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七天无理由退换(一更)

    “原来是电影首映礼的门票啊!”

    傅年年了然,生出几分兴趣,

    “既然主题曲是小师妹弟弟唱的,那咱们怎么也得支持一下不是?小师妹,这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

    沈璃看了眼门票。

    “首映礼是明天晚上,正式上映是在圣诞节。”

    “行,那我先预约个票。”

    傅年年说着,拿出手机。

    搜了一会儿后,他“咦”了一声。

    “距离咱们这最近的两家电影院,居然都没有排片?”

    唐逸也凑过来看了眼。

    “今年圣诞到元旦,好多片子厮杀呢,估计竞争激烈的很。这片子我之前都没听过,是不是宣传不行?”

    傅年年仔细看了眼影片阵容,摸了摸下巴,旋即恍然,

    “啊,我想起来了。我之所以对这个名字有印象,还是因为之前听我妹提过一句,说这电影里有林风眠。”

    他妹妹是林风眠的狂热粉,听歌打榜买周边,一个不落。

    不然当初他也不能被念叨到找沈璃要林风眠的签名专辑。

    “我当时还以为他是去客串了,没想到——”

    没想到,是去唱了主题曲。

    行吧,某种角度而言,他妹妹那说法也不能算错。

    ——主题曲,那不也是电影的一部分?

    “等等,导演是戈慆?”

    唐逸瞥见导演那一栏的那个名字,顿时愣住。

    傅年年奇怪问道:

    “怎么了?有问题?”

    “那倒不是。只不过这个导演......”唐逸看了沈璃一眼,神色略有纠结,“挺有个性的。”

    傅年年不解:

    “怎么个说法?”

    唐逸解释:

    “戈慆七年前拍了第一部电影《城墙内外》,就拿下了柏城电影节的最高奖项金鹿奖。那可是国内第一个拿下这个奖项的影片。戈慆自此一炮而红,成了当时国内最炙手可热的导演。不过——”

    他耸了耸肩。

    “之后这七年,他就拍了三部片子,结果全部扑街,奖项上也是颗粒无收。”

    这就使得戈慆陷入到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处境。

    一方面,他曾经有过极其辉煌的成绩,绝对算得上是国内的一流导演。

    但另一方面,这七年中,他确实再没有拍出过任何拿得出手的电影。

    在许多人看来,无疑是江郎才尽。

    许多人私下调侃,他这辈子的才华和运气,都已经在七年前,尽数奉献给了他的第一部电影。

    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名气早已消耗殆尽。

    “他去年拍的那部片子,票房惨淡至极,直接电影院三日游了。”

    唐逸是很喜欢戈慆的那部《围墙内外》的,要不然也不会对他这么了解。

    但戈慆后来拍的东西,也确实很烂。

    傅年年一阵无语。

    “......那这样,居然还能有人找他拍电影?”

    唐逸又往他手机上看了眼。

    “发行和制片都没听过,盛光传媒......小公司吧?主演好像也都是新人,又没什么宣传,估计就是个小制作。”

    这样的话,倒是不难理解了。

    傅年年顿了顿。

    “还真是......林风眠好像是这里面名气最大的一个......”

    唐逸忍不住看向沈璃,问道:

    “小师妹,以他的咖位,想请他的制片方不要太多吧,他怎么选了这个?”

    也不是说这个片子不好,而是这制作班底,跟现在的林风眠,实在是不太搭。

    就算林风眠不拍电影,专注音乐,也有的是人请他。

    偏偏他挑了最小透明的一个。

    这部《木槿》,哪怕有林风眠的粉丝,看在他的面子上去冲票房,估计也是要扑街的。

    毕竟一部电影成功与否,并不是由某个人的粉丝决定,更多的是在路人。

    沈璃倒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笑了笑,道:

    “他之前好像看过这个电影的剧本,说挺喜欢的,主题曲也是他从影片里获得的灵感写的。”

    傅年年两人对视一眼。

    要是这样,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我看逢源路的那家电影院,好像还有两场排片。”傅年年往下面划了划,“就先定这个吧!”

    唐逸点头:

    “师兄,你帮我和大师兄也定了吧,咱们一起去啊。”

    傅年年干脆点头:

    “行。”

    不管怎样,这是林风眠第一次给电影唱主题曲,他们当然得买票去影院支持的。

    “小师妹放心,回头我再喊上师弟师妹,一起过去!”

    沈璃笑道:

    “谢谢师兄。”

    沈璃目光落在那两张票上。

    这应该是送给她和沈知谨的。

    不过时间不太巧,首映礼时间是明天晚上七点,沈知谨不在。

    她想了想,出门给陆淮与打了个电话。

    嘟嘟——

    手机响了几声,才被人接了起来。

    低沉散漫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沙哑与倦意,便显出几分难言的性感与勾人。

    “阿璃?”

    像是有羽毛在心上轻轻挠了下,带起酥麻。

    她这才想起,这个时间,他应该还在休息的。

    她放轻了声音:

    “二哥,我吵醒你了?”

    陆淮与笑道:

    “没有,刚起来,怎么了?”

    沈璃道:

    “阿眠送了两张电影首映礼的门票,时间是明天晚上七点,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陆淮与眉梢微挑。

    “给......我的票?”

    沈璃顿了顿,诚实道:

    “我爸出差了。”

    果然。

    陆淮与忍不住笑了声,就说这张票怎么也不该是给他的。

    “行,你把地点发我,明天我去接你。”

    沈璃挂了电话,拍了门票的照片,给他发了过去

    ......

    第二天傍晚,沈璃按照约定时间出门。

    刚下楼,就看到黑色宾利正停在楼下。

    她上了副驾驶。

    “二哥。”

    陆淮与打量着她。

    天冷,她穿了白色羽绒服,毛茸茸的衣领围着瓷白的小脸,一双桃花眼莹润潋滟。

    车里开着暖风,她把衣领往下拉开了些,里面穿着同色高领毛衣。

    陆淮与眉梢微挑,心下生出几分可惜。

    车辆启动,沈璃察觉到他的视线,扭头看来。

    “二哥,怎么了?”

    陆淮与笑了笑:

    “没什么。”

    沈璃点头,然而下一刻,手便被他握住。

    她一愣,抬眸看他。

    在车上的话,他一般不——

    没来得及开口,她就感觉到掌心似是被塞了什么东西。

    她低头看了眼,竟是她之前给他的那颗奶糖。

    “二哥?”

    难道他不喜欢?

    陆淮与薄唇微挑。

    “货不对版,我要七天无理由退换。”

    ------题外话------

    出门啦~很晚更,勿等昂,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