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准早恋

    一时间,起哄声如热浪袭来,尖叫与口哨声齐齐沸腾!

    宁璃一愣。

    小松山怎么还有这种规矩?

    她下意识看向旁侧坐着的陆淮与,却见他微微垂着头。

    略微有些凌乱的黑发垂落,遮住他的眉眼。

    从鼻梁到下巴的线条利落流畅,被光影勾勒如最完美的剪影,无可挑剔。

    隐没在阴影中的眼瞳似是笼了一层雾气,深邃莫测,无法捉摸。

    宁璃的心脏忽而一跳。

    他这样子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对。

    “陆二少?”

    她喊了一声。

    少女清朗的声音传入耳中,瞬间将脑海之中的那些不断变换的幻影撕裂。

    陆淮与眼睫轻颤,回过神来。

    他闭着眼往后靠去,抬手解开了衬衫领口的扣子。

    那种几乎令他窒息的禁闭沉闷感顷刻消散。

    从宁璃的视角看去,就只能看到男人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侧脸,性感的喉结微微凸起,隐约可见平实坚韧的胸膛隐没在黑色衬衣之下,不可窥见,却带着致命的禁欲感。

    想起他这段时间来云州是专程养病的,宁璃心中生出几分担忧。

    她松开安全带,凑近了些。

    “陆淮与?”

    就在这时,陆淮与忽而睁开了眼睛,侧头看了过来。

    他浓稠如海的眼眸中,似是氤氲了几分笑意,眉梢微挑,原本矜贵清冷的气息便冲淡许多,添了几分散漫慵懒。

    这么近的距离,对着这样的绝色,冲击力实在是太大。

    宁璃一怔。

    下一刻,便听那男人似笑非笑的道:

    “小朋友,想什么呢?”

    小、朋、友!?

    宁璃眼角一跳,却见他已经转身推门下车了。

    外面有人模糊看到车内情形,忍不住小声嘀咕:

    “卧槽!这位陆二少是有什么毛病?这么漂亮的妹子主动献吻居然也拒绝的了?!”

    听到这话,陆淮与挑了挑眉。

    刚刚下车的宁璃闻言,也是一口气堵在胸口。

    他们哪只眼睛看到她是主动献吻了!?

    砰!

    宁璃一把将车门甩上。

    陆淮与侧头看了她一眼,笑了。

    小姑娘脾气果然还挺大。

    “今天就到这了,她回去还得写作业。”

    陆淮与的身份,在场的人都已经清楚,他都这么说了,他们哪儿敢说个“不”字?

    瞧着这位爷的样,也没人敢再提接吻的事儿了,连忙应声。

    “是是是!太晚了,做作业要紧!”

    “妹子,赶紧回家吧!”

    宁璃:“......”

    陆淮与又看向蒋凡。

    “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把钱转到她卡上。”

    本就因为输了比赛而脸色难看的蒋凡,听到这句话,心疼的五官都有了一瞬间的扭曲。

    他家里虽然有钱,可一下输掉五百万,也不是不肉疼的。

    要是被家里人知道,只怕是免不了好一顿教训!

    但就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赖陆淮与的账。

    狠狠咬了咬牙,他才道:

    “放心!一分钱都不会少!”

    听到这话,宁璃心情总算畅快了点。

    她又看了陆淮与一眼,看那男人半靠在车门之上,漫不经心的模样,又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太多余了。

    这男人心思手段皆是一绝,哪儿用得着她想那么多?

    “走了!”

    蒋凡自觉脸上无光,撂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一行人陆陆续续下了山。

    ......

    在山下等待许久的众人早已得到消息,看到那辆红色超跑飞驰而来,顿时齐声欢呼起来。

    季抒从一辆车的引擎盖上跳下,冲着程西钺扬了扬下巴。

    “怎么样,西钺哥,我就说宁璃一定会赢的!”

    连他都在宁璃面前自愧不如,何况蒋凡?

    程西钺没说话,只是紧紧盯着那辆车。

    车停在中间,陆淮与先下车。

    程西钺立刻上前,飞快的上下打量了他一圈。

    “怎么样?”

    陆淮与一手插兜,淡笑。

    “没事儿,就是拒绝了小姑娘,惹她不高兴了。”

    程西钺先是松了口气,听到后半句,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对了,刚才好像是听到有人说,赢了的人要......

    他眼角一抽。

    陆淮与这意思——

    季抒也听见了这话,扭头看向宁璃,果然瞧见她神色冷冷清清,赢了好像也不是很高兴的样儿。

    当着大家的面被拒绝的话,好像是挺没面子的。

    他抓了一把头发。

    “啧,刚才竟然忘了说这一茬。姑奶奶,要不下次你还是带我吧,我肯定——”

    陆淮与的视线落在季抒身上,表情淡了几分。

    季抒莫名打了个寒颤,疑惑回头,却见陆淮与冲着宁璃招了招手。

    “走,送你回家。”

    声音清淡,却不容推拒。

    宁璃虽然对他刚才那番说辞颇有意见,但今天毕竟是靠他帮忙多赚了几倍的奖金。

    看在钱的份儿上——算了!

    她刚要过去,身后又传来蒋凡的声音。

    “哎。”

    宁璃回头。

    “下次可没那么容易让你赢了!”

    蒋凡向来自视甚高,今天输给宁璃,实在是觉得脸面输个精光。

    这场子,他必须得找回来!

    宁璃刚要开口拒绝,陆淮与率先出了声:

    “没有下次。高三了,哪儿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儿。”

    蒋凡的脸色顿时红白交错,好不精彩。

    宁璃接这一场,本来也是为了赚钱,没真打算一直来,听陆淮与这么说,也没反驳。

    程西钺打了个响指。

    “宁璃妹妹,走咯!”

    ......

    宁璃跟着程西钺陆淮与一起离开,季抒和他们方向不一样,便自己开车走了。

    车子一路驶入市区。

    此时已经将近十一点,路上车水马龙,路两边的霓虹灯不断闪过。

    陆淮与坐在副驾,宁璃自己抱着书包坐在后排。

    车内很安静,一直到了叶家。

    宁璃正打算下车,忽然听到陆淮与说道:

    “送你的卷子,回头我会定期检查。”

    宁璃难以置信的抬眼看他。

    陆淮与却好像丝毫没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又懒懒道:

    “另外,小孩子家家,晚上不要乱跑,也不准早恋。”

    宁璃在心中默念三遍,看在还欠他人情的份上,算了算了。

    “知道。”

    她应了一声,下车离开。

    程西钺看她逐渐走远,这才重新看向陆淮与。

    “啧,我看你是真的不要命了。”

    ......

    深夜,叶家别墅依旧灯火通明。

    宁璃推开门。

    苏媛正坐在沙发上,脸色发青,抬高了声音,尖锐质问:

    “你还知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