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这只是个开始

    最新网址阅读!

    慕唯恒太阳穴一下下的鼓了起来。

    以往沉诺跟他献计针对乔心安的时候,他一直觉得她很聪明而且心狠手辣,但今晚,却丑态毕现。

    只是究竟是谁安排的狗仔?

    照片一旦流传出去,他真的是阴沟翻船,晚节不保啊……

    再者,慕峥衍和乔心安出现的时机未免太巧了吧?

    沉诺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话有多么愚蠢,瞳孔微微聚焦,她现在最大的依仗就只剩下慕唯恒,一旦慕唯恒也不保她,她真的能被慕峥衍玩死。

    突然,她看到狗仔群中有一个小记者鬼鬼祟祟的,神色惊恐,摆明是在心虚。

    她当即叫住了那个记者。

    “站住,刚才是你第一个闯进来拍照的,是谁通知你来的?”

    被沉诺点名的女狗仔当即被吓得身体微微颤抖,脚下没有站稳,手里的相机差点甩出去,瞬间,众人的视线都落向了这名女狗仔。

    现场的气氛瞬间变得焦灼紧张。

    “我……我不知道,没人怂恿我偷拍,我没收到短信……”女狗仔脸色刷白,突然不安地摇头道。

    这句话分明就是在说有人给她发短信,沉诺见状就像抓到了救星,也不管自己此刻有多狼狈,冲到女狗仔面前。

    “什么短信?手机呢,把你手机拿出来!给慕先生看看到底是谁算计谁!”

    “我……”女狗仔结结巴巴的,心虚地瞅着慕唯恒。慕唯恒也对女狗仔近乎厉吼道:“你有什么好害怕的,现场这么多人,难道叫你来的人就在我们中间?你快说,要是不说谁指使你,你就是擅闯民宅,我要告到你牢底坐穿

    !”“不要,我说我说……”女狗仔哭哭啼啼地抹了下眼泪,眼尾心虚地瞅着沉诺,然后才说:“沉小姐对不起,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真的帮不了你了,那条短信就是你吩咐我

    的证据,你抵赖不掉了……”

    女狗仔的话变相的就指认了沉诺才是指使她来偷拍的元凶。

    沉诺当即呆住,怎么都没想到她找出来的突破口,竟然会反咬她一口。

    不对,也许这个女狗仔就是故意表现的惊恐,引自己把她点出来,她再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认自己……

    好恶毒的阴谋!

    “我没有,我什么时候给你发过短信了,你是不是收了谁的钱故意污蔑我,我压根就不认识你。”沉诺此时只能牢牢抱住慕唯恒的大腿,几乎是双膝跪着交替前行,楚楚可怜地说:“慕先生,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一定不能被有心人离间啊,想想我

    们一起经历的那些事,我怎么会害你呢?”

    “沉小姐你别再欺骗慕先生了,你是不打算害他,因为你只是想做慕太太而已!你说等舆论曝光,再加上你有慕先生犯罪的把柄,他就只能娶你。”

    沉诺气得嘴都歪了,这女狗仔从哪个精神病院冒出来的?

    “你给我闭嘴,我没这么……”

    啪——

    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狠狠扇在沉诺的脸上。

    左脸几乎瞬间红肿起来,伴随着火辣辣的刺痛。“就凭你,还想做我老婆?”慕唯恒暴怒,收回骨节分明的大掌,阴鸷地吼:“真他妈是我看走了眼,竟然一而再相信你,我孙女被人绑架也是你干的吧?峥衍,我今天约她

    见面其实主要目的就是想问问小尾巴的绑架案,结果这个女人给我下药,她勾引我!所有的事都是她做的!”

    沉诺被这一巴掌打得重心不稳,往后退了几步,摔在地上。

    但她顾不得疼痛,近乎哀求地对慕唯恒求饶:“慕先生,你真的被欺骗了,这个女狗仔是被人收买要离间我们的……”

    “沉小姐,你过河拆桥也太快了吧?慕先生,我这里还有一张沉小姐交给我的支票,这就是她叫我们来的证据!她还说,等拍完了照片,还请我去欧洲豪华旅游。”

    支票?哪来的支票?

    沉诺傻眼,气急败坏地去踹那个女狗仔。

    “胡说八道,我都不认识你,怎么可能给过你支票?你明明就是在撒谎!你敢不敢发誓,如果你有半个字的假话,全家都不得好死!”

    女狗仔仿佛被恐吓到了,全身不停地颤抖。

    慕唯恒忍着继续给沉诺一巴掌的冲动,然后从女狗仔手里拿到了支票。

    支票的金额足足有二十万,的确也是从沉诺的账户划出来的。

    这几乎就是铁证了!

    慕唯恒冷冷将支票甩到沉诺的脸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支票轻飘飘的,却像刀子一样割破沉诺的肌肤。

    沉诺整个人都僵住了,神经病一样冲到女狗仔面前,掐她的脖子:“你为什么要害我,你说,你收了乔心安多少钱?我给你双倍,你把事实的真相讲出来啊……”

    林刻立刻上前,将沉诺拉开甩到地上。女狗仔夸张地捂着心脏,剧烈的喘息着,涕泗横流,委屈地咬着下唇大声控诉:“沉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明明是你让我帮你给慕先生仙人跳的,你现在怎么能翻脸不

    认人,还让我去污蔑乔小姐呢!我的良心在谴责我不允许我做么做啊!”

    “……”

    这撕心裂肺的演技,她不应该混狗仔圈,应该去当演员。

    沉诺近乎癫狂,被她气得血压飙升,又爬到乔心安的面前。

    “乔心安,这一切是你设计好的对不对?我跟你道歉,我承认我之前对你态度不好,但你也不能这么害我啊,我会被你害死的!”

    乔心安漫不经心地挑起眉:“好啊,我可以救你,但你告诉我,小尾巴的绑架案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不是我……”沉诺第一反应就是抵死不认,眼角余光下意识瞥向慕唯恒:“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去绑架小尾巴,我跟她无冤无仇。”

    慕唯恒暴怒:“你看我干什么?你还想给我泼脏水?”“慕先生,做人不能太绝了吧?”沉诺眼看着求饶没结果了,干脆也放弃了低姿态求情,瘫坐在地上,威胁道:“我们才是绑在一条船上的人,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一切都抖出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