格外醒目了!

    有的开着粉白的花,有的缀着沉沉的果。

    她不吃瓜果,从未想过种什么灵植,可她现在却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她的生命空间……现在唯一的作用就是——仓库以及种植了。

    如此鸡肋。

    现在那些桃树,最小的百年,最长的已经有千年有余,这仙桃本来就是三百年长成,三百年开花,再三百年结果的。

    许是上一茬的桃儿她没摘过,果核落在地上,又长起来一茬,从一株变成一片了。

    不过,结出果实的,也就当中的一颗老桃树,满满当当一树。

    这桃儿是真的能益寿延年的,如果今天那个桃儿被木老太太一个人吃了,增加五十年阳寿都不是问题,不过,木老太太把这阳寿平分了,效果大打折扣,但至少也能增加两三年阳寿吧。

    “唔……”猫猫扑倒在软绵绵的枕头里。

    她倒是不介意给木老太太桃儿吃,长个几百年阳寿都无所谓,只是,那就坏了阎王的规矩了!

    不行不行,今天冲动了,这桃儿不能再给她了,万一连累她不能留在人世可怎么办?

    所以,她还要想别的办法……

    又抓起了手机,划走了屏幕上还在弹跳的血骷髅,瞥了一眼微博主页。

    微博名字“人间小甜甜”,粉丝数8250.

    发过的微博倒是数都数不清。

    她看了一下曾经的微博,久心甜穿的红红绿绿,以各种姿势蹭在各种红毯喝机场,妆容夸张,表情吓人。

    “……”猫猫。

    怪不得,私信里都叫她“人间老妖婆”……

    猫猫不高兴,她删了一个又一个微博,机械的重复着一个动作。

    -------------------------------------

    第二天。

    猫猫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她刚接起来,就听到一阵尖锐的咆哮。

    “久心甜!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怎么把微博都删空了!你能不能干点正经事?你要是没死,就给我销假滚回来工作!还有心情删微博!

    你知不知道你在CBD整那么一出,对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损失?老娘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摊上你这么个艺人!”

    猫猫火气直冒,盯着屏幕上的“金姐”两个字,杀气翻腾。

    “听着,姓金的女人,你要是再敢给我打电话,我,扒!了!你!的!皮!”猫猫狠狠的挂了电话,神色阴郁的坐起来。

    几乎立刻,电话又响了。

    又是金姐。

    猫猫血腥的舔了舔唇,“怎么办,她不相信呢。”

    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她可不想自己打脸,挂了那个讨厌的电话,顺便拉黑,然后把窝在一旁的黑猫抓了过来。

    猫猫咧开唇角笑了,轻柔的说:“喵喵,你有事情做啦,去找这个人,吓唬吓唬她哦,千万不要吓死,不能死人的。”

    黑猫抖擞了精神,看了一眼猫猫搜出来的照片,“喵”的叫了一声,很快跳上窗户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