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这学生,我们收不了

    宁璃脚步一顿,缓缓转过身去。

    此时正是课间,几个少年少女站在一处,对她指指点点。

    看清宁璃的容貌后,几人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随即,其中一个少女撇撇嘴,眼神嘲讽而鄙夷。

    “叶瓷真可怜,居然要和这种人住在一起。杀人犯的女儿,说不定将来也会是杀人犯!“

    她并未压低声音,所以宁璃听得清清楚楚。

    对方本来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她爸爸杀了人的!万一她也和她爸爸一样怎么办?

    ——老师!我不想跟她坐一起!

    ——她妈妈也跑了!肯定是她和她爸爸都有问题!

    ——哈哈!考第一又怎么样?有人生没人养,没人要的小杂种!

    ......

    混乱尖锐的声音充斥脑海,刺的她脑仁生疼。

    这样的话,从她记事儿起,就听了不知多少遍。

    最开始的时候,她茫然无措,不知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只能哭着跑回家。

    奶奶抱着她,只一遍遍说着:“我们阿璃才不是没人要,阿璃是天下最好的孩子。”

    奶奶说她没错。

    可她的声音太过微弱。

    宁璃尝试了许多办法,却依然无法消解那些人的针对。

    后来她便学会了沉默,让自己活成一个透明人。

    成绩中等,脾性内敛,沉默寡言。

    渐渐地,那些人终于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就各自了之。

    直到——苏媛将她接回叶家。

    他们说让她努力点,争点气。

    她以为自己出色些,便会赢得他们的接受。

    可当她入学第一次月考,考过了叶瓷的时候,迎接她的,却是勉强的笑容,和长达数年的嫉恨。

    死过一次后,她才终于明白,即便一个人什么都没做错,也依然可能会被刁难被抹黑,被推入绝境。

    有些恶意,本就没有来由。

    而沉默和退让,只会让他们更嚣张。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宁璃冷声开口。

    少女的声音平静清越,一双幽静深邃的桃花眼透着沁骨的寒意,令人不寒而栗。

    那几人脸上嘲讽和得意的笑容顿时僵住。

    说话的少女下意识心生畏惧,恼羞成怒: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谁不知道你爸爸开车撞死了人,现在又死皮赖脸的缠上叶家!?你——”

    宁璃忽然抬脚走了过来。

    那少女心里“咯噔”一下,剩下的话忽然就卡在了喉咙,说不出来了。

    旁边的一个男生察觉不对,立刻上前:

    “你想干什么!?”

    这里是办公楼,她能怎样?

    宁璃一脚踢在他的小腿!

    那男生痛呼一声,脸色立刻白了。

    几个人都没想到宁璃居然二话不说就动手,而且就在教导处办公室门口!

    她怎么这么嚣张?

    宁璃一把抓住那少女的校服领子,一把把人推到了栏杆上!

    那少女脊背一疼,上半身顿时悬在了栏杆之外!

    “啊!”

    周围几人齐齐傻在当场。

    那女生心底一空,脸上的嚣张终于不见,只剩下满眼的恐惧。

    “救命——”

    “宁璃!”

    一道气急败坏的斥责声忽然从旁边传来。

    苏媛临时去办了点事情,正好在回来的路上碰到孙主任,就一起上来了。

    谁知道刚上楼,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看着那个浑身散发着冷意,好像随时都会把人从楼上推下去的少女,苏媛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你在干什么!“

    十年豪门生活养出来的气度,此时已烟消云散。

    苏媛气的浑身发抖。

    宁璃却好似根本没听见她的声音一般,盯着那惊慌失措满脸涨红的少女,眼底浮现一抹冰冷狠戾。

    “道歉。”

    她命令道。

    那少女被她这样吓傻了,眼泪不断涌出,惨白的唇瓣微微颤抖。

    “对、对不起......“

    宁璃并不意外他们知道她的身世。

    尽管她现在还未正式入学,但牵涉到叶家叶瓷,学校里当然有的是人“帮忙”,将她的事传的人尽皆知。

    这些人,不过是来打头阵的。

    背地里不知还有多少人在等着在她头上踩上一脚。

    她若和上辈子一样一味忍让,只会让自己陷入更艰难的境地。

    “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记住了么?”

    那女生连忙点头,满脸泪痕。

    宁璃这才把人拉回来,松开手。

    那女生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宁璃这才抬眼。

    “没什么,初来乍到,和同学交流交流。”

    走廊上瞬间死寂。

    孙泉和苏媛的脸色都变得极为精彩。

    她刚才做了什么,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她居然还敢这么说?

    苏媛忍不住道:

    “考试还没结束,你就出来打架?这都是谁教你的!”

    她的脸面今天算是被丢尽了!

    宁璃纠正道:

    “我考完了。”

    考完了?

    莫非是交了白卷!?

    孙泉走过来,神色严肃。

    “叶夫人,这样的学生,我们二中怕是容不下。“

    这还没入学呢,就差点把同学从楼上推下去,谁知道以后她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

    叶家就是面子再大也不行!

    苏媛难堪不已。

    本来以宁璃的成绩,转学过来就很难了,结果她还闹这么一出!

    她不能上二中倒是其次,叶家的名声也要受累。

    ”孙主任......“

    她想辩解两句,却也觉得根本没什么立场。

    想起刚才宁璃那神情漠然而放肆的模样,她心里就感到无比陌生,甚至还有一丝后怕。

    这真的是她的女儿?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

    孙泉摇摇头:

    “叶夫人,这学生,我们不能收。”

    正此时,教导处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周翡匆匆走出,似是在找人。

    “宁璃?宁璃?“

    他一扭头,看见宁璃,就连忙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道歉:

    “哎呦,真是对不起,我刚刚给你拿错卷子了,你——”

    察觉到走廊里的诡异氛围,他脚步一顿,这才后知后觉的问道:

    “......怎么了这是?”

    孙泉道:

    “拿错了卷子也没事儿,这学生,我们不收了。”

    周翡声音顿时高了八度:

    “这怎么能行!?”

    不等孙泉反驳,他一把将卷子递了过去,满脸都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孙主任!你看看这卷子!这是上届高三火箭班的冲刺卷!她的理化生都是满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