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双宝互换

    楼下,宁溪拉着宁宝贝离开。

    宁宝贝摘下了墨镜,宝石眼闪烁着愤怒,语重心长地说:“老男人太可恶了,大溪溪,你千万不要对他有好感。”

    宁溪:“我本来就对他没什么好感。”

    “如果你们在一起,他一定会虐待我的,为了你的宝贝健康安全,一定要远离他,知道么?”宝贝又改变策略,开始抱着她的小腿,傲娇地撒着欢。

    宁溪:“……”

    也许是宝贝从小没有爸爸,所以一直很敏感。

    甚至很讨厌一切接近宁溪的男人。

    无论老少。

    这下突然和战少晖打了照面,心里肯定担心她和战少晖在一起而忽略了他。

    “他有小三没担当,不如宝贝乖巧懂事大方知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骂得小三打过流氓,宝贝会乖乖的,以后也可以照顾你的,不要他好不好?”

    宁溪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低头给了小家伙额角一个亲吻。

    “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我只在乎你,满意了?”

    宁宝贝非常受用,立刻将那些负面情绪抛弃,美滋滋地指了指脸颊:“我允许你再亲一下这里。”

    “我涂了口红,晚上卸完妆再亲?”

    宁宝贝马上甜甜夸赞:“我还是喜欢你什么都不涂的样子,清爽又不失妩媚。”

    宁溪有种不可描述的感觉。

    “从哪学的台词?”

    “网络啊。”宁宝贝酷酷地回答。

    宁溪:“……”

    以后要给儿子禁网才行,成天看什么乱七八糟的,让她有种被調戏的错觉!

    关键自家儿子还不到四岁,连汉字都理应认不全的那种!

    角落里,战宸夜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母子俩,看到宁溪低头吻了宁宝贝的额头,也看到宁宝贝在宁溪面前卖萌求抱抱,心里满是艳羡。

    如果,他也有妈咪……

    是不是也能这样在妈咪的怀里撒娇?

    鼻头一酸,可惜父亲不愿意告诉他母亲是谁,也不允许他多问。

    突地,他正出神的时候,不远处的宁溪转过了身……

    战宸夜小小的身子蓦地僵住,紧张地连忙侧身在珠宝柜台后躲着。

    心脏砰砰乱跳……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

    也许,是因为连他都鄙视自己跟踪偷窥的行径,宛若一个小偷,企图从别人的幸福里找到安慰,哪怕就一点点。

    宁溪去对面不远处的储藏柜台取寄存的赛车模型。

    不知怎么搞的,钥匙卡好像失效了。

    宁溪不得已只好让服务员帮自己处理。

    宁宝贝乖乖听宁溪的叮嘱,矗立在门口等她回来,双手紧紧抱着宁溪的手包。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宁溪出来,宁宝贝刚好有一点点尿意,又怕跑得太远会错过宁溪出来。

    小脑袋四处探了探,寻找对面街头的一处绿化带。

    一簇簇景观树茂密繁盛。

    如果他去那里尿尿……

    宁宝贝清了清嗓子,小身子犹如动作利落的小猴子,快速在人群中穿梭,不时地回头看看门口,终于,就在他兴奋着即将钻进小树丛的时候……

    嘎吱。

    一道紧急刹车声突兀响起。

    布加迪威龙停在宁宝贝身侧。

    车门推开,桑伯胆颤心惊地望着宁宝贝,长长地松了口气:“谢天谢地,还好小少爷你没事,保镖说你跑出来了,可把桑爷爷吓坏了……”

    宁宝贝戒备地望着桑伯以及车内魁梧的保镖:“你们想干什么?”

    “当然是带您回家啊。”桑伯知道小少爷和爵少起了争执心里委屈愤怒,便委婉劝道:“您别怪您父亲,他其实也只是嘴硬心软的。”

    父亲?

    难道是战少晖那个老男人?

    可宁宝贝压根没有见过他们,说不定是哪来的人贩子。

    如今的人贩子都开豪车,还敢光天化日之下抢人?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唔……”话音未落,桑伯直接将宁宝贝拉上了车。

    小少爷闹起脾气,可是很倔强的。

    不管了,先把人带回去再说。

    车子扬长而去,消失在视野尽头,只留下一尾青烟和地上一款浅色的女士手袋。

    战宸夜藏匿在角落里的身影慢慢从黑暗中踏出。

    载着宁宝贝离开的那辆车他认识,是战公馆车库里的备用车。

    桑爷爷应该是把宁宝贝当成他带回战公馆了?

    战宸夜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四周,快步走了过去,将掉在地上的手袋捡起来。

    鼻息间隐隐还能嗅到属于宁宝贝的奶香,混杂着宁溪的馨香,那淡淡的栀子花香,不仅让战寒爵迷醉,也让他沉沦。

    战宸夜鬼使神差地抱着包包回商场,原本打算还给宁溪……

    “宝贝,不好意思,临时出了点状况,妈咪来晚了。”宁溪一路小跑着回到大门口,自然而然地拉起战宸夜的小手。

    战宸夜眸光落在被宁溪拉着的手腕上,一个大胆的念头油然而生……

    “没关系的,我也没有等很久。”他礼貌地回答。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宁溪的神色蓦地一变,拧紧秀眉,那双如星辰般的眸也一瞬不瞬锁住自己:“你——”

    战宸夜一下子紧张起来,神经高度紧绷。

    难道宁溪发现他的身份了?

    就连桑爷爷都没能区分出他和宁宝贝,宁溪能分辨出来?战宸夜一颗心七上八下,顿时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