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父子见面

    “您和宁小姐在外面用餐,我们不敢离得太远,所以真没派人去找小少爷,但我私下通知了桑伯带小少爷回家。”

    战寒爵略一抬眸就看到阿澈嘴角那微微抽搐的弧度,像硬憋着笑。

    “你在看我的笑话?”

    “不是,我……”

    “这个月的奖金扣掉一半。”

    阿澈登时垮下脸,满腹委屈哀怨:“爵少……”

    “再说就全部扣掉。”战寒爵眸光如炬,不容置疑。

    阿澈:“……”

    倒霉,老板难搞,员工遭殃。

    不久后,车子也抵达战公馆。

    战公馆在夜色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月色下,景观树上璀璨的灯光相互辉映出一副别样的美景。

    听到车库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桑伯守在儿童房门口,着急地询问着佣人:“快点,爵少回来了,小少爷收拾好了没有?”

    “好了好了。”男佣七嘴八舌地说着,将穿着真丝睡衣的宁宝贝推了出来。

    被当成玩偶摆弄的宁宝贝一双澄澈的眸子里,写满了愤怒。

    就在半小时前,他被佣人强行带去浴室洗澡澡,换衣服。

    桑伯嫌弃他的小t恤布料太粗糙,把他的衣服都丢了,还强迫他换上新的纯真丝睡衣,很贴合肌肤,如凝脂般滑腻柔顺。

    不得不说,还挺符合他的身材尺码的……

    就是颜色太老气了。

    纯黑色,把他衬得老了一大截。

    女佣轻轻地用毛巾将宁宝贝的湿头发擦干,随意抓出一个微卷的发型。

    出浴后的宁宝贝白皙稚嫩,五官精致,鼓着腮帮子瞪向桑伯的时候,惹得桑伯轰然心软。

    小少爷太可爱了。

    他牵着宁宝贝的手下楼去大厅,谆谆教诲:“小少爷,爵少马上就要回来了,不管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待会你一定要主动道歉,知道么?”

    “莫名其妙。”

    宁宝贝冷哼着,目之所及却是一具高大健硕的男性身躯。

    战寒爵迈着修长的双腿步入大厅,习惯性地脱了西装外套,佣人恭敬地接过挂在衣架上,略一抬眸,男人的视线和宁宝贝那惊讶的眼神正好对上。

    宁宝贝粉嫩嫩的唇微张着,不可思议地指着战寒爵。

    他怎么和自己这么像?

    “你——”

    “我什么?”战寒爵健硕的身躯埋入沙发,不悦地抿唇:“这是你该对长辈做的动作?过来。”

    才三岁半就敢当众给他甩脸色,此风断然不可长。

    宁宝贝岿然不动,战寒爵和自己长得太像了……

    让他觉得有一种未知的恐惧。

    为了掩饰这种恐惧,他扫过战寒爵,双手抱胸,故意一副昂扬不屈的傲娇模样:“那你怎么不知道爱幼?”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小少爷这是在老虎头上拔毛吧?

    “小少爷别闹了,爵少是您父亲,他向来说一不二,你快点过去跟他倒杯茶认个错,今天这件事也就过去了。”桑伯小声劝说。

    宁宝贝像个傲娇的小王子:“我也说一不二,要过来也是他过来。”

    下一瞬,刚落座于沙发的高大男子果真骤然站了起来,原本还无比宽敞的大厅顿时显得逼仄。

    就连空气,都染上压抑。

    战寒爵黑眸危险地眯紧,落在宁宝贝小小的个子上——

    “你说什么?”

    凛冽的气场袭来,宁宝贝被这股气势吓得差点后退,转瞬又赳赳地挺了挺胸,掩饰掉擂鼓般的心绪,故作镇定,白嫩的小短手叉腰再叉腰。

    “我在路上走得好好的,你们忽然把我绑回来,到底想做什么?我告诉你,再不放我走,我就报警告你们拐卖虐待儿童。”

    “……”抽气声再度此起彼伏。“很好,既然你说我虐待你,那不坐实这个罪名岂不是辜负你了?”战寒爵怒极反笑,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桑伯,带他去禁闭室,什么时候认错,什么时候放他出来

    。”

    桑伯气血翻涌,着急劝诫:“小少爷,爵少真的生气了,你快点认错。”

    “我也生气了。”宁宝贝扯了扯嘴角,气鼓鼓地瞪大了眼:“大魔王,你别以为和我长得有几分像,又是我的长辈,我就会被你吓到,做梦。”

    战寒爵:“……”

    佣人:“……”

    桑伯:“……”

    小少爷今晚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之前被爵少压抑得久了,所以爆发的时候才会这么离经叛道?

    战寒爵在战公馆的权威第一次被这般挑衅,怒不可遏,额头青筋都显得突兀鼓了起来——

    “才放你出去几个小时就野成这样?战宸夜,不好好教教你规矩,你还以为战公馆如今由你做主了?”

    “什么战宸夜?我不是……唔……”

    宁宝贝惊诧着睁圆了眸子,梗着微红的脸蛋,刚想要解释,可话音还在喉咙里打转,桑伯一把将他抱起,伸手又捂住了他的嘴。

    宁宝贝瞪大了漆黑的眸,示意他松手。

    “爵少,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少爷,小少爷肯定是晚上受了凉导致脑子不太清醒,才会胡言乱语,我现在就带他去禁闭室。”

    桑伯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整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

    宁愿让小少爷去禁闭室冷静一下,也不敢再留着他和战寒爵父子对峙了。

    “唔唔……”宁宝贝小短腿在空中踢踏着,可桑伯却紧紧抱着他,无论他怎么样都挣不脱,径直被锁紧了所谓的禁闭室。

    说是禁闭室,实际上就是三楼靠近楼梯拐角的一个房间。

    主色调黑白灰,略显冷峻,但被佣人打扫得很干净,不染一丝纤尘。

    空气中清新,香气弥漫。

    玻璃茶几上摆放着一些厚重书籍以及零星一些杂物,对面的墙壁则悬挂着一幅巨型人物油画……

    油画背景是一个小男孩。

    他穿着类似中古世纪的骑士服,头上戴着帅气的骑士帽,手里拿着一把长剑斜斜垂着,头发被打理得整整齐齐,眼神深邃,动作标准,恍若优雅的小小贵族……

    宁宝贝陡然怔住。

    这不是他么?不对,这是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