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倔强小姐(2)

    陆惟真知道自己说到点上了。

    “就当壁虎什么的,是我极端恐惧之下的幻觉吧……可是,他害了三个女孩,我是第四个,这是向月恒亲口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他昨晚真的袭击了我。如果不是我机灵,把他……赶走,现在我也失踪了。你们为什么不去查查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查查那几个女孩失踪日期,他的行踪?他就是真凶!”

    她的逻辑居然很完整,两名警察对视一眼,老警察沉思片刻,说:“你现在就跟我们回所里!”

    坐在警车上,驶向派出所时,陆惟真想起了那个自称捉妖师的男人。虽然警察不信她的话,但她现在还是成功让警察对向月恒起疑了。这一查就能查出问题。捉妖师一定没想到吧。

    陆惟真转头望着窗外,清晨的街景,清晰安静。一辆辆车和无数行人,一闪而过。在拐过一个弯时,陆惟真倏地一怔。

    窗外,街边,停着辆八成新的黑色SUV。那人就抄手靠在车身上。换了件灰色T恤,还是迷彩裤,裤腿扎进短靴里,非常利落。他静静望着她。

    陆惟真与他遥遥对视片刻,也不知是被什么驱使,对他抬了抬下巴,露出个淡淡的笑。

    你看,我办到了。

    传说中的捉妖师。

    顷刻间,警车拐弯。

    陈弦松盯着警车尾巴,脑海里是刚才陆惟真那个小小的骄傲的笑,仿佛抢松果得胜的松鼠。片刻后,他轻轻失笑。

    ——

    然而接下来的案情发展,完完全全出乎陆惟真的预料。哪怕是隔着走廊,陆惟真都能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房间里,向月恒及其同居女友,愤怒而激动的声音。

    “我们昨晚就在家里呆着,哪里都没去!证明?我们人和车都没出小区,小区的监控摄像头肯定能证明!”

    “陆惟真?陆惟真是谁?不认识!我有女朋友,感情很好,我为什么要去和她相亲?我连见都没见过她,神经病吧她是!”

    “你说的这些女孩,我一个都不认识,听都没听过?上个月8号?我哪里记得去干什么了?等一下……上个月8号那个星期,我去北京开会了!”

    ……

    老警察再次来找陆惟真时,那眼神已经不对了。但由于事关重大案情,他还是忍耐着,把陆惟真带到审讯室内间,让她隔着单向玻璃,辨认向月恒。

    在看到这个向月恒的第一眼,陆惟真就怔愣了一下。

    他穿着件短袖格子衬衣,牛仔裤,长得是一模一样的,神态气质却很不同。概是因为激动,他的脸还涨红着,眼睛极亮。警察问什么问题,他都答得干脆利落,思维敏捷,眼神锐利。

    判若两人。

    陆惟真心里的疑窦,不断扩大。

    这时,有人给老警察打了电话,他接完后,对陆惟真说:“我们已经查清,上个月8号,他的确是在北京出差。而且他昨晚的不在场证明,已经查实。整晚,人和车,就没有出过小区。你告诉我,他怎么潜入你家,去害你?”

    陆惟真紧紧咬唇不语。

    她转过头,最后望了眼对面这个向月恒。气质迥异,振振有词,证据确凿,清白无辜。

    到底……怎么回事?

    他,是他?

    他,不是他?

    ——

    陆惟真的报案,以一场闹剧的结论收尾。

    在接受了整整两个小时、严厉的批评教育警诫后,陆惟真才被放出了派出所。

    她整夜就没睡几个小时,此时形容槁枯,垂头耷脑,活脱脱丧家之犬。她木然走出派出所,心想还是先搭公交,却发现根本就没带钱包,手机也没电了。

    她呆呆站在街头。

    “叭——”车喇叭响。

    陆惟真抬起头,黑色SUV缓缓沿路边驶来。旭日阳光刺眼,捉妖师戴了副墨镜,单手搭在方向盘上,望着她。

    他把车停在她面前,俯身打开了副驾的门。

    “只被关了半天,不错。”他淡淡地说,“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