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装什么清高

    宁宝贝漂亮漆黑的眼底滚动着晶莹的泪花。

    小嘴也紧紧抿着,稚嫩的脸蛋盛满委屈。

    宁溪真的不要他了么?

    连电话也不听了……

    一瞬间,宁宝贝望着眼前这个像铁笼一样的房子,这里守卫森严,四周冰冷冷的,他突然觉得好恐慌。

    他不要见不到宁溪,也不要被关起来。

    他一定、一定要逃出去!

    吸了吸鼻子,他迅速抹干眼泪。

    哭是弱者的表现。

    他要当强者,能保护妈妈的强者!

    ……

    宁溪准备好了早餐,来叫战宸夜用餐。

    小家伙面不改色,完全瞧不出一点端倪,宁溪压根没有多想,无比自然地送了去幼稚园。

    临走前,还贴心地给了小家伙一个么么哒。

    小家伙又羞赧地红了小脸。

    但宁溪一回到博瑞集团,明显感觉大家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原来她是杀人犯的女儿啊?”

    “之前一点风声都没露出来,估计这次也想接近小太子,结果被战家查到她过去的资料,然后狠狠地打了脸吧?”

    “可不是么?战家如今都不要她设计小太子的生日别墅了……”

    “哈,你们可别乱说,人家脸色都好难看了呢。”

    大家一人一句,更甚至有人故意拔高了声调,生怕宁溪听不到。宁溪这才恍然明白,她主设计师一职被撤,办公室内本就有些嫉妒宁溪美貌的女职员,现在又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知道她以前是宁家的破产名媛,如今流落到了博瑞集

    团,此时当然要嘲讽一波了……

    其实宁溪在办公室的人缘向来挺好的,但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和利益冲突。

    宁溪压根没把这些流言放在心上,该干嘛干嘛。

    有什么难听的,四年前宁家落难的时候还没有听够么?

    她们这些话和那时候债主的辱骂,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那么煎熬的时候都过去了,现在还能把她击垮?

    安主管此刻走了过来,敲了敲宁溪的桌面:“宁溪,赵经理让你去下他办公室。”

    宁溪有些厌恶地拧了拧眉。

    但没办法,还是收拾好心情,敲响了赵经理办公室的门。

    “赵经理,你找我有事?”

    “把门关上,我有话要跟你说。”赵经理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挺着啤酒肚,一头地中海,望向宁溪的时候,眼底闪烁着垂涎的精光。

    据传他是慕家的亲戚,在集团地位稳如泰山。

    宁溪照做关上了门。

    赵经理顺手将百叶窗也拉合了,宽敞的办公室成了密闭的二人空间。

    他坐在沙发上,指了指身侧:“过来坐。”

    过去坐?

    确定不是过去被占便宜?

    宁溪站着没动,后背一阵恶寒:“经理,您有话就请直说吧。”

    赵经理翘着二郎腿,眸光从宁溪的脸游移到她凹凸的身材。

    吞了吞口水,他故意慢悠悠地拖长了调子开口道:“今天满公司都在传你的流言,你都听到了吧?”

    “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都是些无稽之谈,经理你放心,这些不会影响我的工作!”宁溪立刻保证道,她目前很需要这份工作。

    “无风不起浪,小宁啊,你应该知道,你工作向来出色,就是缺了一点上位的契机,只要你肯牺牲一下,我保证战家小太子生日别墅那个项目,我还是会想办法给你的。”

    话说得明显,透着浓浓的某种意味。

    宁溪更是汗毛都竖了起来。

    之前有个项目,她被迫和赵经理一起出差,赵经理凑巧看到她刚洗完澡的样子,当时对方经理要一份文件,她出门也着急,不施粉黛,穿着睡衣就出门了。

    赵经理意外撞见,当场就愣住了,而后时不时就会对她有所下流的暗示。

    但碍于他的已婚身份,在公司里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至于战家小太子的生日别墅项目,是战寒爵亲口否决了她,他赵深明还能跳到战寒爵之上?

    宁溪看破不说破:“谢谢经理的看重,可我嘴笨手拙,不敢妄想那么大的项目。”

    “敬酒不吃吃罚酒,往往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好意思,我什么酒都不喝。”

    赵经理面对如此不听话的宁溪,心里的火气腾地一下就燃烧了,猛拍了一下桌面,怒道:“那些流言给公司带来了不好的影响,经过内部商讨,你这个月的奖金扣一半!”

    说到这里,赵经理故意顿了顿,脸色逐渐变得得意,又猥琐地勾了勾嘴角:“如果你有异议舍不得奖金,就好好考虑下我之前的提议……”

    宁溪却一口答应了:“经理说什么都是对的,我没有异议。”

    “……”赵经理被呛得哑口无言,狠狠瞪了宁溪一眼让她滚出去,脸上横肉堆叠,看上去还带着几分凶恶。

    啧,明明都被玩烂了,还装什么清高?

    他扭头给市场部打了电话,派遣宁溪出去帮忙跑材料单。

    盛夏午后,太阳正是最毒辣的时候,柏油马路都被炙烤得像变了形。

    可大概人倒霉的时候,喝口水都会塞牙缝。

    途径马路的时候,她的鞋跟还不小心卡在了下水道,费了不小的劲才拔出鞋跟,结果却倒霉地崴了脚。

    蹲在路边揉着疼痛的脚踝,宁溪将赵深明全家都问候了个遍。

    他要不是“皇亲国戚”,就凭想潜规则女员工这一条,早就不知道被开除多少次了。

    王八蛋。

    为了钱,她忍!

    ……

    “爵少,路边那个女人,好像是宁溪?”阿澈开车途径一个红绿灯路口,等绿灯的空隙,意外地瞅见了人行道上蹲着个女人。

    女人微微侧着脑袋,阿澈看清了她的脸。

    因为战宸夜为了宁溪和战寒爵大闹脾气,所以阿澈对宁溪有着深刻印象。

    战寒爵闻言,视线顺着阿澈的眸光蔓延出窗外,确实看到宁溪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

    她一只手紧紧握着右脚脚踝,脸颊有一丝苍白,似乎在抱怨着呢喃什么。

    恰好一缕碎发微垂,泛着金色的光晕,又衬着她恬静美好。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竟和战宸夜那张小脸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