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沈城九爷秦九笙

    “什么病?”秦九笙挑了挑眉问道。

    他这样开口就是打算替她瞧瞧病情,毕竟能勾引他兴趣的人不多。

    “我没病,我奶奶病了,需要你做换心手术,他们说你之前成功过。”

    笔尖在纸上停留半秒,秦九笙抬眼看着面前少女,漆黑的眸子划过一丝深邃。

    林鹿倏然抬眸看向秦九笙,突然对上一双淡漠晶莹的眸子,饶是秦九笙见过那么多人,也从未见过如此清澈的眸子,干净纯粹的像是一弯浅浅的皓月。

    涉世未深才能拥有这么纯真的眸子。

    “我不替任何人做手术,请回吧。”

    秦九笙淡淡拒绝后,收回视线垂眸,继续整理之前那位病人病情资料,余光感受到前方一片黑影,抬眸一瞧那名少女还在,那双漆黑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

    “医生的职责,不是应该救死扶伤?你为何要拒绝。”林鹿清澈的眸子望着他说道。

    她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不解,身上的冷意不减半分。

    秦九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姑娘是真傻还是装傻呢?妄想用医德来压制他,也要看他在不在乎世俗的眼光。

    “心情不好,不想救。”

    秦九笙半阖着眼眸,妖娆桃花眼流转着晶莹的光芒,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一脸笑意却未及眼底,透露着一股森凉,他身子越发的慵懒散漫,柔弱无骨的靠在椅子上。

    妖娆而又魅惑。

    “那你怎样心情才好?”林鹿淡淡问道,她清幽如清水般的眸子看向他,平静而又纯粹。

    “据我所知,这病人和你没有关系,为了个陌生人来求医?”

    秦九笙翻了翻资料,他听徐海侨说过,这姑娘并不是老人的亲孙女,哪个家庭会有老人的监护人那里写的孙女的名字。

    病例上显示沈泽花无儿无女。

    “与你无关,你只用告诉我你怎样才能出诊,我不会少了你的诊费。”林鹿言语直奔主题问道。

    她知道秦九笙不会轻易出手,有关于他的传闻她曾也有所耳闻,此人随性干事凭心情。

    现在似乎有点困难。

    秦九笙沉默半晌,薄唇微启道:“心情不好不出诊,就这么简单。”

    他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心血来潮想逗逗眼前有趣的小姑娘。

    “你想要什么?”

    林鹿淡然的开口问。

    “无欲无求,就是不想给人做手术,太累。”

    秦九笙狭长的桃花眼泛起层层的涟漪,眼波潋滟。

    他是个不能饿着不能累着的人,换心手术是比较浩瀚的工程,没有几个小时成功不了,他不会选择为难自己。

    “你愧对你那身白大褂吗?”

    她轻柔的嗓音飘散在空气中,似梦非梦。

    秦九笙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眼波潋滟一片,这小姑娘是想对他说教,可是敢教育他的人都已经不在世上了“愧疚呀!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人活在世上重要的是随性。”

    林鹿没有说话,压低了鸭舌帽,淡漠扫了秦九笙眼就从办公室起身离开。

    她知道说再多这个男人也不会出手帮忙,若是他这么容易出手,她反而质疑秦九笙的医术。

    她和秦九笙是一路人。

    仅凭第一眼敏感的嗅觉,林鹿就将他归为了同类,冷漠到了极致,他们都属于没有心的那类人。

    秦九笙不是个容易松口的人。

    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想想别的办法。

    秦九笙将双手摊开平撑在脑后,视线平视落在那妙龄的少女背影上。

    怪到极致就会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可惜了,他向来是个随心所欲的人,从来不会勉强自己。

    秦九笙脑海里浮现林鹿那双白嫩手,残留在记忆中挥之不去,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莫不是上了头不成。

    真是有毒。

    林鹿走后,后面也没人排队,原本还拥挤的走廊瞬间变得冷清。

    徐海侨刚结束了一场小手术,回到办公室就见秦九笙嘴角挂着笑意,有些意外的问道:“哟,春光满面的这是家有喜事发生?”

    “刚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秦九笙眼含笑意如一抹春风袭来,连着硬朗的轮廓也柔和许多,那一笑,连天地间都黯然失色。

    徐海侨脱着白卦的手一愣,转头对秦九笙说道:“哦,说来听听怎么有趣了。”

    “想知道?”秦九笙故作神秘说道,待徐海侨脸凑过来时,他脸色忽变:“不告诉你。”

    徐海侨:好好做个人不行吗?

    “听说那小姑娘来找你了?”今天他刚进手术室就听见有个小姑娘在打听秦九笙办公室位置,他隐约瞧了眼应该是那个小姑娘。

    “被我拒绝了。”秦九笙说的风轻云淡,他冷漠惯了不喜欢干助人为乐的好事。

    再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徐海侨点点头,符合秦九笙一贯的作风,要是秦九笙同意了才是见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