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脚踩白莲花,送你寿桃呀

    “你敢绊我!表哥,你看她……”

    “你敢污蔑我,我为什么不敢绊你?我没打你都是轻的。”猫猫不高兴的说,毫不客气的直指冯颖儿。

    别人怎么处理都是别人的事,她受的气自然要亲自找回场子!

    她为久心甜过去二十三年的一切背锅,这她认了,可要是有人扭曲事实来挤兑她,那绝对不行!

    这条腿还不利索,人类的恢复能力慢的可怕,这已经够让她不爽了,这个女人竟然说她都是装的?

    你来装一个!

    想着,猫猫眯了眯眼,视线在女子的腿上掠过,她倒是不介意,废了这两条腿,帮她体验一下轮椅的快乐。

    “久心甜,我刚刚已经道过谦了,你怎么还这么不依不饶的?我比你红,那都是公司捧的,你怎么能公报私仇?”冯颖儿双腿莫名一抖,手忙脚乱站起来,咬着唇哽咽道。

    她飞快看一眼木野,这话仿佛是在提醒木野,久心甜的举动比她恶劣多了,是不是也该把她丢出去!

    可是木野根本没动,也没说话。

    众人议论纷纷,没有敢来做和事佬的。

    冯争也头疼,他弄不清木野这是看的哪门子戏,可冯颖儿丢的可是他冯家的人。

    至于久家……这他妈跟他八竿子打不着啊。

    “你,真吵。”猫猫盯着冯颖儿,厌恶起来,那渐渐暗下来的眸子,让时刻注意着她的久夜白心中一惊。

    这眼神,早上她突然拿皮带抽他的时候,也是这么个阴沉的表情。

    想着,他飞快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来之前说好的,你别做什么奇怪的事。”

    这句话,真把猫猫给劝住了。

    她看向久夜白,不爽的哼了一声,她的确答应过。

    但她抬头,即便她坐在轮椅上,比所有人都矮了一截,可那从容不迫的气势却一点都不矮,她对冯颖儿道:“你没有向我道歉,快点,我也不跟你废话。”

    冯争惊讶的看向久心甜,这口气好大!可是木野不发话,就算是他,也不能站出来,只能装糊涂。

    所有人的视线仿佛都集中在了冯颖儿身上,她浑身冒着冷汗,怎么都想不清楚,那个臭名昭著的久心甜,怎么就忽然这么大架子了?

    难道就是因为她今天穿的漂亮?可她也不差啊!

    扛不住压力,冯颖儿知道自己把这么重要的宴会搞砸了,现在只能尽力弥补。

    她九十度弯腰,忍着屈辱,藏起眼中不甘,对着久心甜说:“对不起,久小姐,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两只手死死抓着手包,用力到十指泛白。

    然而,没等到久心甜任何原谅她的话,就见那个该死的女人她自己转动轮椅,直接掠过她到另一边去了!

    冯颖儿直起身,用尽力气让自己保持冷静。

    而冯争直接把她拉走了。

    久夜白则是惊奇的看着猫猫,见她自己推着轮椅,径自到了木老太太身边!

    “抱歉,木总……”久夜白看向木野,他真的有点词穷了,久心甜真会给他出难题!

    木野却摆手,“道歉的事,诚意到了就成,不用说那么多次,今天这事不算在令姐头上,至于木槿那事,小孩子之间,闹一闹不碍事,你告诉你大哥,不用放在心上。”

    “好。”久夜白点了点头,颇有点云山雾罩的。

    要说木野好说话吧,刚刚几次都差点让冯颖儿没法做人,要说他不好说话吧,怎么久心甜做了那么多缺德事……在他这就变成“小孩子”“闹一闹”那么轻描淡写了……

    来不及多想,久夜白就赶紧找久心甜去了。

    木老太太身边围绕着几个上了年纪的大佬,一眼看过去都是几个大家族的活祖宗,她一个小姑娘,真是无比的突兀!

    就算宴会上身份高贵的不少,也没几个真敢往这凑的,辈分就不够。

    可这会见久心甜过去了,众人自然惊讶不已!

    久夜白则是快晕过去了,如果这也能用“小孩子闹一闹”蒙混过关,他真就给久心甜跪了!

    就在他紧张不已的组织语言,要把久心甜弄走的时候,却听到木老太太用和蔼的声音在跟久心甜说话,还颇有些唠家常的味道!

    “猫猫,刚才怎么了?不高兴?”木老太太自然是注意到刚才的事了,她没开口,那才是真的因为,小孩子打打闹闹,她没必要掺和。

    久夜白太紧张,以至于忘了思考为什么木老太太对着久心甜叫“猫猫”。

    猫猫说:“那个女人污蔑我,她身上的味道也呛人。”

    她想起来,在造型室门口,也是这个味道,出自同一个人。

    猫猫说起话来坦坦荡荡,不喜都表现在了脸上,那娇俏的容颜漾起的不悦,奇异的让人跟着她的情绪,相信错不在她。

    几个老人都有些意外。

    木老太太却是喜欢猫猫从里到外透出的安静,她一双眼睛阅人无数,还是头一次遇到这般可人儿。

    也不问她出身,就觉得喜欢。

    所以她本来失礼的一切,都变的无关紧要了。

    “老婆婆,今天是你的生辰?”猫猫忽然问道。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个女人上赶着作死吧?叫木老太太老婆婆?她不知道今天的主角是谁吗?!

    他们几乎预见到,她是何等惨烈的下场了,最不济,也得被保镖连人带轮椅丢出去吧?

    木老太太一愣,显然也是惊奇,她这个辈分久了,还真是多年没见这么没眼色的小辈了。

    可更惊奇的是,对上那双翦水秋瞳,里面只有浅浅的询问,她竟一点都不觉得生气!

    “是啊,老婆子八十了。”木老太太笑着说。

    而猫猫轻描淡写说,“才八十,老婆婆,你福寿还长。”

    不知怎么,这话由一个小姑娘口中说出来,总有些令人忍俊不禁的感觉。

    “小姑娘啊,借你吉言。”木老太太开怀大笑。

    而猫猫变魔术似的,手心里躺着一个粉白相间的桃子,递向木老太太,“老婆婆,你家的瓜果不好吃,你尝尝我的桃儿,就当,我给你的生辰礼吧。”

    众人脚下一崴,几乎集体阵亡!

    卧槽,这他妈什么情况?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众人脑补着,那应该不是真的桃儿吧?应该是什么稀有的翡翠玉石雕的吧?要不然这木老太太的寿宴,送礼的门槛,都跌到马里亚纳海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