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小姑娘和老太太

    猫猫稍微一想,大概知道久夜白的所谓的“奇怪”的事情是指什么了,嘴角轻轻一撇,显得不屑,“不会,今天晚上不会,以后也不会。”

    在不属于她的那份记忆里,久心甜做过的事情用一个词可以概括——脑残。

    猫猫玩过的东西不多,但不屑那种低级的游戏,她现在只对阿瑾感兴趣。

    哦,这一世,阿瑾叫做木瑾。

    久夜白颇为惊奇的看了一眼猫猫,竟然有点放松,潜意识里,他竟然是相信的。

    车子在安静的林荫道上行驶,能够进入这个地方的人,身份都不简单,就连久夜白,也是第一次来。

    这还是久家大哥因为公司的事在慕尼黑耽误了,否则也轮不到他来顶替,久夜白打起了精神,大哥不在的时候,他代表的是久家的脸面。

    “你紧张?”忽然,猫猫的声音响起。

    “……没有。”久夜白说。

    “你骗我,你明明就紧张了。”猫猫陈述似的说,而且那眼神很平淡,甚至有点不解。

    久夜白看了看猫猫,许是现在她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状态,让他也稍微有了一点认真沟通的欲望,他看着猫猫的眼睛,说:

    “你真不应该招惹木家的人,木家那样的家族,如果对付起我们家,我们可能得狠狠吐口血,你喜欢在娱乐圈折腾,但你毕竟姓久,应该多为久家想想。”

    猫猫默默的听久夜白说完。

    久夜白见猫猫一副听进去的样子,还觉得挺欣慰的,可是下一瞬,一个巴掌拍在了他头顶,只听那罪魁祸首说:“你多大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我弟弟,有弟弟教育姐姐的吗?”

    久夜白抽了抽嘴角,稍微整理了一下发型。

    妈的,他是吃饱了撑的才会跟这个女人认真沟通!

    ˙车子停在林荫道上,周围很安静,各式各样或高调或低调的豪车都整整齐齐的靠在路边,而在密密的红杉树掩映之下,藏着一座典雅的宅子。

    在燥热的夏夜,这里格外的清凉。

    斑驳的青砖保留着岁月的味道,将浮躁的尘世压下,幽深的院门之内透出光亮,让这座上了年纪的老宅依然生机勃勃。

    进出都是衣着华贵之人,举止言谈都透着一股子有别于俗世的味道,一路行来,猫猫倒觉得,这宅子像是另一个世界。

    久夜白递上了请柬,身穿长衫的管家一视同仁,甚至为了照顾到坐在轮椅上的猫猫,叫来了两个佣人。

    他用温和的声音对久夜白解释,“宅子里门槛多,我让他们帮这位小姐抬抬座椅。”

    “多谢。”久夜白礼貌的说。

    猫猫看了看那个管家,又看了看久夜白,这个暴躁的小子穿一身西服,此刻收敛了一身毛燥,倒是有点讨人喜欢。

    两人离开之后,管家重新拿起请柬,对着上面的名字微微沉思,“久家来谁都不奇怪,偏偏是久心甜……那个女孩,倒不像传说中的样子……”

    一路行至大堂,人不多,至少跟一般的宴会比起来,这个宴会已经很“简朴了”,来的似乎都是跟主人家很熟识的,交谈客气而礼貌,好像生怕稍微大声一点就会失礼一样。

    也正因如此,久夜白和久心甜的到来瞬间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在所有人都相当熟识的情况下,这两个生面孔就非常突兀了!

    “把我放在旁边,你去做你的事。”猫猫忽然说道。

    久夜白简直要感激她能说出这么善解人意的话了!他今天可不是露个面就完事的,久家跟木氏最近有合作,他代表大哥过来,至少要跟这里的大佬们打一圈招呼。

    当然就不能一直推着她了。

    环顾一周,久夜白给猫猫找了一个好位置,那里开着一扇矮矮的窗,七彩的玻璃外是一个小花园,坐在那可以喝喝茶,景致也很妙。

    “不要乱跑,有事叫我。”久夜白说道。

    猫猫掀起眸子看向久夜白,“不要紧张,你可是我猫猫的弟弟,不要那么没出息。”

    听着那理所当然的口气,久夜白一阵错乱!

    以她的光辉事迹来看,她的确是什么“大场面”都经历过了,的确没紧张过!但他们能相提并论吗?

    被她一搅和,久夜白的确不紧张了,今天大哥让他来这样的场合,怕是也是在锻炼他,否则,让他的助理来会处理的更好。

    嘴角扬起适当的笑,久夜白走向一个中年男子,很快找到了话题。

    猫猫看了一会久夜白,收回了视线,桌子上摆着一些精致的茶点,还有小碟盛放的水果,虽然之前喝了许多鸡汤,可还是觉得饿。

    可她几次尝试,都对人类的食物下不了嘴。

    最后拿起一串葡萄,勉强可以入口……

    “呵呵,小姑娘,这葡萄不好吃吗?”对面忽然响起和蔼的声音。

    专注于吃葡萄的猫猫抬眸,见对面坐着一个老太太,跟她一样,也坐在轮椅里,她身穿一件绀紫色旗袍,乌发中夹着许多银丝,脖子上挂着一枚精致的金边老花镜,肩上挽一条丝绣披肩,膝上盖一方小毯。

    人虽老了,气质独存,端庄大方,富贵从容,画着淡妆,依稀可以想象,她年轻时定是绝代风华的女子。

    岁月不曾败美人。

    猫猫点了点头,“不好吃。”

    老太太似乎不信,也拿起一小串尝了尝,很甜,果肉也很肥美,这葡萄是老叶家药园子里种的,论价值,这一串葡萄堪比灵芝了。

    不说葡萄,这桌上的几种水果,也就只有他们几家能吃到了,且不说老叶是不是闲得慌,客观来说,这葡萄绝对好吃。

    但猫猫那么认真负责的语气,似乎也没说慌。

    “尝尝别的。”老太太没说什么,也许有的人就喜欢吃酸的葡萄呢。

    她把果盘推到了猫猫面前。

    猫猫也觉得没必要一直跟一串葡萄较劲了,于是换了石榴,又换了桃子,杏子,李子,尝了一圈,都不尽如人意,但摸摸肚子,总算没有刚刚那么饿了。

    “都不好吃吗?”老太太惊奇的问,因为她看得出来,猫猫吃的都很勉强。

    猫猫遗憾的摇了摇头,“不好吃,但我填饱肚子了。”

    眼神在屋里转了一圈,浮现出浓浓的失望,现在的人比刚才更多了,这里分明行走着许多可口的灵魂,但她……一个都不能吃。

    又想到西王母群仙宴上的百果珍馐,对比起眼前这些水果,可不就是天上地下了么?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老太太忽然问道。

    “猫……”猫猫张口,却忽然改了口,“久猫猫。”

    “叫做猫猫啊,是个可爱的名字。”老太太轻轻一笑。

    就在这时,先前猫猫见过一面的长衫管家忽然走过来,俯身在老太太身边道:“老夫人,客人都到齐了,我推您去前边吧。”

    几乎同时,久夜白也来找猫猫了,看见她对面的人,心里顿时一紧,这一老一小,也不知道面对面坐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