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穿越啦

    五天后。

    晨曦微露,安静的病房内,紧闭的双眸睁开,水过天山,雨落蓬莱,敛入一汪秋池。

    眸光微漾,丝毫没有刚刚醒来的迷惘。

    忽然,她掀开被子下床,向来灵活的身体却踉跄了一下!

    “阿拉,这就是人类的身体吗?真弱。”软糯的声音不满的抗拒着,她低头看到了打着石膏的右腿。

    玻璃窗上传来抓挠的声音,猫猫抬头看去,黑猫人立在窗外。

    她一瘸一拐走过去,把那个简单的锁打开了。

    “喵喵。”

    黑猫扑进了猫猫怀里,撒泼打滚肚皮朝天。

    猫猫把它拎回床上,看着它的乌溜溜的眼嘟囔,“你来的真慢,我都睡了好多天了。”

    黑猫收着四肢,与她对视。

    猫猫却不知道在想什么,出神起来,半晌,她歪着头敲了敲脑袋,消化了刚刚突然间涌入脑海的记忆,若有所思。

    “原来……这就是华国啊。”

    老头子没有送她投胎,而是占用了一个二十三岁的,名叫久心甜的身体……

    而黑猫似乎也对主人的新身体比较好奇,小爪子试探着抓挠那长长的头发,以前的主人是短头发的说……

    忽然,猫猫激动起来,跳着直奔门口,“阿拉,可以去找阿瑾了!”

    “喵。”

    也就在猫猫开门的同时,一个小护士端着托盘走进来,看见她这么一蹦一跳的往出走,脸色立马一沉,“脑震荡,右腿骨!你不好好躺着休息,乱跑什么?”

    说着,不由分说的把她按回床上。

    “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冲动?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还想不想要这条腿了?”小护士数落她,见猫猫只是睁着一双剪水秋瞳望着她,不施粉黛的小脸美丽的惊人,小护士的声音不由的软了下来。

    “我知道躺在这憋闷,一会我查完房,推你去花园走走。”

    小护士想给猫猫挂上点滴,可后者背着手,全不配合。

    “你昏迷了好几天,现在身体虚弱,点滴必须挂着。”小护士解释道。

    猫猫眼神古怪,她抗拒着小护士的触碰,可是这在人类的世界里却是正常的……她眯着眼睛,把手伸过去,眼看着那细细的针尖扎入了皮肤。

    小护士却浑身抖了一下,刚才那一瞬间好像莫名的阴冷?

    “好了,乖乖等着,我查完房来找你。”小护士说,走到门口时,她忽然说道:“久心甜,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差点就死了?生命只有一次,为什么不能活的有意义一点呢?其实我听过你的歌,很好听,不要看不起自己,好吗?”

    门关上。

    “喵。”黑猫跳上来,舔了舔猫猫扎了针的手背。

    猫猫却微微皱眉,小护士的话很奇怪,但是结合刚刚融合的记忆,她基本上弄明白了。

    现在,她就是久心甜,是一个女团“蜜糖五分甜”的成员,可这个女团实在不起眼的很,在娱乐圈属于边缘人士。

    久心甜一年到头都在作天作地的制造绯闻,丑态百出,这次,更是搞出一个“热气球表白”事件,她操作热气球在一百米的高空对一个富二代表白,结果降落的时候操作不当,掉进湖里了。

    结果就是现在这样,进了一趟ICU,GameOver 了。

    那么,她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就是久心甜的了。

    “奇怪的人类。”猫猫嘟囔,她完全不理解久心甜那些笨得要死的做法。

    忽然,猫猫摘了吊针,来到卫生间。

    她看着镜子里清晰的倒影,黑猫轻巧的跃到洗手台上。

    “老头子还算不错,挑了一个和猫猫很像的人,阿瑾能不能认出猫猫呢?”

    “喵。”黑猫软软叫了一声。

    “封印力量真不方便,猫猫感知不到阿瑾在哪里!”猫猫忽然难过的说,现在冷静下来了,要不然刚刚就凭那小护士,根本拉不回她。

    “喵!”黑猫却眼睛晶亮的大叫一声。

    “阿拉!”一人一猫似乎完全可以对话,猫猫忽然抱起黑猫,兴奋的说:“虽然猫猫的力量封印了,但是还有你的鼻子呀!你快去找阿瑾,找到就立刻来告诉我!”

    黑猫享受的蹭了蹭,随即轻巧的跳下去,依旧从窗户溜出去了。

    猫猫在镜子前又站了一会,苍白的脸上忽然绽开了一抹笑容,不知憧憬什么。

    “你,你怎么又把吊针拔了!你上厕所也可以拿着它啊,为什么非要拔掉!”小护士真的来了,虽然很生气,但还是耐心的又给猫猫挂了点滴,用轮椅推着她下楼。

    猫猫面无表情的从人群中路过,这些活生生的人,在她眼里变成了一个个飘荡的灵魂,猫猫舔了舔唇,忽然有点饿。

    花园里绿草金翠,有一池荷花飘来了香味。

    猫猫的眼睛里,突然挤进了许多黑色以外的色彩。

    小护士推着轮椅慢慢的走,却不时的偷偷看一眼轮椅上的女子,心中奇怪之极,明明这么一个安静美丽甚至乖巧的女孩子,怎么会做出那么多三观尽碎、没有下限的事情呢?

    唉,真的是娱乐圈害人吗?

    真可怜……尤其是,她在医院住了这么多天,家里人一个都没来,竟然只有一个助理公事公办的来办理了她的住院手续。

    “你给你家人打电话吗?你的手机坏了,先用我的吧。”小护士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

    猫猫接住了,这个小小的叫做“手机”的东西,可以提供给她一切她想知道的事情。

    在记忆里搜了一圈,找到了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电话那头是个被吵醒的暴怒的声音,“久心甜!你他妈怎么还没死?大半夜的打你妹的电话!”

    猫猫停顿了两秒,忽然嘻嘻一笑,“久夜白,我还没死哦,你现在给我送一部新的手机和衣服过来,还有钱,我给你半个小时,如果迟到的话……嘻嘻,猫猫把你吊起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