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九位数的表

    叶晟从小娇生惯养,少爷脾气大的很,听到这话顿时不高兴了。

    “你又是谁啊!?我们家的事儿,轮得到你来管?!“

    听到这话,苏媛心脏狠狠一跳!

    她连忙斥道:

    “叶晟!怎么说话的!”

    这位陆二少,哪怕是叶明也不敢怠慢,叶晟这么说话,不是彻底把人得罪了么!

    叶晟从未见过母亲这样严厉,一时愣怔住。

    苏媛快步走过去,拉住叶晟:

    “还不快跟陆二少道歉!”

    叶晟被她抓的手腕有点疼,又听她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顿时满心委屈涌了上来,一把甩开苏媛的手。

    “我才不道歉!我又没说错!“

    他今年虽然才十岁,但体格健壮,站在那活生生一个肉墩子。

    苏媛保持身材,体量纤纤,一时不注意,直接被他狠狠推开,踉跄几步,差点跌倒在地。

    她蹬着黑色细高跟,如此一来,直接狠狠崴了脚。

    “嘶——”苏媛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妈!”

    叶瓷见状,也连忙过去,扶住苏媛。

    “妈,你怎么样?赵姨,快去拿药来!”

    赵姨应了一声,赶忙去了。

    叶晟红着眼睛喊道:

    “你有了新的女儿,果然对我和姐姐没有以前好了!你是不是要她,不要我们了!?”

    苏媛一愣。

    叶瓷略微抬高了声音:

    “小晟!”

    叶晟扭头,恶狠狠的看着宁璃:

    “都怪你!我们一家人本来过的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来破坏我们?为什么抢走我妈妈!你走!这里不欢迎你!“

    他的脸上满是被抢了心爱之物的愤怒,似乎宁璃若不走,他便要冲上来亲自将她赶出去。

    苏媛看他哭,心疼的不行:

    “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和姐姐?妈妈哪里舍得?”

    叶瓷看了宁璃一眼,清纯温柔的脸庞上,神色焦急又羞愧:

    “宁璃姐,小晟只是一时拗不过来,没有别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啊!“

    当然没有别的意思。

    孩子的话,再直白不过。

    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他的真心话。

    而这样年龄的小孩,能说出这种话,证明这也是叶家人的真心话。

    陆淮与唇角笑意渐渐敛起,眼瞳之中似是覆盖了一层冷霜。

    他微微偏头,看向宁璃。

    小姑娘站在原地,头顶华丽繁复的水晶吊灯闪烁着细碎光芒,勾勒出她单薄纤细的身形。

    这前厅富丽堂皇,她那一身简单朴素的白衬衫黑牛仔,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对面那个女人,是她的生母,然而此时却也和一个陌生人无异。

    她能在她才六岁的时候决绝离开,再不联系,也能当着她的面,和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亲昵搂抱,更能在她眼前,那般自然而然的对自己的小儿子说妈妈怎么舍得。

    她们母子三人,才是一家人。

    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片刻,却发现从头到尾,她都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手拽着背包带子,一手插兜,神色平静的过分,甚至显得冷淡。

    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毫无瓜葛。

    她不过是这一场闹剧的看戏人。

    而后,他听到她开口,声调清冷:

    “不会。”

    叶瓷反应了一瞬,才意识到宁璃的意思是,她不会将叶晟的话放在心上。

    这本就是她们想要的答案,可不知为何,此时听到宁璃这么淡淡开口,却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相较之下,她们倒是显得小气了。

    尤其,还是当真那个人的面......

    叶瓷抬眼,飞快看了一眼那站在门边的清隽挺拔的身影,又迅速收回视线。

    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脸上也不受控制的一阵发热。

    陆二少的名号,她是听过程湘湘提过的。

    本来还觉得传言不可信,然而此时亲眼见了,才知道什么叫名副其实。

    她抿了抿唇,这才鼓足勇气说道:

    “陆二少,您先进来坐吧。今天实在是对不起——“

    陆淮与懒声道:

    “进去就不必了,我本也没打算管你们叶家的事儿,只不过,没见过有人用飞镖往人脸上扔的,觉得有些稀奇罢了。“

    叶瓷和苏媛闻言都是心中一沉,齐齐扭头看去,这才看到地上除了青花瓷大大小小的碎片,一只腕表,还有......一把飞镖!

    尖端锋利无比,光泽冰冷。

    若非陆淮与出手,这飞镖极有可能直接毁了宁璃的脸!

    苏媛脸色都白了。

    叶晟也似乎终于有些心虚,低下了头。

    想起他刚才的话,苏媛到底不舍得再训,只得深吸口气,扭头看向宁璃:

    “宁璃,以前小瓷和小晟,都......都不知道你的存在,尤其是小晟,暂时可能还没办法接受你,一时冲动才做出这种事情来。他还小,不知轻重,你——”

    忽然有人笑了声,嗓音低沉悦耳。

    “十岁了,连飞镖伤人都不知道,叶家的家教,还真是别具一格,令人大开眼界啊。“

    苏媛立刻闭嘴。

    宁璃终于扭头,又看了陆淮与一眼。

    他这是在帮她出头?

    可是无缘无故的——

    ”怎么了这是?“

    一楼的动静终于惊动了二楼的叶明。

    他从茶室推门而出,走到楼梯处,皱着眉头往下看,第一眼就瞧见他那碎了一地的青花瓷。

    他脸色一变。

    叶晟抬头看了过来,看到他,顿时如同找到了靠山般:

    “爸!他们打碎了你的青花瓷!”

    在他看来,宁璃和陆淮与是一伙的,说是他们打碎的也没错。

    叶明觉出不对,先是看了宁璃一眼,而后又迅速看向大门,瞧见那位正站在那,顿觉不好。

    叶晟却没所觉,扭头冷哼一声:

    “你那只表值几个钱?我爸的那只青花瓷,买的时候花了一千一百万!你还是先想想怎么赔吧!”

    叶明立刻喝止:

    “叶晟!你给我闭嘴!”

    叶晟直接被吼蒙了。

    叶明却顾不得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道:

    “二少别在意,不过是一个摆件儿,碎了便碎了......”

    此时,程西钺也走了出来。

    他靠在栏杆上,往下扫了一圈,顿时猜了个七七八八。

    听到叶明的话,他笑起来,颇有些幸灾乐祸。

    “哟,陆二,那不是你上个月刚拍的那块表吗?成交价多少来着?一亿三千万,没错吧?“

    话音落下,整个别墅,安静的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