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孙儿换桃儿

    然而,众人的幻想破灭在了去而复返的管家手上!

    只见他手里端着一个珐琅彩托盘,已经把刚刚那个桃儿洗净去核、并且整齐的切成了几块……

    木老太太笑的很高兴,跟几个老朋友说:“便宜你们了,这可是小姑娘专门带给我的仙桃,都尝尝吧。”

    木老太太这么说,竟是在给猫猫台阶下了!这要是换作别人,被一个桃儿就打发了,会当场暴怒吧!这怎么看都耍着人家玩的吧?

    可偏偏木老太太没生气!

    在坐的都是熟透的熟人,老太太捻起一块桃儿吃了,其他人也给面子的一人吃了一块。

    只是,刚咬一口,几个老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本是从容不迫的小口品尝,这会却都急切的一口塞进嘴里了!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收不住!

    木老太太吃完一块,见碟子里只剩下一块了,那桃儿不大,分成几瓣之后,最多也就一人一块。

    她刚伸出手去,却见一个老头先一步抢走了剩下那瓣桃儿,还迫不及待的塞进嘴里了,吃了一脸满足,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木老太太笑骂一声:“老叶,也不管管你的吃相,今儿是来抢食儿的?”

    被称作老叶的老头子哈哈一笑,年纪与木老太太相仿,竟还是面皮白净,看上去比所有老友都小十岁。

    “奇了!这桃儿肥美多汁,入口松软,口齿留香,是我从来没尝过的味道,难道,我这么多年吃的都是假的桃儿?还是说,你这桃当真是仙桃?”

    一番话说的众人一愣一愣的,不就是一个桃儿吗?我送你一卡车行不行?

    然而,木老太太却是疑惑不已的看向猫猫,这回她可知道,猫猫之前不是没分寸,也不是信口开河了,这桃儿……的确味道奇特的很,说不上的感觉。

    老叶说的一点都不夸张,这桃儿……真有点仙桃的感觉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她的老花眼都有些亮堂了,看近处的东西竟不是模模糊糊的了?

    显然,有这种感觉的人不光是木老太太一个,其他几个老人也都不出声的看猫猫。

    那老叶似乎忍不住,直接问猫猫,“小姑娘,你这桃儿还有没有?”

    木老太太顿时骂他,“老叶,你这是越活越回去了,老脸都不要了?”

    老叶晃了晃脑袋,“木老姐,我又不白要,回头让小姑娘去我园子里,摘些别的来换呗,你不能仗着你过生日,就不让我插嘴吧?你说是不是,小姑娘?”

    “那你没听到吗?猫猫刚才都说了,你的瓜果都不好吃。”木老太太也不客气。

    两个老人怼来怼去,最后还是木野打断了他们。

    “奶奶,不急在今日,如果久小姐愿意,我改天派人接她来玩儿。”说这话的时候,木野是看着久心甜的。

    这话果真让木老太太心动了,她顿时道:“就怕猫猫觉得我一个老婆婆无趣。”

    意思很明显了吧!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众人心里呐喊着,要是能凑到这些老祖宗们面前,让他们干什么都行啊!

    众人不禁认真思考起来,难道,如今贺寿讲究返璞归真了?这些老祖宗们不稀罕奇珍异宝,都心水瓜果蔬菜了?

    这寿桃……真就成了今晚送礼的 MVP 了!

    这让他们绞尽脑汁想了几个月的才折腾出来的寿礼,情何以堪啊。

    猫猫也读懂了木野和木老太太的邀请,她想了想,不知怎么就笑了,那娇俏的脸蛋一瞬间光彩夺目,有种阳光破云而出的璀璨!

    “如果我来玩?能见到阿瑾吗?”她说。

    木野一怔。

    木老太太也是一愣。

    久夜白则是眼前一黑,久心甜,你到底是惦记着那个男人!我踏马低声下气的,白道歉了是不是?

    “哈哈哈。”木老太太瞬间笑了,她轻轻拉过猫猫的手,“阿瑾?可是瑾二小子?我那小孙儿?”

    猫猫笑着点头,一双眼睛弯成秋月,盛满星子,“对。”

    木老太太不知为何精神更好了,“原来是这样,瑾二小子太野,从来不着家,就连今天我寿辰也见不着面了,我是纵着他,随他去了,但既然猫猫想见他,我当然能把他叫回来。”

    猫猫连连点头,十分中肯的说:“你是个好老婆婆。”

    众人咂摸着这话,到底哪里不对劲?好老婆婆?

    然而又听猫猫说:“改天再给你带桃儿。”

    老太太眼睛都亮了一下。

    可老叶一听这话急了,“小姑娘,你那桃儿到底哪里买的?”

    猫猫一本正经的说:“不是买的,我自己种的。”

    老叶那双眼睛几乎要发光了,要知道,他大半辈子都是刨药园子的!不管什么瓜果草药,他只要尝个味儿就知道怎么回事。

    刚刚那桃儿,如果只是好吃,这些老祖宗们何必如此大惊小怪!他们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珍馐没尝过?最关键的是,就刚刚那一瓣的桃儿,别说比灵芝,就是比两三百年的人参都稀罕了!

    这会他还口清腹蜜,浑身清爽呢!

    他说那是“仙桃儿”,真不是开玩笑!

    “你在哪里种的?快带我去看看。”老叶颇有些说风就是雨的意思,拄着拐杖站了起来。

    木野连忙按住了他,“叶老爷子,都这个时间了,您还想到哪去?再说了,久小姐腿也不方便。”

    老头儿似乎冷静了,他眼睛一骨碌转,忽然就说:“小姑娘,我也有小孙儿,姓叶叫茗时,乖巧讨喜,跟你相仿年纪,比木家那个皮小子可爱多了,要不你去相相他?”

    其他看热闹的老人顿时不甘落后了,只见一个唐装老头说:“老叶,你要这么说,谁还没个小孙儿?我家檀筝也是人见人爱,我看与小姑娘也般配。”

    老叶立刻嫌弃,“得了吧,老檀家脾气都随你,怪得很。”

    话题朝着一个奇怪的方向去了,几个老人竟然在这推销起了自己的孙儿,而且就是为了那么一小口的桃儿!

    众人的心脏仿佛在蹦极,受不了这个打击。

    然而,猫猫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这里的气氛因为她而变了,她只是又问木老太太,“老婆婆,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阿瑾?”

    “不急,不急。”木老太太笑着说。

    “急!”猫猫却正了神色,“猫猫着急。”

    久夜白恨不得冲上去捂住久心甜的嘴了!

    木老太太又是大笑,“哈哈,我知道了,尽快给你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