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我甜不甜(三更)

    昏暗的电影院内,光影交错。

    她拉着他的手,微微仰头,含咬住他微凉的薄唇。

    清冷的雪松气息弥漫开来,几乎令人迷醉。

    座位中间的扶手早已经被放下,他抬手揽住她的腰,俯身靠的更近。

    舒缓悠扬的音乐在耳边回响,最后一排的位置,只剩下滚烫的呼吸交错,心脏快速跳动。

    他太久没有碰她,本就心心念念,加之她难得的主动,更是令他脑海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岌岌可危。

    陆淮与浑身紧绷,像是有一团火从心间燃烧而起,灼热的温度迅速蔓延全身。

    他等她等了太久,念了太久,而今终于得以靠近,本能几乎难以克制。

    他含咬着她柔软的不可思议的唇,舌尖扫过贝齿,轻而易举攻城略地。

    于黑暗中,于静默中,她微仰着头,主动上前,又被迫承受。

    时间似是变得格外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他心上终于浮现一个念头:该停下了。

    但她娇娇软软,柔弱无骨的手轻轻勾着他的手指,便像是无形的勾子,将他缠裹。

    片尾曲响起。

    她终于轻轻推了推他的胸膛。

    他夺去她唇齿间最后残存的清甜味道,复又安抚般的吮吻过她的唇瓣,这才终于放过她,稍稍退开。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平息着体内的躁动。

    下一刻,她纤细的手指在他掌心轻轻划了下。

    陆淮与微微偏头,凑了过去。

    她轻声开口,温热的呼吸洒落,唇瓣堪堪擦过他的耳侧。

    “二哥。”

    那声音绵软极了,又娇又软,似是十分好奇般。

    “我甜不甜?”

    陆淮与清晰听到脑海中什么崩断的声音。

    他的手臂猛然收紧,掐着她的腰,俯首便要继续去吻她。

    偏偏此时,“啪”的一声,灯光亮起。

    明亮的光从头顶洒落,陆淮与的动作顿时停住。

    几乎就在同时,他看到了此时的她的模样。

    光下,她的脸颊绯红一片,桃花眼里晃动着细碎光芒,眼尾泅着淡淡的红,唇瓣殷红润泽。

    眉眼弯弯,带着狡黠又小小得意的笑。

    陆淮与喉结上下滑动了下,暗暗咬牙。

    她分明是故意的!

    若非此时此地不合时宜——

    电影院内,掌声响起。

    沈璃扭头向前看去。

    电影结束,许多人一边擦眼泪,一边鼓掌。

    这是完全自发的,打从心底的对这部电影的认可。

    接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率领几位主演上台。

    正是导演戈慆,以及这部电影的所有主创。

    林风眠也在。

    他登台的时候,台下明显躁动了许多。

    今天在场的,有相当一部分是他的粉丝,包括很多媒体,其实也都是冲着他来的。

    毫无疑问,这台上,咖位最大的就是他。

    不过他只站在了边角的位置,将C位让给了电影的男女主。

    站定之后,他抬头看向观众席,视线几乎是立刻锁定在了最后一排。

    当看到沈璃,他眼底浮现清浅的笑意。

    只在看到她旁边的陆淮与的时候,眸子微微眯了眯。

    沈璃之前已经跟他发过消息,说沈知谨这几天正好出差,没办法一起过来,她就带了陆淮与。

    本该是给沈叔叔的......

    林风眠默默在心里记了一笔,这才收回视线。

    电影结束之后,就是粉丝和媒体的提问时间。

    原本按照大多数人的预想,这部电影最大的宣传点就是林风眠,那么话题肯定也是会围绕着他展开。

    然而看完电影之后,情况却是和预想产生了偏差。

    大家的问题都集中到了电影本身,包括故事、导演戈慆,两位主演等等。

    有人小声议论着什么。

    “难怪戈慆导演坚持先放电影,原来是为了这个......”

    “这片子真的比我想的强出太多了,过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又看到了戈慆的才华。”

    “怪不得林风眠专门为这部电影写了主题曲,实在是值得!”

    “这应该是此次假期的最大黑马了吧?”

    .......

    首映礼顺利结束,沈璃和陆淮与来到后台,和林风眠打了招呼。

    “姐姐。”

    林风眠看到她,眼睛弯了起来,

    “看的感觉怎么样?”

    沈璃笑道:

    “电影好看,主题曲也好听。”

    林风眠眼睛亮了亮,旋即又想起了什么,神色遗憾。

    “可惜沈叔叔今天没来。”

    就站在一旁的陆淮与眉梢微挑。

    沈璃道:

    “没关系,下次等你有时间了,直接来家里就行。”

    沈知谨知道她和林风眠的关系,加上之前要过专辑,就说回头无论如何要见见人。

    林风眠很高兴。

    “好。”

    沈璃认回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算是彻底摆脱了不堪的过往。

    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

    两人又聊了会儿,因为林风眠还要赶通告,吴远帆来催了两次,他才离开。

    随后,沈璃和陆淮与也准备往回走。

    这会儿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

    沈璃按了一楼,电梯门缓缓关上。

    身边的男人忽然喊了她一声。

    “阿璃。”

    她疑惑抬头:“嗯?”

    下一刻,她羽绒服的帽子被他拉起。

    这帽子很宽大,就这么一下,直接将她兜头罩住,毛茸茸的边沿遮掩了视线,她瞬间眼前一黑,只露出了半张小脸。

    “二哥?”

    她有些诧异的出声,同时抬手就要去掀帽子。

    “怎么——唔!”

    剩下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

    他上前一步,将她抵在墙边,捏住她尖翘的下巴,俯首吻了上去。

    他嗓音暗哑,模糊在她唇齿间。

    “甜不甜,吃了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