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勇敢社畜(3)

    向月恒:“没有,我都没干过。”仿佛刚才令全餐厅人吓一跳的小插曲,未对他有丝毫影响,他重新拿起叉子,吃了起来。

    但是陆惟真看他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她想知道,他到底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还只是不善言辞加深度面瘫而已。

    陆惟真的心绪还未完全平息,总想拼命再找点话题,他却像是感觉到了她的努力,片刻停顿后,放下刀叉,抬头直视着她,今晚头一次主动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陆惟真愣住。

    或许是她的表情太无辜,他看了两眼就移开目光,但是脸上的忍耐和冷淡已经藏不住了,他说:“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这两句话,他说得清晰连贯,神色分明。哪有半点反应迟钝?

    反倒是陆惟真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才明白他在说什么。她的感觉,就像是原本平平徐徐、波光点点的海面,突然一个大浪撞击,你还没反应过来,还在回味,却发现那逐浪人,原来只是想把你一脚踹进海沟里。

    陆惟真静了一会儿,说:“所以,你没有看上我?”

    不是反应慢,不是不健谈,只是不想和她谈。原来第一眼他就没瞧上。

    向月恒:“没有。”

    陆惟真静默片刻,笑了一下。

    这些天,她初为社会人,一直丧一直丧。但是也一直在努力适应,努力工作和生活。刚刚看到向月恒的时候,她是真的有些惊喜和雀跃。尤其他伸手保护她那一刻,她是真的有被感动到。毕竟平凡生活里,是很难遇到这样惊心的小浪漫。

    却原来,只是她没眼色。却原来,还是这么丧啊。

    陆惟真放下勺,这饭也没必要吃了。她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也不看他的神色,只是盯着他的衣领,说:“向月恒,如果不是刚才你替我挡那一下,这杯水就该浇在你脸上。我觉得,即使是目的明确的相亲,对于对方,也应该有基本的尊重和礼貌。譬如等到对方来了,再点餐;而不是一个人闷头先吃,什么问题都不回答,拒对方于千里之外。就算你对我再不满意,我们也可以和和气气聊天,把这顿饭吃完。不过,今天还是要谢谢你,再见。”

    她站起来刚要走,那向月恒脸色微沉,眸光幽深隐忍。

    “陆小姐。”

    陆惟真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傲气微笑:“向先生难道还有什么事?”

    他说:“我不叫向月恒。”

    陆惟真的脑子里有那么片刻的空白,他又说:“我也不是来相亲的,我只是来吃饭的,某个人。”

    “那你……”陆惟真张口就要质问,突然反应过来,他是真的没有承认过自己是向月恒,她却没确认。

    可她一开始坐下自我介绍时,他为什么不赶她走?……“你好”、“你来了多久?”“没多久。”是了,他只应付了两句,就没再搭理她。而后她再挑起什么话题,他要么沉默,要么一句话把她堵回去。

    若他真的不是向月恒,突然来个陌生女孩,面色含春脸色紧张,形同搭讪。大庭广众之下,他忍了这么久,没有口出恶言,让她颜面扫地,只是冷处理,希望对方知难而退,涵养已经算很好了。

    所以他才会在冷处理无效后,不再忍耐,问她,到底有什么事。

    他说,抱歉,我没有恋爱的打算。

    这不是相亲没有看对眼,这是在拒绝一个陌生女子的搭讪。他以前一定遇到过类似的事,操作挺熟练……不知为什么,陆惟真就是这么觉得。

    她还是站着没动,只是身躯僵硬,一抹红晕,慢慢从脖子爬起,在她白生生的脸庞蔓延开。实在是太丢人了,她张了张嘴想道歉,却没说出一个字。

    他却似乎全都看在了眼里,语气反而比之前每一次都温和,说:“好了,没事。”

    陆惟真全身的紧绷刹那崩断,脸已红透,慢慢低下头说:“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他没说话,目光却看向她身后,陆惟真下意识回头,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走进了餐厅。瘦高个,远远望去,肤白,清俊斯文。来人身上几乎是与眼前人一模一样的装束,只不过,来人的黑色T恤是短袖,迷彩裤的颜色也要更鲜亮一些,不像他,是深灰色。那人脚下也是一双白色运动鞋,而不是他那样的黑色短靴。于是整个人显得休闲而非劲朗,与他气质迥异。

    陆惟真想:我到底有多倒霉,这样的撞衫都能遇上?

    “不打扰你了,再见。”陆惟真飞快离开这一桌,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朝真向月恒坐下的方向走去。

    却没看到身后男人的视线一直追着她,今晚第一次,目光变得深沉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