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狗咬狗

    慕唯恒听出了她话里的威胁,但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慕峥衍早就不把他当亲爹看待了,就算再遮掩下去,他也不见得还能多风光。

    想到那么可爱的小尾巴,自己当年差点害得她无法降生……

    “不用你抖,我自己说!”其实在这之前,慕唯恒已经跟沈东发了消息,让他把四年前的一切都推到沉诺头上。

    不出意外,应该有很多证据都指向了沉诺。

    但经此一事,与其被这么个疯女人拖下水,不如他给自己赎罪。

    他让人将所有的狗仔都送走了。

    偌大的酒店套房内,安静下来,慕唯恒才郑重其事地跟乔心安道歉。

    “心安,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四年前因为我一时歪念,我想要给慕峥衍再找一个家世背景更强大的女人,所以一直处处针对你。”

    “原本我倒也没有这么恶毒,想等你把孩子生下来,给你一笔钱打发你走,但谁知道……你压根没有怀孕。”“我正在气头上,沉诺这贱人这时候就出来煽风点火,还捏造了一份报告,说你压根不能生孩子,从头到尾都在戏耍峥衍,我考虑到你的背景,当真了,认定你心怀鬼胎刻

    意接近峥衍,然后才有了你和慕亦寒出轨被峥衍在酒店捉奸的那一幕。”

    “但我没想到,事后峥衍不肯和你离婚,甚至还因为这件事出了车祸……”

    “又是沉诺跳出来说,斩草要除根,不能再让你和峥衍有复合的可能性,因此我才会逼你签字离婚,伪造你和慕亦寒私奔的假象……”“我承认,你被人追杀坠崖那件事也是我的手笔,但我当时真的是听信了沉诺的谗言,认定你一直在欺骗峥衍,是死有余辜,我发誓,包括慕亦寒被下药这些恶毒的诡计,

    统统都是沉诺的主意……”“后来看到峥衍和唐春燕在一起,不惜拿村姑当挡箭牌,我又心痛又不止一次的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对你痛下杀手,后悔为了自己强加给峥衍的意愿,导致我们父子决

    裂……”

    “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峥衍能完完整整有个家,能给我生个孙子或者孙女,所以这次小尾巴被绑架,绝对与我无关。”

    “心安,我不敢奢求你能原谅我,但我的道歉还请你接受。”

    字字句句诚恳真挚,偏偏把一切罪恶都推到了沉诺的头上。

    仿佛他只是一个为了自己儿子受到蒙蔽的无辜老父亲!

    沉诺没想到慕唯恒会釜底抽薪,把一切都坦白了。

    可坦白也就算了,他明明一点都不无辜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慕唯恒,你真是无耻,你现在后悔了,想要一家团聚,和孙女共享天伦,就要把这一切都撇干净?可你问问你沾满鲜血的双手,你做过多少恶事,撇的干净么?”

    “九年前,你不满意慕峥衍跟我谈恋爱,所以你威胁我和他分手,好啊,你得逞了,我远走他国,后来峥衍有了乔心安,你又如法炮制!”

    “什么叫做一切都是被我蛊惑?难道我不是你推出来抵抗乔心安的棋子么?”“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你对乔心安不满,你想置她于死地,我不过是看你脸色,被你赏口饭吃,保住我在娱乐圈金牌经纪人的地位罢了!你说你讨厌乔心安,要我替你出谋

    划策,如果我是帮凶,你就是罪魁祸首!”

    乔心安这个女人一概心软,慕唯恒想几句话就撇清过往的罪恶,求她原谅?做梦。

    算起来,九年前如果不是慕唯恒,她和慕峥衍也许早就已经结婚生孩子了。

    哪里轮得到乔心安?

    是慕唯恒毁了她的幸福,也是他逼她做了那么多歹毒的事。

    今晚同样还是他抵抗不住诱惑,和她上床了,他竟然还能信誓旦旦对狗仔说她给他下药?

    她带来的迷药压根还好好的,他们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就算是死,也要拖着慕唯恒一起下地狱!

    不得不说,沉诺此刻已经疯了,眼眶里弥漫着一层鲜红的血丝,看上去狰狞极了。“不是这样,我是被你蛊惑的!”慕唯恒肺部的空气被撕扯着,仿佛有些缺氧,单手捂着胸口:“要不是你当初找上我,说乔心安生不了孩子,是蓄意谋夺慕家的家产,我会

    派人去杀她?”

    “哈哈,真是好笑,似乎我不找你,你就不会对付乔心安一样,扪心自问,你慕先生何时看得起我们这样平民女了?你不是一心妄想给慕公子找个世家名媛么?”“我是想找名媛当儿媳妇,但乔心安当时怀孕了!我如果知道,还会去谋杀我的孙女么?一切都怪你!峥衍,这次小尾巴被人绑架也是她做的,你千万不要信她的鬼话,送

    她去警局吧,让警方好好调查她买凶的罪证,她竟然还想倒打一耙,挑拨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

    “以你的恶毒程度,谁知道是不是你事情败露以后,故意扣在我头上?峥衍,你爸爸才是真凶!我是无辜的……”

    两人一言一句地陷入了争吵,慕峥衍忽而慢条斯理地笑了。

    那笑容不达眼底,很冷很冷,仿佛恶魔的微笑,阴霾中透着狠戾。

    慕唯恒和沉诺两人齐刷刷打了个寒颤。

    “你们二位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慕峥衍慵懒挑眉,对林刻道:“把人都给我拖进来。”

    人?

    什么人?

    沉诺和慕唯恒互相对视了眼,又飞快错开,都朝着门口屏气以待,彼此间生出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果真,下一瞬,林刻带着几个被虐打后不成人形的男人走了进来。

    几人被狼狈丢弃在地上,鼻青脸肿,浑身染满了鲜血,或胸或脸或腹部,血肉模糊的一团,遍布伤口,很明显受过严重的拷问。

    其中两个一看到沉诺就不停地求情。

    “沉小姐救我,救救我啊……当初是你让我们给乔心安和慕亦寒下药的,也是你让我们找人去谋害乔心安和小小姐的,救命啊……”

    这不是四年前迷晕乔心安的两人么?

    明明已经去了国外,怎么会在这里?

    她看向慕峥衍。慕峥衍面无表情地掏出几个一次性的手机丢到沉诺面前:“这些用来联系绑匪吩咐他们杀了小尾巴,又嫁祸给老头子的通讯工具,是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