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阿拉!去找阿瑾呀!

    “阿拉~阿拉~猫猫今天乖乖哒~”

    “小鬼~小鬼~一二三四五六七~猫猫没有吃饱呀~”

    “门阿~门阿~什么时候再开呐~”

    “嗷呜~嗷呜~猫猫想要大开杀戒哇~”

    空旷的寂静之森,荒凉的幽古道上,昏暗的天空沉沉压下,少女声音软软糯糯,在这死亡之地摇曳回荡。

    小调声声,铜铃阵阵。

    “呜呜呜呜,阿瑾,阿瑾,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呀~”

    “呜呜呜呜,猫猫不爱捉迷藏,猫猫找不到你啦~”

    声音转低,少女嘤嘤啜泣,哽咽的不成语调。

    幽谷道上阴风阵阵,天空之上黑云寥寥。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无比诡异,少女的声音在这个荒芜的地方,突兀的令人浑身直冒冷汗。

    这完全包括,一阵风似的从那高耸入云的两道柱门之间刮进来的白须老者,他根本不需要辨认方向,听着声音便知道他要找的人在哪了!

    猛的搓了一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老者挺了挺胸脯,给自己壮胆,他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中了十殿阎罗的圈套,来这个地方传话……

    循着声音,老者找到了少女。

    那通往地狱的幽谷道上,阴森恐怖,骷髅成堆。

    而一个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少女,大大咧咧坐在幽谷道的中央,穿着有些破旧的裙子,晃着两条白嫩嫩细长长的腿,脚腕上两串精巧铜铃,不时传出清脆的声响。

    少女身边散落着七个骷髅头。

    不用想,老者也猜到了,这些都是本该下地狱的恶鬼,穷凶极恶,只是,还没尝到地狱的折磨,就在刚进门的时候……被少女吃了。

    ——她喜欢把骷髅头留下,听说,是为了计算日子。

    一天吃七个,再饿都不会多吃,可即便如此,瞧瞧这幽谷道上推积成山的骷髅头,也知道,她在这待了不知道多少春秋了!

    少女揉着眼睛哭阿哭,像个茫然无助的孩子,哭的他这个老头子都心软了!拂尘一撇,就要上前安慰。

    可是突然!那一双水盈盈的眼睛,隔着雾望过来,霎那间犹如森寒的铁索勒紧了魂魄!老者心神一震!冷汗大冒!

    当即大叫一声:“不要动手!老夫知道瑾神在哪!”

    “咻咻”两声!

    两道锁链飞射而来!将老者捆的结结实实,拽到了地上!

    锁链的另一端,握在少女手里!

    少女站起来,锁链发出咣咣的声响,蹲在老者面前,玩闹似的揪住了他的大白胡子,声音软糯,“老头子,你快说,阿瑾在哪里?他怎么不来找我呀?”

    “嘶嘶嘶……你先,你先放开老夫的胡子。”

    “快说快说,不然拔光你的胡子!”少女执拗的要求,天真的话语,可是执行力超强!话音落下,手里已经抓着一簇胡须,带出丝丝血腥。

    老者心中震惊,这个当年让地狱不得安宁的少女,果然可怕!他堂堂九重天的上仙,在她面前,体内的力量却好像被一座山压住了一般,龟缩在角落里,他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

    怪不得,这么多年来,上边都对幽谷道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都是怕激怒这个少女啊!

    “别别别,别拔了,老夫这就告诉你,瑾神不是不来找你,而是不能来!”老者大喊。

    少女转动着乌溜溜的眼珠子,忽然一瞪!“为什么阿瑾不能来?是不是你们吃了他!坏东西,你们都是坏东西!”

    老者老泪纵横,妈呀,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吞食魂魄吗?!

    “不不不,没有人吃了他!而是,当年,他为了保护你不被诸神打灭元神,自己肉身尽毁,只留下一缕残魂,十殿阎罗合力将这缕残魂送入轮回温养,直至今日,我们才感应到些许微弱的气息,应该就是瑾神的。”

    少女一激动,又拽了一把胡须下来。

    “阿拉!你废话好多!你只需要告诉猫猫,阿瑾在哪!”少女眼眶发红,红的似血!

    “在华国!”老者哪敢磨蹭,立即喊道。

    “华国,华国……那是什么地方,阿拉!猫猫只认得地狱的路!”少女焦躁起来!

    老者连忙安抚她,听说她失控的样子可是很可怕的!“你别着急,老夫能送你去。”

    “老头子站起来,快走快走,你怎么这么老?腿脚能不能快点?猫猫要找阿瑾呀!”少女催促,抓住老者的大白胡子把他拽起来。

    老者疼的眼泪直冒,心里叫苦不迭,是他想老成这样的吗?这是自然规律好不好?

    “啊!”

    “嗷呜呜呜呜……好疼,阿瑾,猫猫好疼!”

    正要走,少女却忽然惨叫一声!只见她细白的脖子上凭空出现一个金色的项圈,而那项圈上还连着一根金色的链条,深深的扎入了幽谷道的地底!

    老者回头,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

    心道,这就是焰心锁了吧?当年瑾神为了把她困在这里,用自己的心血炼制的……

    “阿拉!该死,猫猫要走了,你别拉着我!”少女眼角噙着泪,虽然喊疼,可是依然甩头,固执的往前走,浑身爆发出可怕的力量!那力量蔓延出来,在空气中撕扯着。

    阴风呼号,地面震颤,无数骷髅头像是进了锅的炒豆子,噼里啪啦的翻滚!

    少女眸中通红,她只死死盯着不远处两根冲天的柱门,寂静之森涌动着不同寻常的力量,像是有什么猛兽亟待出闸一般!

    老者望着少女的眼睛,震惊片刻,动弹不得!

    忽然回神,大声喊道:“不可!住手!这焰心锁是瑾神的,你要弄断它吗?!”

    话音刚落,方才那风起云动的可怕气息忽然间消退了!

    少女捂着脖子,痛苦的坐在了地上,“呜呜呜……阿瑾,阿瑾,猫猫出去,就要弄断你的绳子,猫猫不出去,就找不到你,猫猫怎么办?”

    老者心中波涛起伏,这少女……明明是个地狱的魔鬼,他怎么瞧着如此天真……

    正了神色,老者说:“如今让你离开地狱,去人间找寻瑾神,只有一个办法,封印一些你的力量,你也……”

    他的话还没说完,少女立即抬头,“阿拉!老头子,你为什么不早说?封印,封印!你快快封印!”

    少女做出毫无防备的样子,让他准备的一大堆话都白费了。

    眼神一闪,老者心道,竟如此配合。

    半晌,老者封印了少女的力量,而对方丝毫没有反抗!

    随即,老者念咒,那连在地心的焰心锁飞了出来,与少女脖子上的项圈,一道隐匿了。

    “这下可以了吗?老头子,走走走!”少女催促,随即仰头叫了一声,尖锐的“喵!”

    那声音落下之后,遥远的道旁,骷髅堆积的小山里,豁然飞出一道小小的黑影,是一只猫!

    那只猫轻巧的落在她的肩头,蹭了蹭她的脸颊。

    老者咽了咽口水,在前面带路,想到此次要把这个地狱少女送去人间,心里还是直打突突,若是出了丝毫岔子,别说他升天仙一事毁于一旦,若是带不回瑾神,不知道要赔上多少性命……

    把瑾神的生死系在这样一个祸根身上,实属下下下下之策,可也是山穷水尽之策,成或不成,全系她一人了。

    “那个……你知不知道,你在这里等了多久?”怕极了,反而生出点轻松来,老者不禁好奇的问。

    少女心情极好,可以说是欢快之极了,她蹦蹦跳跳走在满是骷髅的幽谷道上,玩耍一般,绕过那些障碍。

    “猫猫不记得了,一天七个骷髅,本来是记得的,可是,越来越多了,猫猫算不清了。”少女欢快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无奈。

    老者默然。

    走过那冲天的地狱之门,门内外是截然相反的空气,老者用尽平生真诚,道:

    “你要记得,在人界,不可吃人,也不可随便杀人,你还要好好做个人,否则,违背了哪一条,你都会害死瑾神!那样,你可就再也等不到瑾神了,切记,切记啊。”

    “猫猫记得,老头子废话真多。”少女说。

    -------------------------------------

    华国。

    京市,某医院抢救室。

    心电图上拉长的平行线,刺耳的滴声——都在宣示着,病床上那个年轻的生命已经终结。

    “病人已无生命体征,可以宣告死亡,通知家属吧。”医生叹息着说,这小姑娘还这么年轻。

    护士却为难的说:“赵医生,病人家属还没有来。”

    医生皱眉,“抢救进行了五个小时,就算在国外也该来了吧!何况她就是本地人!”

    另一个护士道:“我知道这个小姑娘……是娱乐圈一个小团体的明星,似乎是私生女……家里不待见。”

    “现在人都死了!还什么待见不待见?再去催!”医生愤怒的说。

    护士放下正在清理手术用具的活,正要走开,却猛然一震!她死死盯着心电图,失声喊道:“赵医生!心电图动了!病人好像恢复了生命体征!”

    医生一回头,惊讶万分!顾不得其它,对所有医护人员道:“快!立即抢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