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那我这条命,可就交给你了

    他靠的太近,以至于宁璃能清楚地从他眼底看到自己的影子。

    低沉悦耳的声音从耳边划过,如风轻拂。

    说话的时候,男人独有的温热气息洒落。

    宁璃忽然就觉得这周围的空间莫名紧绷了些。

    她不动声色的退后几分,点了点头。

    “知道了。”

    察觉到小姑娘的小动作,陆淮与眉梢微挑,直起了身子。

    随后,他看向季抒。

    “哪个是她的车?”

    季抒抬手指了一辆红色超跑。

    这车是他的,但宁璃比他更熟。

    当初她帮他修的就是这一辆,后来的改装,也是宁璃亲自来的,直接开绝对没问题。

    陆淮与抬了抬下巴。

    “走。”

    宁璃愣了愣,惊讶的看他一眼,却见他已经率先走向了那辆车。

    程西钺神色微变:

    “陆二?”

    他最近的情况难得好转了些,怎么能——

    但陆淮与已经到了车门前。

    他回头看向宁璃。

    无需言语,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他的意图。

    ——他竟是要陪着宁璃跑这一趟?

    季抒本来打算跟过去的,一看这架势,顿时停下了脚步。

    宁璃也没想到陆淮与居然要跟她一起。

    他对她未免也太信得过了,难道就不担心她出什么岔子?

    小松山山路盘绕,一共有七个连续弯道,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赛车手,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这......

    “宁璃妹妹,等会儿上去,可千万小心啊!”

    程西钺忽然走了过来,

    “钱是小事儿,安全第一,知道吗?”

    他的语气是难得的认真。

    宁璃看他一眼,不知为何,总觉得他好像比之前紧张了些。

    这是......因为陆淮与要上车?

    对了,陆淮与如今在云州是养病的,这么跑一趟,可能是折腾了些。

    她应了一声。

    “好。”

    ......

    轰——

    两辆超跑一字并列,引擎的轰鸣声瞬间点燃全场!

    周围人群爆发出阵阵口哨与尖叫声,几乎冲破这浓郁夜色。

    宁璃参赛,还是和蒋凡交手,本来就够刺激的了,何况她身边副驾还是坐着陆淮与!

    与四周的热烈相比,宁璃倒显得格外冷静。

    她熟练的把车子各项检查了一遍,这才摸向方向盘。

    “安全带。”

    她提醒道。

    陆淮与一边拉过安全带,一边懒懒问道:

    “以前比过几场?”

    “没几场。”

    宁璃最开始接触这个,其实是因为宁海舟。

    他是酒驾出的事儿,连带着她也被这罪名牵连。

    年纪还小的时候,她还不太懂那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就是因为酒和车,她才没了爸爸和妈妈。

    她开始在路上注意各种各样的车,翻一些和车相关的书,偶尔还溜去汽修厂。

    老板看小姑娘身世可怜,又长得可爱,就一直颇为照顾,纵着她去玩儿。

    看得久了,宁璃就学会了一些东西。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老板发现她居然对这东西上手的很,就答应让她做个兼职。

    偶尔修车,大多是搞改装。

    有时候心情不好,宁璃就开车出去跑一圈。

    她对比赛其实没太大兴趣,玩儿了几次就罢了,何况一年前出过事儿,正巧就被奶奶知道了。

    从未对她生过气的老人家第一次被她气的直掉眼泪。

    宁璃从那就再不碰车了。

    然而重新活过一次,她才知道,有些事,做了比不做更好。

    奶奶如果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应该——也不会生气的吧?

    一道哨声拉回宁璃的思绪。

    她看向前方,转动钥匙,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轮胎摩擦地面,几乎要点燃星火!

    明亮交错的光映在陆淮与脸上。

    他低声一笑,开玩笑似的道:

    “那我这条命,可就交到你手上了啊。“

    哔——!

    哨声起,黑白格棋落下!

    宁璃一脚油门踩到底,红色超跑瞬间飞驰而出!

    蒋凡那辆明黄色超跑几乎是同时跟了上去!

    烟尘四起,两辆车瞬间驶离!

    ......

    看着那迅速消失在眼前的两辆车,程西钺皱起眉。

    季抒看他一眼,笑得放肆:

    “西钺哥,不用担心,这一场宁璃赢定了。”

    虽说蒋凡在这里赢过不少次,可偏偏他今天撞上的是宁璃。

    季抒提前在心里为他默哀了三秒钟。

    不知道这位二世祖今天输光了底裤,回家会不会被打个半死。

    程西钺没说话。

    他不是担心输赢。

    他是担心......陆淮与。

    ......

    宁璃开的飞快,一路向上攀爬,两边的景色迅速后退。

    后面的蒋凡咬死了她,紧追不舍。

    和宁璃比起来,蒋凡对这里太熟了,也最清楚怎么跑才能更快更安全。

    很快,他的这一点优势就显现出来。

    在到达第三个弯道的时候,他终于成功反超!

    这盘山公路很窄,且越是往上,越是陡峭。

    也就是说,后面宁璃再想赢回来,难度就大了不少。

    宁璃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直跟在后面,没有再试图超车,但也始终没被蒋凡甩开。

    两者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蒋凡看了后视镜一眼,嗤笑出声。

    “就这点本事,也想赢我?”

    小松山这七个弯道,一个比一个危险,只有第三个和第六个是最适合超车的。

    不过,这个宁璃初来乍到,估计是不清楚这些的。

    她输定了!

    车子一路飞驰,眼看着马上就要到第六个弯道。

    副驾负责计时的女人兴奋喊道:

    “蒋少,十一分三十六秒!”

    这是蒋凡在小松山跑到这位置所用的最短时间!

    明黄色超跑瞬间绕过第六个弯道!

    蒋凡冷笑,宁璃已经错失了最后的机会。

    也不知道她吃了这么多尾气到底图什么。

    很快到了最后一个大弯道。

    这是角度最险的一个弯道,曾经出过不少次事故。

    若不小心从这里飞出去,就是车毁人亡。

    蒋凡放慢了速度。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无意间瞥见后面的宁璃正在迅速靠近!

    她居然没有减速!?

    她疯了!

    片刻差距——两辆车错身而过,宁璃再度反超!

    蒋凡忍不住骂出声,血往头上涌,差点就要提速。

    但心底的恐惧终究还是让他压下了这份冲动。

    “自己找死,老子可不奉陪!”

    红色超跑以极快的速度从弯道飘过!

    只要再偏一点,便要坠下山崖!

    刺耳的轮胎与柏油路摩擦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然而,预想中的画面并未出现。

    车身以惊人的灵活性险险掠过最后一个弯道,直冲山顶而去!

    蒋凡心里一沉!但此时再想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差距被彻底拉开。

    宁璃几乎是一骑绝尘。

    终于,一声哨响!

    宁璃率先冲过终点!

    “十三分十四秒!新纪录!”

    难掩兴奋的声音传来。

    在山顶等待的众人齐齐沸腾起来!

    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声:

    “妹子!按规矩,赢了的人可是要当众接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