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姑娘大晚上乱跑什么

    叶瓷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

    宁璃居然让她帮忙写检查?!

    这算什么——

    “嗯?”

    宁璃眉梢微挑,

    “刚才不还说,什么忙都愿意帮吗?这点小事儿应该不会让你为难吧?“

    周围安静的落针可闻。

    就在这时,旁边伸出一只手,接过了那张纸。

    林周扬笑嘻嘻道:

    “哎呀,写检查这种事我熟!我来我来!”

    叶瓷从小品学兼优,哪里会做这个。

    “再说,叶瓷这双手就适合画画,哪儿能干这种事儿?是不是?”

    任谦旁边瞧着,嗤笑一声。

    林周扬喜欢叶瓷两年了,人是一眼没多看他,可他还是愈挫愈勇。

    叶瓷抿了抿唇。

    “谢谢。但这事儿还是——”

    林周扬顿时受宠若惊。

    “不谢!小事儿!”

    看样子,是说什么都要帮忙写了。

    宁璃懒懒收回视线。

    上辈子,她怎么就没看出来,隐藏在那张笑脸后的轻鄙与嫉恨呢?

    叶瓷其实和叶晟一样,都将她当做他们家庭的侵入者,只不过叶晟年龄尚小,还不懂得掩饰。

    “还有事儿?”

    宁璃眉眼间沾染几分不耐。

    傻子也看得出来她对叶瓷的不欢迎了。

    叶瓷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她微微垂眼,神情有些失落,还带着点委屈,瞧着倒像是受了莫大的欺负。

    班里不少人面面相觑。

    这对“姐妹”,看起来关系可不怎么样。

    程湘湘见叶瓷吃瘪,顿时来了脾气。

    “小瓷,你就这么任她欺负你!?”

    叶瓷拉了拉她的手,勉强笑了笑。

    “宁璃姐刚来,估计是还不适应。”

    程湘湘翻了个白眼。

    “拽什么拽!还不是寄人篱下!吃人家的用人家的,反倒把自己当千金了!“

    这声音尖锐,班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少人去看宁璃,却发现她一手托腮,脸上非但没有难堪之色,反而唇角微勾,直直看了过去。

    “吃你家大米了?”

    程湘湘顿时一噎。

    “叶家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置喙吧?“

    她是外人,但好歹她和苏媛有着不可否认的血缘关系。

    程湘湘又算什么?

    程湘湘本想反驳两句,撞上那双琉璃般清冷漠然的眼睛,却又忽而心生不安,闭上了嘴。

    半晌,她才凑到叶瓷身边,不甘心的说道:

    “叶瓷,你看到了吧?她太嚣张了!这种人以后你可要小心着点,别离她太近!”

    叶瓷眉头轻蹙。

    “我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宁璃姐好像很讨厌我......“

    明明从宁璃来叶家,她一直表现的很热情周到,怎么——

    宁璃看向窗外,九月的阳光灿烂耀眼。

    这算什么。

    欠她的,她会连本带利讨回来!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除了中间有些慕名而来的人,隔着窗户偷偷看宁璃,宁璃过的还算清净。

    下午六点,叶瓷就被接走了。

    决赛在即,她这几天都会专门腾出时间去展老师家练习和准备。

    宁璃直到晚上九点晚自习结束,才起身离开。

    她之前已经和叶家说过,晚上会自己回去,叶家人也乐得省事儿。

    华灯初上,宁璃随着放学的人流走出校门。

    前面忽然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中间还夹杂着女生的惊呼。

    宁璃似有所觉,抬眼看去。

    前方不远处,一辆黑色的重型摩托正停在校门口。

    坐在车上的少年穿着黑皮夹克,身姿劲瘦。

    他摘下头盔,露出一张英朗又不羁的脸。

    一头银灰色短发,咖啡色眼瞳锐利放肆,浑身上下都透着骨子里天生的野性。

    浓墨重彩,与周围这些身穿校服规规矩矩的少年少女们格格不入。

    他长腿支地,环视一圈,而后眼神凝视在一点,勾唇一笑,吹了声口哨。

    所有人齐刷刷扭头,惊了。

    他找的人是......宁璃!?

    宁璃:“......”

    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

    “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她自己会过去?

    季抒笑着看她:

    “您都开了尊口说要来了,我要不亲自来接,说的过去吗?“

    宁璃上下打量他一眼:“那倒也不必这么——“

    骚。

    季抒知道她要说什么,也不介意,把头盔递了过去。

    “上车,带你去。”

    ......

    同一时刻,街对面一家书店。

    陆淮与站在高三教辅资料的书架前,一手拿着电话低声说着什么,一边在书架上挑着。

    “......嗯,今年刚上高三,成绩......中等吧,物理成绩好像差一点。”

    “《五三》已经拿了。”

    “《云冈秘卷三十套》?是这个吧?会不会难了点?“

    他挑的很仔细。

    对面的周翡快疯了:

    “陆二少,陆二爷!您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您自己上高中的时候挑资料都没这么用心!不对!你那时候根本没做过!“

    陆淮与不为所动。

    “就这些,够了?”

    周翡暗搓搓咬牙:“够了!”

    够给你拉一车仇恨值了!

    “行。”

    陆淮与看了眼腕表。

    “她应该下晚自习了,我把书送过去,挂了。”

    周翡一愣,惊了:

    “哎等等!晚自习?我们学校的学生!?你——“

    陆淮与没理会他,挂了电话结账。

    收银员多看了他好几眼,笑着问道:

    “先生,您这是给家里孩子买资料的吧?“

    这男人矜贵清冷,看着不过二十左右,会来买这东西,想也知道是送弟弟妹妹或者侄子侄女的。

    陆淮与思索片刻,笑了声。

    “嗯。“

    收银员把一摞书装起来,感叹道:

    “那您可真是上心啊!”

    她当初要有这种姿色的男人送教辅书,她早就考上西京大学了啊!

    陆淮与拎着一袋子书,推门而出。

    然而刚一抬眸,凤眼微凝。

    ......

    宁璃低眸看了一眼头盔,眉头飞快的拧了一下。

    上辈子,季抒得知她出事,匆忙赶来,结果出了意外,死在了路上。

    他是季家独子,他死之后,季父季母伤心欲绝,季家生意一落千丈。

    叶家趁虚而入,联合其他家族共同瓜分了季家的生意。

    季家就此没落。

    她也陷入漫长的自责与愧疚,长夜无法安睡。

    “换车。”

    她道。

    季抒一愣。

    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忽而传来一道慵懒清冷的声音:

    “小姑娘大晚上不回家好好做作业,怎么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