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他只是不记得猫猫了!

    “哪来的猫?”

    久夜白刚说完,猫猫就抓紧了他的袖子,语气急切,“快走,跟着喵喵!”

    久夜白看着那只黑猫,它正落在走廊上,人性化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在前面带路。

    “……”久夜白心里说不出的奇怪,但又好奇久心甜要干什么,就推着她跟上了那只黑猫。

    黑猫在住院部穿梭,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停在另一栋楼下,显然,这里更宽敞,也更僻静。

    这里都是干部病房,上次有个哥们住院,久夜白来过一次,里面的配置堪比高级公寓。

    猫猫早就弃了轮椅,在光可鉴人的大堂里四下寻找,她单脚跳着,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度紧张又兴奋的状态中,唇角颤抖着。

    这样的一幕,让久夜白和随后过来的汤媛、米莉都奇异的停下了脚步。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生动的久心甜!虽然不知道她在找什么,但可以肯定,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

    “叮!”

    伴随着电梯停下的声音,一男一女从电梯中踱步出来。

    猫猫瞬间看去!

    男人笔直的长腿路过凌乱的世界,他还是他,留下一地垂涎的蝼蚁。

    指尖拨弄凌乱的发,漫不经心的掐着电话。

    空旷的大堂裹着沙哑的声音:

    “老太太寿辰,你叫我回去干什么?帮我祝老太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你不明白呵?只要不看见我,老太太就能多活几年。”

    随意揣了手机,密如羽翼的长睫散漫的掀起。

    视线中却是一蹦一跳飞快扑来一个女人!

    “阿瑾,阿瑾!呜呜呜,真的是你,猫猫找到你了!”

    猫猫扑进了男人怀里,没有受伤的左腿死死勾着男人窄劲的腰,右腿不着力,可两只胳膊帮衬着,顽强的挂在了男人身上。

    她在他脖子里钻来钻去,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虽然混着一些她不熟悉的烟火气息,但是,这的确是阿瑾的灵魂!

    “你不是说让猫猫在地狱等你吗?猫猫有乖,有在等你,可有一个老头子说你受伤了,猫猫就来找你了……”

    猫猫哭的语不成调,她幻想过无数次见到阿瑾的模样,可她就是控制不住想哭。

    “原来阿瑾也会骗猫猫,猫猫不要听你的了,不要一直等你了,猫猫以后就跟着你,抱着你,拉着你,你永远都甩不掉。”

    冷白的额际迸出几条青筋,身上这个女人像个八爪鱼一样,正面缠上来,他怎么拽都不得劲儿。

    听她神神叨叨说了一大堆话,哭的断断续续,没听清楚几句。

    “马上下来,信不信我废了你这条腿?”

    本就沙哑的声音,压低了带着一股子撕扯的血腥味。

    骨节分明的手指扣在猫猫的右腿上,结合他说的话,只要用点巧劲,二次骨折的腿,别想要了。

    怀里的人好像完全没有接收到他的预警,哭的愈发委屈,哽咽着喊“阿瑾阿瑾”。

    “喂喂喂,干什么呢?当众骚扰啊!”

    就在这时,忽然一喊声,把几个怔愣的人都叫醒了,一个男人飞一样冲过来。

    男人身后的女人也突然回神。

    久夜白、汤媛、米莉也飞快跑过去。

    几人七手八脚,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猫猫从男人身上拽下来。

    男人扒下被扯的乱七八糟的外套,往肩膀上一甩,碎发遮住过于阴沉的眼睛,“精神病院的?住错院了?家属看紧点行不行?”

    说完,一双长腿飞快出去,上了门口一辆跑车。

    “阿瑾!阿瑾!你不要走,你说过不会再丢下猫猫一个人的!”猫猫伤心的望着那个决然的背影,泪水模糊的眼睛努力再努力睁大。

    久夜白拼尽力气抱着她。

    “喵,喵…”

    黑猫跳在跑车的引擎盖上,两只前爪扒拉着前车玻璃。

    后来的男人摘了墨镜,却是古怪的看了看疯了一样的猫猫,“赫,这才几天,演技突飞猛进啊,小姑娘,碰瓷儿的话,劝你换个人。”

    说完这番话,他飞快跑去开车了。

    引擎轰鸣,跑车眨眼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刚刚跟男人一起出来的女人,厌恶的看了看这混乱的一幕,只能自己开车离开。

    猫猫却是忽然不哭了,也安静下来,她把头深深的垂下。

    久夜白还抱着她,而她微微缩起来的娇小身体,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巨大的悲伤忽然蔓延在周围,空气中的温度仿佛都因此急剧下降。

    “喵,喵。”

    黑猫着急的徘徊,小心翼翼的用前爪碰一碰她。

    久夜白低头看着怀中的人,长长的发丝垂下,一动不动,窒息的感觉包围上来,她在伤心……

    这个想法让他手足无措,因为,他无法形容刚刚久心甜看着那个男人离开时的眼神,巨大的希望和撕心裂肺的伤感交织在一起,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只觉得震撼,却无论如何解释不清,为什么他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久,久心甜。”

    久夜白叫了一声,连他都不知道自己语气中有多担心。

    汤媛也脸上煞白,米莉也有些无所适从。

    最后,汤媛道:“甜甜,你真的爱上木瑾了?”

    久夜白皱眉,“木瑾?”

    汤媛点了点头,“没错,刚刚那个人就是木瑾,她第一次见木瑾那次酒会,还是我跟她一起出席的,可是,我们也只是远远见了一面……”

    所以,她才觉得矛盾,她不觉得久心甜刚刚是演技爆棚,没有人可以演出那种希望和绝望同时存在的样子,仿佛天堂和地狱都装在那双泪眼里了。

    久夜白却是恍然大悟了!

    弄了半天,刚刚那个男人就是木瑾!传说中的瑾二爷!京市圈子里提起来都要避讳一下的木家老二!

    而他这个“神仙姐姐”,前几天差点把自己作死的热气球表白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就是木瑾!

    这才隔了没几天,就又来了这么一出!

    久夜白脑门冒汗,这件事要是让大哥知道,连累他也得再吃一顿打!

    “久心甜,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他都不稀罕你,你纠缠他有个屁用,别再想他了,大不了我让几个哥们配合你,你不就是想制造绯闻吗。”

    久夜白一反常态,也不知道是安慰还是自保,对着怀里死气沉沉的人说。

    “你的腿……”没事吧?

    他话还没说完,猫猫却是单脚自己站稳,微微掀起眼帘,凶狠的看他一眼。

    “猫猫谁都不要!只要阿瑾!”

    转而又笑,可是笑比哭都难听,“阿瑾他没有不理我,他只是……不记得猫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