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以后就打这个电话

    阿璃。

    这一声令几人齐齐愣住。

    苏媛和叶瓷都下意识看向宁璃。

    不是说之前不认识?这才见了两面,陆淮与就这样喊她了?

    熟稔的好似他们已认识许久。

    宁璃也有些意外。

    陆淮与这是——

    “临时路过二中,正好遇上。想着这么晚了,她一个小姑娘自己回家不安全,就顺带送了一程。”

    和苏媛说话,陆淮与的语调客气疏离了几分,带着一贯的矜贵清冷。

    与刚才他刚接电话时候,噙着笑意的低沉回应,完全不同。

    苏媛拿着手机的手有些出汗。

    按理说,陆淮与今年才二十一,算是她的晚辈,可不知为何,面对他的时候,苏媛总觉得肩上似是多了一层无形的压力。

    她勉强笑了笑,连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既然是和陆二少在一起,那我们就放心了。主要这孩子才来云州没几天,这么晚都没回来,也没回个信,我们——”

    “她初来乍到,叶夫人就放心她独自回家,想来叶家是太忙了,连接人的事儿都顾不得。”

    陆淮与声色淡淡。

    苏媛脸上红白交错。

    宁璃是第一天入学,的确需要多照看,可司机不是先去接送叶瓷了吗?

    再说,是宁璃自己提出要独自回家的,这哪里能怪到他们头上?

    陆淮与这话听着,反倒像是他们这做父母的错。

    “陆二少,这、今天纯粹是意外,主要是小瓷......”苏媛抬眼看了宁璃一眼,眉头飞快皱了一下,“以后会及时派人去接她回来。总之,今天实在是麻烦陆二少了。”

    她实在是没那个胆量跟陆淮与叫板。

    陆淮与笑了笑。

    “不麻烦。”

    宁璃把手机拿回来,谢过了陆淮与,这才挂掉电话。

    她淡淡看了苏媛一眼:

    “还有什么要问的么?没有我就上楼了。”

    苏媛胸口发闷。

    她发现,宁璃好像根本没有把她这个当母亲的放在眼里,事事都要跟她对着干。

    宁璃问这一句,显然也不是真的咨询她的意见,没等她说话,就抬脚离开了。

    来到楼上,她与叶瓷擦肩而过。

    忽然,宁璃脚步一顿,头也没回的淡声开口:

    “以后做事,还是先问清楚前因后果比较好,省的打脸,太疼。”

    叶瓷脸色发白。

    宁璃却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媛恼怒:

    “这脾气,也不知道像了谁!”

    叶瓷没说话,盯着那紧闭的房门,心绪翻涌。

    不知是不是错觉,陆淮与似乎.....格外护着她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姐姐。

    ......

    宁璃回了房,刚坐下,手机又震动起来。

    她看了一眼,居然是陆淮与打回来了。

    犹豫一瞬,她接了电话。

    “陆二少,还有什么事儿吗?”

    陆淮与一手拿着手机,侧头看向窗外。

    霓虹灯光映入他的眼底,捉摸不透。

    他薄唇微勾:

    “没什么,就是有件事忘了问。”

    “什么?”

    宁璃有些奇怪,刚才事情不都解决了?

    陆淮与轻笑了声。

    那嗓音近的像是就在耳边,带起莫名的酥痒,宁璃忍不住抬手,轻轻揉了揉耳朵。

    接着,便听到陆淮与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的手机号,你怎么拿到的?”

    ......

    宁璃动作一顿,房间内越发安静。

    她没有立刻回答,陆淮与好像也不急,就在对面耐心等着。

    听筒中,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宁璃重生回来以后,第一次生出懊恼的情绪。

    她怎么忘了这一茬!

    这个手机号,是上辈子陆淮与给她的。

    刚才她一时没想起来,自然而然就把电话打了出去。

    现在该怎么说!?

    陆淮与望着车窗外的景致。

    哪怕看不见人,此时也不难想象出小姑娘为难的神情。

    他无声弯了弯唇,眉眼间浮现几分笑意:

    “行了,以后有事儿,记得第一个打这个电话就是。”

    宁璃有些恍惚。

    这话,她不是第一次听他说。

    只是当初,她以为他只是客气,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直到她死,那个号码她也只拨过一次。

    但从今天的情况来看,陆淮与好像......是认真的?

    他真帮了她不少忙。

    哪怕他们只是萍水相逢。

    宁璃觉得总这么麻烦人还是不太好,尤其她已经欠了陆淮与许多人情。

    但陆淮与这么开口了,她还是应了一声。

    “好。”

    ......

    陆淮与满意的收起手机。

    刚一侧首,就撞上程西钺满是探究的眼神。

    他挑眉:

    “怎么?”

    程西钺抬了抬下巴。

    “所以呢?宁璃妹妹到底是怎么拿到你的手机号的?”

    他刚才竖起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

    陆淮与长腿舒展,挑眉轻笑:

    “当然是我给的。”

    程西钺:“......”

    你自己给的,你还问!?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男人这么狗?!

    他仔细回想了一圈。

    “不对啊,你跟宁璃妹妹见的这两面我都在,你什么时候给的,我怎么不知道?”

    尤其,陆淮与居然还是直接给了自己的这个号。

    陆淮与懒得理他。

    程西钺看着他眼角眉梢噙着的散漫笑意,心中默默为京城的那些名媛鞠了一把同情泪。

    想到陆淮与今天跟着跑了一趟小松山,他松了松领结:

    “陆老爷子可给我下命令了,说顾医生明天就到云州。无论如何,你跟我去见一面。”

    之前陆淮与是拒绝了的,但陆老爷子也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坚持让人来了,还让他不管用什么手段,务必把人带过去。

    程西钺本来打算蒙混过关,可今天陆淮与来了这么一手,他也担心的很。

    万一病情再严重......

    陆淮与闭上眼,修长匀亭的手指在腕间的黑色发圈上点了点。

    极淡的甜香萦绕鼻端。

    “我的病,我自己清楚。”

    何况,他有药了。

    ......

    因着陆淮与那一通电话,宁璃晚上又做梦了。

    梦中,无数记忆碎片交织,一片混乱。

    早上醒来,她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回神。

    换上校服,她顺手去拿背包。

    余光一瞥,看见昨天晚上她拿出来的那一摞教辅书,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认命的重新装了进去。

    ......

    和叶瓷一前一后来到教室,原本喧闹的教室顿时安静。

    宁璃来到自己的座位,刚要把背包塞进去,忽然在桌肚里摸到什么东西。

    她一顿,顺手拿了出来。

    一摞......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