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车,送你

    那声音低沉悦耳如大提琴,落入耳中,带起细碎的酥麻。

    宁璃回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清隽无双的容颜。

    她眨眨眼。

    “陆二少?”

    陆淮与眼帘微垂,扫了小姑娘一眼,又看向季抒,眉梢微挑。

    “这是要去哪儿?“

    不知为何,宁璃忽然就有种做错事被抓包的错觉。

    季抒此时也后知后觉,隐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如此姿容,又是姓陆。

    陆淮与!?

    他怎么来这了!?

    不是,关键——他好像和宁璃还很熟悉的样子?

    之前也没听她提过啊!

    宁璃顿了顿。

    “有点私事儿。”

    陆淮与眼眸微微眯起。

    私事儿?

    刚上高三的小姑娘,能有什么私事儿,需要这么晚去处理?

    他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

    “拿着。”

    宁璃奇怪的接了过来。

    “什么东——”

    看清那一摞教辅书和卷子,宁璃剩下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高三了,心思就多放在学习上。”

    陆淮与淡声说道。

    宁璃看着那崭新的厚厚的一沓书,心情复杂。

    陆淮与到底怎么想的!?

    “陆二少,您这么晚过来,不会就是专门来给我送这个的吧?“

    宁璃缓缓开口。

    陆淮与散漫道:

    “和程西钺约在这,他迟到了,随便逛了逛。“

    宁璃将信将疑。

    这两位少爷约在哪儿不好,偏偏在二中门口?

    她没记错的话,陆淮与高中只上了一年,大学更是只用一年半的时间,修完了两个学位。

    他居然还知道高三要买什么书?

    但是,要说他是专门过来给她送书,好像也有些异想天开。

    陆淮与看了她一眼。

    宁璃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把那些书一本本的装进了背包里。

    原本空荡荡的背包立刻变得鼓鼓囊囊。

    宁璃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拿过这么多书了。

    旁边的季抒终于回过神来,笑着打招呼:

    “陆二少?我是季抒。”

    他眉眼英朗,浑身上下都透着不羁的野性,利落洒脱,朝气蓬勃。

    的确是少年时候,招人的惹眼模样。

    陆淮与颔首,矜贵自持:

    “陆淮与。”

    一辆车出现在街道拐角,往这边驶来,最终停在了几人身边。

    程西钺从车窗探出头来。

    “哟,宁璃妹妹,好巧,你也在呢?“

    宁璃默了一瞬。

    “程大少,我是二中的学生。“

    在这碰见她也算好巧?

    陆淮与淡淡瞥了他一眼。

    “晚了五分钟。”

    程西钺:???

    他刚还在饭局上呢,就接到陆淮与的电话,让他过来。

    他什么都没来得及问,撂下那一桌子人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结果还被说迟到了!?

    奈何当着宁璃的面,他也不好说这些,只能默默又在心里记上一笔。

    什么兄弟,工具人罢辽!

    陆淮与又看向宁璃:

    “太晚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去做也是一样,先送你回家。”

    宁璃摇头。

    “不行。”

    陆淮与和她对视一眼,看到小姑娘眼里的坚持,眉心微动。

    片刻,他妥协:

    “上车,送你。”

    宁璃原本是不想麻烦他们的,但想到季抒,这的确是眼下最合适的办法。

    “多谢。”

    她冲着季抒说道:

    “你把车放这,叫人过来骑走,你跟我坐车过去。”

    季抒皱起眉。

    他倒不是对这事儿有什么抵触。

    季家和程家有些交情,他和程西钺虽然不熟,却也是认识的。

    可今天晚上他们是过去......就这么冒然带着程西钺过去算怎么回事儿?

    更不用说还有个京城来的陆二少。

    宁璃似乎很不希望他骑车,但他们认识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喜欢这个,也没说过什么。

    现在这到了云州,怎么......

    程西钺眼神扫了一圈,笑了。

    “季抒,宁璃妹妹都发话了,你还愣着干什么?再说,我可不是人人都给当司机的。“

    他比季抒年长几岁,这话说的季抒没法反驳。

    季抒本也是个潇洒的性子,闻言笑了起来,甩了甩银灰色的头发。

    “这有什么不能行的?”

    说着,他利落下车,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接车了。

    一行人准备上车离开。

    陆淮与拉开后门,冲着宁璃抬了抬下巴。

    宁璃走过去,刚走到车门处,要弯腰进去,就感觉肩上一松。

    她回头,就瞧见陆淮与一手勾着她的背包。

    那沉甸甸的背包在他手里跟没什么重量一般。

    察觉到宁璃的视线,他垂眸看她,唇角掀起一抹极淡的笑。

    “这么沉,也不怕压个。“

    身高一六八的宁璃:“......”

    您开心就好。

    季抒跟着宁璃就要钻到后排,然而还没动作,忽然觉得脊背一寒。

    他缓缓扭头,就撞上一双深邃清冷的凤眼。

    一股无形的压力,沉沉压在了肩上。

    程西钺笑道:

    “季抒,咱们有段时间没见了吧?坐这聊聊?”

    季抒顿觉获救,立刻绕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陆淮与这才上车。

    程西钺这车的空间其实很大,但不知为何,陆淮与一坐在旁边,宁璃就感觉周围的空气似是变得粘稠了起来。

    清淡的冷香从他身上弥漫开来,如雪松般清冽。

    程西钺发动车子,顺口问道:

    “宁璃妹妹,去哪儿?”

    宁璃神色平静,轻声:

    “小松山。”

    程西钺错愕抬眸,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刚刚闭上眼睛准备休息的陆淮与眼睫轻颤,缓缓睁开眼。

    “小松山?”

    程西钺眉头飞快的皱了下,又有些担忧的看向陆淮与。

    他靠在椅背上,脸容半隐在阴影中,只能看到那一抹眸色深深。

    其中情绪,着实看不清晰。

    小松山是云州郊区的一处景点,山峰险峻,风景一绝。

    但它之所以如此出名,是因为——那里是云州地下赛车的比赛场地!

    小松山每个月都会举行比赛,参赛者身份大多非富即贵,所以奖金极高,也因此竞争一向十分激烈。

    他怎么也想不到,宁璃居然是要和季抒去那!?

    程西钺讪讪一笑,怀抱着渺茫的希望,试探的问道:

    “宁璃妹妹,你去那是......想看热闹?“

    宁璃摇头,认真道:

    “不是。”

    “我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