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赔吗

    陆淮与。

    京城陆家,世代勋贵。

    而这位陆二少,更是盛名在外。

    姿容清绝,高岭之花。

    哪怕性子懒散清傲,放恣至极,也还是引得无数京城名媛趋之若鹜。

    但更为人盛传的,是他在商场上的雷霆手段。

    不过,直到他成为陆家真正的掌权者,也未曾娶妻,甚至连半条绯闻都未曾传出过。

    上辈子,宁璃曾经和这位爷有过两面之缘。

    第一面,的确是在云州,不过并不是在叶家。

    那时候她刚刚从旁人口中听说了他的身份,还曾好奇他好端端的,怎么从京城来了云州。

    后来她才知晓,他那次去云州,是去看病的。

    其中内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宁璃也是无意间听了个大概,还感慨即便是这样的天之骄子,也未必能事事完美。

    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会在叶家见到他。

    叶家在云州虽是有头有脸,但和京城陆家相比,不值一提。

    她记得上辈子,陆淮与和叶家似乎无甚交集,否则以叶家人的性子,能攀上这条大腿,定然早就迫不及待宣告全世界了。

    也不知这次为何纡尊降贵,跟着程西钺来了。

    不过......

    来了,却连车门都没下,也确实是半点面子没给了。

    这样的傲性,寻常人还真伺候不起。

    偏偏这个人是陆淮与。

    此时,苏媛已经从赵姨那里听到了陆淮与的身份,当即也是吃了一惊。

    “......贵客莅临,怎么不请进去?”她微微拧着眉,问道,“这也太失礼了。”

    赵姨连忙解释:

    “夫人,这是程大少爷的意思,说陆二少最近休息不好,在车上才难得小憩了一会儿,让我们不要打扰。”

    这是程西钺的话,但显然更是陆淮与的意思。

    苏媛听了,虽然心里也觉得奇怪,但也没多说什么。

    人家是什么出身,想睡哪儿不行?若贸然吵醒得罪,可是不好。

    “那我们先进去。”

    苏媛压低了声音,扭头催促宁璃。

    宁璃收回视线,背起包跟着下了车。

    一行人朝着大门走去。

    车内,陆淮与目光微凝,忽而笑了声。

    昨天,程西钺把小姑娘的资料全都给了他,连说小姑娘命苦,再三警告他不要欺负人家。

    可他瞧着,这小姑娘,可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呢。

    小脾气,藏得可不够好。

    ......

    “妈妈!您回来啦!“

    刚一跨进大门,一道欢喜清脆的声音便从前厅传来。

    这声音刺的宁璃眼角一跳。

    她不动声色的抬眸,看向前方。

    一个身穿白色薄纱连衣裙的少女,正朝她们快速走来。

    剪裁得当的衣裙完美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曲线,一头及腰的黑发柔顺垂落,面容姣好,杏眼明亮。

    通身气质高贵温婉,又带着点见到亲近之人才会显露的亲昵与活泼。

    看到她,苏媛脸上神色也瞬间温柔了许多,伸手将她抱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肩。

    “小瓷,你今天不是说要和湘湘去看画展吗?怎么在家?”

    叶瓷在她怀中蹭了蹭,撒娇道:

    “我担心妈妈呀!“

    她微微撤离苏媛的怀抱,眉眼间带着几分担忧:

    “新闻上说,昨晚上连云高速上出车祸了,虽然知道妈妈你们留宿临城,但还是不放心,就想着还是在家里等着呢。“

    苏媛摸了摸她的脸,瞧见她眼下似乎有着淡淡乌青,心疼道:

    “小瓷一晚上没睡?其实不用担心妈妈的......”

    叶瓷抿唇一笑。

    ”我想等着您啊。“

    苏媛道:

    “下次妈妈一定不再让小瓷担心了,以后不要再这么等了,熬坏了身子,也是妈妈心疼,知道吗?“

    宁璃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眼角划过一抹淡淡讽意。

    好一个母女情深。

    任谁看到这一幕,都会认为这两人是亲母女。

    叶瓷等了她一晚上,她就这么心疼。

    她等了十一年,也未曾听她说过一句抱歉。

    叶瓷目光一转,似乎这才看到宁璃一般。

    当看清宁璃的模样,她嘴角噙着的笑意忽而凝固了一瞬。

    眼前少女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身黑色牛仔裤,单肩背着一个黑色背包。

    分明是再简单不过的搭配,穿在她的身上,却好看的过分。

    刚刚过肩的黑发垂落,衬得脖颈越发纤长白皙。

    最引人注意的,是那张脸。

    干净,漂亮。

    那双桃花眼流光氤氲,眉宇间又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洒脱放恣。

    只往那一站,无需言语,便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叶瓷弯起眼睛笑:

    “妈妈,这就是宁璃姐姐吧?”

    苏媛有些尴尬。

    这些年,她从没有在叶家提起过宁璃的存在。

    “对。从今天起,宁璃也住在家里了。你爸爸呢?“

    叶瓷指了指楼上:

    “爸爸正在二楼呢,西钺哥也在。”

    其实,叶家和程家虽然都是云州豪门,但双方交情算不上多深。

    叶家在云州从事酒店业,以前只能算二流,前些年遇到机会,才一跃而上。

    和程家这样底蕴深厚的世家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

    不过,叶瓷和程家的小小姐程湘湘是闺蜜,也就跟着喊一声西钺哥。

    苏媛点点头,对赵姨道:

    “你先带宁璃去她的房间看看。”

    程西钺来了,外面还有位陆二少,估计短时间内,叶明是没时间理会宁璃的事情的。

    赵姨还没应,叶瓷便道:

    “妈妈,姐姐的房间和我的挨着,还是我去吧。”

    眼看她如此懂事,苏媛心宽不少。

    “行,看完你也早点去休息。”

    叶瓷带着宁璃往楼上去。

    然而,宁璃刚刚走出一步,旁边便忽然飞来一道冷风!

    宁璃眸子微眯,脚下一动,就要闪躲开来。

    忽而“叮”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打飞,撞到了茶几上的青花瓷。

    砰!

    青花瓷瓶瞬间四分五裂!

    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忽然尖叫一声,从沙发后面冲了出来,指着宁璃骂道:

    “啊!你打碎了爸爸最喜欢的青花瓷!你赔!”

    她一愣,回头看去。

    陆淮与不知何时下了车,正斜斜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小男孩。

    “巧了,你爸爸的青花瓷撞坏了我的表,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