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疗养院终老

    “慕唯恒犯的错我不会包庇,不过……”慕老太太顿了顿,又委婉地换了一种说法:“他是我唯一的儿子了,也是峥衍的爸爸,如果他坐牢,消息传出去,对整个慕家都是负

    面影响,以慕家如今的地位,很可能还会引起整个股市动荡,你能理解么?”

    乔心安心凉了半截,从看到慕老太太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应该清楚,慕老太太肯定会护着自己儿子。

    “所以呢?”

    “所以,我在西山疗养院给他定了一个床位,对外宣称他病重,需要静养,不许随意出入,也不许人探望,将来就在那里养老吧。”慕老太太恨铁不成钢地说着。

    乔心安顿时懵了,她以为慕老太太是来给慕唯恒撑腰的。

    西山疗养院她知道,是在殷城郊区非常偏僻的小镇上。

    地理位置很一般,冬冷夏热,也没有什么好的资源和医护人员,甚至前段时间还爆出了那里的护工虐待病患的新闻。

    虽然这里环境比监狱宽松点,但按照慕奶奶的说法,和坐牢没什么区别。

    “妈!你说什么疗养院?”慕唯恒也慌了,他再对孙女愧疚,也不想去变相坐牢啊。

    “你不是来保我的么,我不去疗养院!我还等着将来抱孙女呢,溪溪,你快帮舅舅劝劝你外婆……”“舅舅,做错了事就要认罚,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知错了么,送你去疗养院已经算是格外厚待你了,我听说西山还有一家精神病院,有不少儿媳妇都把家里闹事的老人送去

    那边,呆个一两年人就解脱了。”

    慕唯恒瞪直眼,严重怀疑自己听错了,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愤怒地指着宁溪。

    “你个死丫头,我是你舅舅,你竟然还落井下石!妈,你是不是被宁溪蛊惑了,我可是你亲儿子,还有你……慕峥衍,我是你老子,你这是忤逆不孝,要被天打雷劈的!”

    慕峥衍也确实挺意外奶奶的选择,冷笑道:“你要不是我老子,你还有命活到今天?”

    “……”慕唯恒眼皮外翻,单手捂着心脏,仿佛被气得心脏病发了。

    慕峥衍完全将他无视了,为自己刚才对慕奶奶的怀疑表示愧疚,接着牵起了乔心安的手。

    “宝贝儿,你说想让他去疗养院,还是精神病院,或者去坐牢?你要是有其他的想法,我也会满足你。”

    深邃的眼眸里,倒映着乔心安的身影。

    仿佛真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乔心安微咬着下唇。

    慕唯恒更加用力地拽着胸口,额头拼命挤出几滴煞白的汗水,配上刚才磕破脑袋流的血,看上去有那么点惨样了。

    “心安,你也不想让峥衍背上弑父的骂名吧?你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突然成了众人的焦点,乔心安眼尾却没有半分情面:“奶奶替你选的西山疗养院挺好的,我和峥衍将来会去看望你的。”

    慕峥衍吩咐林刻:“拖走吧。”

    “……噗。”

    慕唯恒胸口一紧,喉咙涌起一股腥甜,直接狂吐大口的鲜血。

    几个保镖过来分别架着他的胳膊,拖着往外走。

    慕唯恒左踢右踹,却始终挣不脱,被魁梧的保镖像摁砧板上的鱼一样,气得他眼珠暴怒,恨不得要从慕峥衍身上瞪出窟窿。

    “不!我不去那个什么疗养院!我才五十多岁,我还有大把的年华,慕峥衍,你怎么能这么对你老子……唔……”

    慕唯恒被林刻拖走以后,剩下来众人的焦点便凝聚在了沉诺身上。

    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让沉诺整个人处于巨大的惊慌之中。

    她也想要学慕唯恒一样装病,但就连慕唯恒都被慕峥衍送去了疗养院,她装病还能有用么?

    她只能不停地说着求慕峥衍看在她已故妈妈的份上,放她一条活路。

    望着跪在面前像一条狗一样求生的沉诺,慕峥衍依旧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全权交给了乔心安。

    乔心安居高临下望着沉诺,周身弥漫着一股冷意:“我说我要怎么对你才好呢?”

    沉诺仿佛被掐住了咽喉,她很清楚乔心安有多么恨自己。

    落在她的手里,她真的会没命的!“因为你和慕唯恒,我差点死在爆炸里,小尾巴也患有白血病,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也让你尝尝我们母女曾经受过的苦?”乔心安冷幽幽地说着,却丝毫不像

    开玩笑。

    爆炸?白血病?

    不!她不要变成她们那样……

    沉诺吓得脸色倏地惨白,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拼命地摇头。

    “你不能这么对我,峥衍欠了我妈妈的恩,他答应过我妈妈,会一辈子照顾我的……”乔心安看着她这么害怕的样子,无声地讽刺起来:“说的也对,好像让你这么死了,确实太便宜你了,那不如让你去监狱呆一辈子吧?你不是很享受做经纪人被万人簇拥的

    风光么?监狱里有那么多观众看你表演,你应该很喜欢吧,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比死更难受一千倍一万倍。”

    沉诺连想都不敢想那样的惨状和后果,她要做的是慕太太,而不是阶下囚!

    “乔心安,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如果送我去坐牢,我一定会诅咒你不得好死!”她面庞扭曲,近乎崩溃的大喊。

    乔心安露出了久违的微笑。“那我的命一定会比你长的,听说监狱里有很多见不得光的暗黑交易,你可要把你这条命护好了,才能看着我是如何挽着你最心爱男人的手,登上最梦幻的舞台,成为最风

    光无限的慕太太。”

    沉诺不由自主地幻想到了乔心安取代自己成为慕峥衍的新娘,气急败坏:“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情绪越来越激动,沉诺被刺激得胸口剧烈起伏,鼓足一口气朝乔心安冲过来。

    双手想要捏碎乔心安的脖子……

    可慕峥衍哪里会让她在这里放肆?

    骨节分明的手指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锋锐的匕首,在沉诺靠近乔心安的时候,侧身一晃便绕到了乔心安身前,匕首直指沉诺漂亮的脸蛋。

    刀尖划破了肌肤,沉诺躲闪不及,感觉到脸颊渗出了鲜血。

    借着对面光可照人的壁柜门,她看到自己脸上被割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滴。她突然就发不出声音了,像被刺激到了极致,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然后眼前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