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白莲花开呀

    管家推着老太太离开,久夜白立刻就问:“你们聊了什么?”

    猫猫想了想,说:“我们一起吃了水果。”

    久夜白只是看了一眼果盘,把这句话理解成她们什么都没说,各吃各的。

    暗自松了口气。

    “老太太是木家如今的大家长,今天寿宴的主人。”久夜白给猫猫科普,这个角落很容易被遗忘,今天来参加宴会的人,都在使劲浑身解数社交,谁会躲到这里来?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把久心甜安置在这的,没想到木家老太太竟然在这待了一阵子!

    “今天是我祖母八十岁寿辰,感谢大家前来贺寿,也祝愿诸位有个愉快的夜晚。”一个沉稳爽健的声音响起,如玉器清润,剑锋霜华,浑然天成的领袖气质和恰好好处的温和,揉成了独一无二的个人魅力。

    那是木野。

    木家长子,木氏集团当之无愧的总裁,木家这一辈中手握重权的——家主。

    而他本人,今年也不过才三十一岁!

    这个宴会中,他出现的很晚,可是在他说话的时候,明显感觉众人的呼吸都放轻了一样!

    因为在京市上流圈子里,你可以不知道什么影后影帝,但绝对不能不知道木野!因为不管你做什么买卖,都绕不开庞大的木氏商业帝国。

    所谓的木氏,是所有上流圈子的人,永远都摸不透的深渊。

    身形高大英挺,肩背如松,腰腹紧窄,两条长腿更是稳健。

    逼近一米九的身高,五官罕有的立体,却是东方人柔和的线条,这个人,全身上下挑不出一丝瑕疵,若跟那些整天被吹上天的明星超模相比,也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胜出!

    而他此刻正微微倾下身体,把自己准备的礼物交到了老太太手里,似乎说了几句祝寿的话,老太太正笑的高兴,看起来,她很喜欢这个孙儿。

    不多时,佣人推来了蛋糕,木野全程陪在老太太身边,跟她一起切了蛋糕。

    再之后,众人忙碌起来,纷纷向今天的寿星祝寿,还有一个个打起精神排着队的往木野身边凑。

    “大哥让我向木野赔礼道歉,既然你来了,没有不一起去的道理。”久夜白忽然说道。

    “赔礼可以,道歉不行。”猫猫直接说道,之前的事情又不是她做的,就算她大闹了西王母的群仙宴,也没神仙能逼她道歉。

    “……”久夜白额头上蹦出一条青筋,就在他觉得久心甜总算可以讲理的时候,她马上给你致命一击,休想!

    “那你就别说话。”久夜白咬牙。

    猫猫当真不说话了。

    久夜白推着轮椅走过去,从容的打了招呼,“木总好,我是久云池的弟弟,我大哥本来是要亲自来的,只是慕尼黑的航班延误了,他很抱歉,让我一定转达他的歉意,另外,祝木老夫人长寿安康。”

    “这都是小事,不必介意。”木野轻轻勾了勾唇角,眼神看向久心甜。

    久夜白立刻道:“这是我……姐姐久心甜,前些天莽撞,连累了瑾二爷的名声,实在抱歉,还请木总看在她已经受过皮肉之苦的份儿上,原谅她这回,以后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木野还没说什么,旁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怀疑的说:“原来是久姐姐啊!我都没认出来,我记得你以前还打了一身的石膏坐着轮椅,结果被发现是炒作,其实一点事情都没有,哎呀,你这次该不会又是装的吧?”

    久夜白皱眉,看向旁边。

    一个身型娇小的女子,踩着极高的细跟鞋,身穿青花瓷纹样的旗袍,乍一看挺有味道。

    “木大哥,我祝木老奶奶松鹤长春,福乐绵绵。”女子俏皮的着说,一脸崇拜的看着木野。

    她停下来,不着痕迹的,完全挡住了猫猫。

    木野垂眸,看了看递到眼前的精美盒子,手在口袋里没动一下,只不冷不热的说:“礼物交给管家,祝寿请当着我祖母的面说,另外,我只有一个弟弟,小姐别乱认大哥。”

    看似挑不出毛病的话,却让旗袍女子浑身僵硬,险些连笑容都维持不住。

    久夜白则是心中冷笑,这脑残女人,条条都碰了木野的禁忌,在他面前耍小聪明,简直蠢到家了。

    女子很快调整了表情,怯怯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一高兴就忘了,木总,我是冯颖儿啊,我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你不记得我了吗……”

    两只手揉搓着,似乎要委屈的哭了。

    姓冯……

    久夜白倒是猜到她是谁了,冯家小公主,圈内名媛,刚从国外镀金回来的,似乎也进了娱乐圈……

    “小姐,今天是我祖母的寿辰,我不想浪费时间去回忆童年的过客,我跟你身后的小姐还有话说,麻烦你让一让,你打断了我们交谈,你不知道吗?”

    木野说话字字如金如玉,不带一个脏字,却硬生生让冯颖儿煞白了脸色!

    木野这是说她没教养呢!

    连忙让开,她是绝对没有想到,久心甜竟然出现在了这里!她哪来的资格!

    冯颖儿咬了咬唇,一副生怕木野上当受骗的表情说:“木总,你大概还不知道她做过些什么事吧?就在前几天,她弄了个热气球,在CBD木氏大楼前对瑾二爷表白。

    降落时掉进湖里,让消防队和警队忙活了好几个小时!她演技特别厉害,这个轮椅说不定也是道具。”

    久夜白顿时冷眼扫向冯颖儿,还是少年模样,却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气势。

    “小姐,你说话负点责任,我久家还有人,容不得你在这血口喷人。”久夜白冷冷的说。

    而木野更直接,他招手叫来了管家,“我记得我请的是冯争,怎么会混进来乱七八糟的东西,管家,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近来办事越来越不利索了。”

    管家诚惶诚恐,立刻道:“大少爷息怒,是我糊涂了,我这就把人请出去。”

    转而便对冯颖儿道:“小姐,请吧。”

    说是请,可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左一右站在冯颖儿身后。

    那意思很明确了,冯颖儿要是不走,会被这两个保镖扔出去。

    这里的动静早就吸引了众人围观,一时诧异不已,竟然有人在这闹事,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别说姓冯的,姓什么都不好使啊!要是真被丢出去,真真就是圈子里一大丑闻了!

    冯颖儿的脸色乍青乍白,这才意识到害怕,浑身颤抖着,眼泪盈在眼眶,俨然不知所措。

    这时,一个男子快步走来,人还未到就匆匆道歉,“木总息怒,这是我表妹,她性格太直,如果说了什么让您不高兴的话,我代她给您赔不是了,对不起对不起,今天可是木老夫人大寿,咱别为了她这个不懂事的丫头坏了气氛。”

    一番好话说尽,那男子扯过冯颖儿,怒道:“还不快点道歉。”

    冯颖儿终于回过来神来,一个劲儿的低头认错。

    木野扫了来人一眼,道:“争子啊,老太太寿辰,图个热闹,你怎么随便拉个人就来了?我木家的门槛还在那,你这是来下我的脸子?”

    木野叫人了,这是他们私下的称呼,冯争知道这事也就过了,于是顺着说:“我哪敢啊大哥,这真是个误会。”

    木野摆了摆手,结束了这个话题。

    冯争暗中瞪了一眼冯颖儿,让她哪凉快哪待着去,要不是她妈一直在他耳边念叨,他也不会把这个什么劳什子表妹带过来,差点给他捅了娄子。

    冯颖儿泫然欲泣,匆匆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直安安静静的猫猫,却忽然抬了抬脚,很是“不巧”的拌了一下冯颖儿。

    而后者高跟鞋一崴,整个人以一招平沙落雁式,狠狠扑向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