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他喊,阿璃

    云州二中的晚自习是九点结束,叶家距离学校不到半小时的车程,就算坐公交车,也不会超过四十分钟。

    可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宁璃这才第一天入学,居然就敢这么晚回来,她怎么能不生气?

    面对苏媛的怒火,宁璃却是神色平静。

    “临时有点事儿。”

    说完,她转身就要往楼上去。

    苏媛猛地站起身:

    “临时有事儿?和外面的野小子随便混,就是你说的有事儿?!”

    宁璃眸色冷了下来,回头冷冷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令苏媛心里“咯噔”一下,不知怎的浑身发凉。

    但这一抹情绪很快被愤怒压下。

    宁璃迟迟没有回来,叶家这边还以为她那边出了什么情况,结果叶瓷和同学打完电话后,他们才知道,宁璃一下晚自习,就跟着一个骑摩托的不良少年走了。

    苏媛想不明白,宁璃才来云州几天,居然就和这种小混混搅和在一起了。

    她费尽心思把宁璃送到二中,可不是为了让她这么给叶家丢人现眼的!

    “小小年纪,你这是想干什么?这些年,你奶奶就是这么教你的!?“

    宁璃拽着背包带子的手瞬间收紧,漂亮的桃花眼底泛起一丝冷冽,带着无言的压迫力!

    “你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全天下的人都能说她没教养,唯独苏媛不能!

    苏媛一噎,被那双眼睛盯着,竟是觉得脖子像是被什么掐住了般。

    她指着宁璃,手指颤抖。

    “你!”

    楼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叶瓷穿着纯白棉质睡裙走了出来。

    她往楼下看了一眼,当瞧见宁璃的时候,似是终于松了口气般,软声开口:

    “宁璃姐,你可算回来了,妈妈都在客厅等你好久了。”

    她说着,目光从宁璃身上扫过,又看向苏媛。

    “妈妈,最重要的是宁璃姐没出什么事儿,您就别生气了。”

    宁璃反问:

    “我能有什么事儿?”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出去杀人放火了呢。

    “我和野小子出去混,这话是你说的?”

    叶瓷被噎了一句,抿了抿唇。

    “宁璃姐,我没这么说。”

    “宁璃!这事儿既然你自己做了,就别怪别人说!”苏媛深吸口气,“要不是小瓷专门找人问了,你是不是就打算隐瞒到底!?”

    宁璃觉得有些好笑。

    “我没打算瞒着谁,不过看起来,倒是有些事情,叶瓷没说清楚。”

    “你们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不过,若是季家知道你们喊季抒是野小子,怕是不会高兴。”

    苏媛和叶瓷的脸色齐齐僵住。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媛一时懵了。

    季抒?季家?

    云州有名有姓的季家,就只有那一家。

    季抒是独子,更是出了名的嚣张放肆。

    宁璃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

    苏媛觉得宁璃是在撒谎,气急反笑:

    “宁璃,你以为搬出季抒的名号,就能蒙混过关?他知道你是谁么!?”

    叶瓷一手扶着栏杆,没说话。

    她之前只是听人说,宁璃一出校门,就有个骑着重型摩托的少年来接。

    至于那人的具体身份,对方不清楚,她也就没问。

    谁知宁璃现在居然说,那少年是季抒?

    不过她记得,季抒的确是喜欢玩儿摩托的......

    而且,宁璃刚来,如果不是真的认识,怎么偏偏说出季抒的名字?

    宁璃对她们的反应毫无兴趣。

    她今天挺累的,没心思和她们争来吵去。

    既然搬出季抒不信——

    她抬头看了面色紧绷的叶瓷一眼,漫不经心的开口:

    “除了季抒,在一起的还有程西钺和陆淮与。”

    整个别墅内,一片安静。

    若说季抒的名号,还不够让人信服,那程西钺和陆淮与这两个名字,绝对是重量级。

    更关键的是,这两人之前才来过叶家,且的确算是和宁璃认识的。

    宁璃不会蠢到拿这两个人来撒谎。

    苏媛张了张嘴。

    托叶晟的福,她现在听见“陆淮与”这个名字,心里就不自觉的发颤。

    叶瓷忽然想起那天,那男人斜倚在门框上,容色清贵,姿态慵懒的模样。

    高高在上,不可触及。

    但宁璃居然说,他们刚才还在一起?

    一股难言的酸涩涌上心头,令她不自觉的握紧了扶手。

    片刻,她试探性的开口:

    “宁璃姐,听说这两位平常都挺忙的,很多人排着队都约不上,你们这是——碰巧遇到了吗?”

    她神情单纯,仿佛真的只是好奇的随口一问。

    宁璃眯了眯眸子,淡声开口:

    “不信的话,打电话一问就是。”

    说着,她拿出手机,拨下一串号码。

    ......

    嘟——嘟——

    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陆淮与正靠在副驾驶,闭着眼睛休息。

    他英挺俊朗的眉微微皱着,眉眼间浮现一丝挣扎之色,似乎陷入了可怕的梦魇,睡得极不安稳。

    听到这动静,他缓缓睁开眼睛。

    深邃的眼瞳深处,沁着几分红,似是暗夜中挣脱牢笼生长而出的蔷薇,危险至极,却又带着令人甘愿沉沦的致命吸引力。

    他从兜里摸出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陌生号码。

    程西钺侧头看了一眼,顿时吃了一惊:

    “这谁?居然打到你的私人号码来了?”

    陆淮与有两个号,一个对外,一个私密。

    只有和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几个人,才知道他这个号。

    陆淮与都有备注。

    而现在这个,显然是个新打来的。

    陆淮与盯着那个号码看了两眼,似有某种直觉般,按下了接听。

    下一秒,少女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喂?陆二少?”

    隔着电话,她的声色听起来莫名乖巧甜软了几分。

    忽然的,像是一只柔软的猫爪在心里轻轻挠了一下。

    陆淮与略微坐直了身子,眉眼间的燥郁与危险如积雪消融,眼底那抹红色也悄无声息的褪去。

    “嗯?”

    他低低应了一声,带着几分倦懒沙哑,又有着极好的耐性。

    宁璃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陆淮与笑了声。

    “我知道了,把电话给她,我来说。”

    宁璃把电话递给苏媛。

    苏媛还有些将信将疑,结果拿过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点开了公放。

    陆淮与低沉慵懒的声音,便清晰传出——

    “叶夫人,阿璃今天晚上,的确一直与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