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其实刚落水时,明檀与梁子宣感受无异,只觉得江水冰寒刺骨,难以忍耐。她呛了两口,挣扎咳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被人撞到落水了!

    深宅大院里,因赖嫁赖娶所发生的“意外”数不胜数。弄脏衣裳换衣时共处一室,落水被救有了肌肤之亲,这两种最是寻常不过。

    裴氏自小便教她在外该如何提防这些七窍阴私,还在去别庄避暑时专门请了女先生教她凫水。

    因着平日根本用不上,她又素来是能坐软轿绝不沾地的娇贵性子,岸上之人都不知道,她竟是会水的。

    可惜时机不对,明檀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梁子宣就已脱掉外衣往下跳。

    情急之下,她只好沉入江中,想着绕开梁子宣,从码头另外一侧上岸。

    这般匆忙应对已算机敏,怎奈江水太冷,她平日又不是什么好动之人,在水中游了没一会儿,她下半身就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酸疼。

    那种酸疼一抽一抽的,并着江水的冷冽刺骨,如针扎一般,让她眼前只剩一片白光,完全没法儿再往前游。

    那一瞬间,明檀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

    一会儿想着“让梁子宣救还不如就死在这也算是保全了名节”,一会儿又想着“算了还是求救好了死在这儿尸体发泡肿胀简直就是辜负了本小姐还未来得及名动上京的花容月貌”。

    就在她结束犹豫决定浮出水面呼救之时,忽然有根黑色束带毫无预兆地直穿入水,在她腰上迅速绕了一圈,随后收紧,将她拉至岸边,抛在了离码头有段距离的僻静芦苇丛上。

    束带那端的力道迅速而利落,毫无怜香惜玉之意。明檀被扔得头晕眼花,模糊间只瞥见从她腰间抽离的黑色束带末梢半截。

    依着她养尊处优十数载的经验判断,那根束带的用料必非凡品,上头暗纹精致繁复,似乎用的是玄金丝线,劈丝极细,浓重夜色下仍泛着浅淡光泽。

    没等她循着束带看清立在那处的人,就有外袍落下,盖住了她的身体,也掩住了她的视线。

    ……

    “然后呢?”白敏敏忙追问。

    “然后,就有人将我扛了回来。”明檀靠在床边,推开辛辣的驱寒姜汤,又接过婢女递来的暖手炉,回忆道,“中途我问了好几次,问他们是谁,准备带我去哪儿,可那人都不出声,将我放在侯府后门就带着外袍一起消失了。”

    “他们?不止一人?”

    “出手救我的和送我回来的肯定不是同一人,衣料差别很大,而且送我回来的那人很像在按吩咐行事,像是……随从护卫。”

    白敏敏消化了会儿,还是有很多疑问:“等等,所以从头到尾你都没说自己是靖安侯府的人,人家却准确地将你送回了侯府?”

    “嗯,这也正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明檀倚着引枕坐起了些,“要说目的不纯,回府后我就仔细检查过了,没有丢失任何贴身之物。”

    有所图者,必取凭信。没取,“那确实是很奇怪。”白敏敏皱眉思索,喃喃了句。

    “好了,先不提这个。”明檀想起眼下更为重要之事,“梁子宣那边现在如何?”

    “他能如何,你都遣了素心过去,我还会傻到接不上茬吗?当然是按头他落了水,我路过让随从救了他啊。你放心,我已经让人送他回令国公府了。”

    听白敏敏这么说,明檀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定。大庭广众之下的说辞是梁子宣落水,那不管事后如何,也只能是梁子宣落水。

    毕竟明面上,两府之间的姻亲关系还十分牢固,她这未过门的世子夫人出事,于令国公府而言也算不上增光添彩,若不想与靖安侯府撕破脸皮还落不着好,他们只有默认这一说法。

    说来,今儿这事她总觉得哪里透着蹊跷。当时闹着抓贼才有人一前一后冲了过来,但相比于被撞,她感觉自己更像被人推了一把才遭此罪。

    想到这,她道:“敏敏,你回去找人帮我查一查今日撞我的那两人。”

    “你怀疑落水不是意外?”

    “就是不知道,我才想好好查一查。”

    白敏敏点头,爽快应下。瞧见明檀小脸还面无血色,她又给明檀掖了掖被角,顺势从婢女手中接过驱寒汤:“你先别操心这些,来,把姜汤给喝了。”

    味道太冲,明檀不想喝。

    白敏敏也是执拗性子,不依不饶往她嘴里塞,还碎碎念叨:“喝了喝了,不为你自己想是不是还得为我想想,你要是不喝这姜汤,回头得了风寒卧榻不起,那可都是我的罪过,我爹什么牛脾气你还不知道,你就忍心看着我被罚跪祠堂?回头跪出个三长两短嫁不出去我怕是只能……”

    明檀被念得脑仁生疼,索性接过瓷碗,闭着眼一口气给咽了下去。

    白敏敏一脸满意。见计时的香印已燃大半,她起身拍了拍手:“既如此,你好好休息。时辰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府了。素心,绿萼,好好照顾你们家小姐。”

    素心绿萼齐齐应是,恭敬地将白敏敏送出了照水院。

    经了这通折腾,明檀身子骨有些受不住,也确是需要好好休息。她没再讲究入睡前那些繁琐护养,只在脸上敷了些蜜露,双手浸了会儿新鲜羊奶。

    -

    半夜微雨,浓云遮蔽圆月。明檀盖着锦被已沉沉入睡,整个靖安侯府也陷在密雨倾斜的昏灯静谧之中。

    大理寺狱,沿阶而下的地牢幽旷昏暗,油灯十步一盏,仍掩不住阴森冷寂。

    寺丞走在前头,躬身引道:“王爷,舒二公子,这边请。”

    舒景然向来清贵雅致,第一次来这狱中,周遭的压抑和腐坏气息都让他极为不适。他看了眼江绪,想来是征战沙场刀口舔血的日子要糟糕百倍,如此这般竟也能神色漠然负手前行。他叹了口气,忙捂鼻跟上。

    审讯处,墙上悬挂的刑具泛着幽幽冷光,待审之人已被狱卒绑上刑架。大约是还未上刑,此人形容狼狈,细看却毫发无伤。

    寺丞为江绪拉开圈椅,恭敬请他入座。

    江绪也没让,撩开下摆径直落座,指尖轻点扶手,没什么表情,看着暗处刑架。

    “王…王爷。”刑架上的人看清来者,恐惧之意涌上心头,“王爷为何,为何捉小臣来此?小臣冤枉!”

    “冤枉。”江绪偏头直视着他,“你可以再等上一等,等承恩侯也下了狱,一并向他喊冤。”

    承恩侯!

    刑架上的人血液一瞬凝固。

    其实早在他回府途中无端被捕、还无人向他解释为何捉捕开始,他就隐隐有所预感。但他一直不愿也不敢往那上头想。毕竟若真与承恩侯有关,于他便是灭顶之灾。

    “小臣虽然与侯爷有所往来,但,但……”

    “张吉,本王念你是个聪明人,才保你现在仍是全须全尾,你确定要跟本王兜圈子么。”

    江绪起身,缓步走至近前,偏头看他。

    大约是在地牢的缘故,他身上那种征伐杀戮的淡淡戾气扩散开来,带着极重的威压之势。声音不高,却无端让人发冷。

    张吉张了张嘴,被压得失声片刻。

    他知这是清算开始,也知江绪来此目的,死寂般的沉默随着地牢腥腐之气蔓延开来。

    好半晌,他犹豫着蠕动嘴唇,还是不死心地想为自己争取些什么:“我手中,确实有些王爷用得上的东西,若王爷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啊——!”他话未说完便突地痛呼出声。

    舒景然一怔,这才发现墙上的施刑利刃不知何时已经扎入张吉股中,鲜血正汩汩外流,张吉那身白衣迅速染红,粘稠血液还滴滴答答地落在脏暗地板上。

    “你有什么资格同本王谈条件?”江绪倾身,附在张吉耳边,漫不经心地问。

    他执柄之手未松,还在往里寸寸推送,反复辗转。

    张吉痛得面无血色,额上冒着豆大汗珠。到底是没怎么吃过苦头的人,半刻不到便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江绪站直,任由狱卒用冷水将张吉泼醒。

    刑墙边火炉很快燃起,烙铁烧得发红,张吉刚刚恢复神智,便见狱卒举着烙铁朝他逼近,不容喊停,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叫。

    狱中刑具百般,张吉才经了两遭就尿起了裤子,腥臊之气四溢。他后悔先头没喝敬酒,嘶哑着嗓子喊叫:“我说!我说!承恩侯强占田庄私开盐矿!证据在城郊,我在九里坡置的私宅!埋在后院杏树下面了!”

    -

    子时,地牢门开。

    出了大理寺狱,舒景然终于呼出口浊气。许是下过一场小雨,他感觉今夜上京的气息分外洁净。

    只是回想起刚刚在地牢中,江绪眼都不眨将利刃刺入张吉股中,还一寸寸往里转旋的画面,他总觉得今晚必会噩梦连连。

    不过话说回来,定北王殿下本就是出了名的狠戾无情。想当初户部侍郎贪墨军饷延误军机,他自修罗场中浴血而归,不应诏不入宫,第一件事便是直取贪官项上人头。

    其夫人自知无命苟活,为保全家中绝色双姝,让双胞女儿自请为奴,侍奉在侧。

    那般倾城容色,照理来说是个男人就会意动,且保下两个女子,对他来说勾勾指头便能做准。他却不为所动,依律抄家,灭门斩首,一个未留。

    所以,“先前在江边,你为何出手救明家小姐,还让暗卫将人送回了侯府,怜香惜玉……可不像是启之你会做的事。”

    他还以为江绪这趟回京转了性,生了恻隐之心,地牢里走一遭,他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忆及在听雨楼中无意听来的壁角,他又笑:“难不成你对那位明家小姐,一见倾心?”

    江绪垂着眼眸,扯了扯唇,边慢条斯理擦着手上血渍,边不急不缓道:“不愧是名动上京的舒二公子,真是温柔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