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为了她跟我顶嘴?

    “你还不到四岁,能懂什么人心险恶?”战寒爵寒眸轻扫,周身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气场。

    换做平常,战宸夜可能已经不再和战寒爵顶嘴了。

    可今天听到战寒爵讥诮宁溪,战宸夜莫名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小脸一沉,稚嫩的童音紧接着响起,气氛剑拔弩张——

    “父亲,你不能仅仅凭外人的几句话就否认那个阿姨。”

    外人?

    宁洋拿着餐具的动作一顿。

    战宸夜说她是外人?

    知不知道,她已经是他未来继母了!

    “那女人是你什么人?”战寒爵没想到战宸夜今天居然会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讲话,更是不悦蹙眉。

    战宸夜老老实实的摇头:“她是我选中为我设计生日别墅的设计师。”

    “区区一个设计师,你为了她跟我顶嘴?”

    在战公馆上下,战寒爵是绝对的权威,包括战宸夜,谁都不容挑衅。

    战宸夜咬着下唇,眼角余光却在此刻瞥见楼下的宁溪和宁宝贝似乎与战少晖停止了谈话,打算离开了。

    他优雅地放下手中的餐具,漆黑的瞳眸扑闪着隐忍倔强。

    “对不起,父亲,我不该跟您顶嘴,我吃饱了,可以先走么?”

    战寒爵危险地眯眸,俊颜阴沉。

    牛排才刚刚端上来。

    漂亮的心形牛排上,小家伙才刚切出一道小小的口子。

    这叫吃饱了?

    “战宸夜,你是在用绝食来跟我抗议?”战寒爵冷声质问,空气恍若被撕裂,压迫感十足。

    楼下,宁宝贝和宁溪已经开始朝大门方向移动了……

    战宸夜垂在腿侧的拳头紧紧地攥着,毫不畏惧地对上战寒爵的视线。

    “没有,我是真的吃饱了。”

    父子间流淌着僵持,宁洋笑着充当和事老:“爵少,小孩子本来胃口就一般,吃得也不多,夜夜他……”

    “我让你替他解释了?”战寒爵冷声打断宁洋,俊颜阴鸷。

    宁洋小脸窘迫地发红。

    战宸夜眼瞧着宁宝贝和宁溪快要消失在人群中……

    “父亲,是我的错,请您不要责怪宁洋阿姨,不打扰你们约会,我先走了。”

    战宸夜着急地说完,小小的身子从厚重柔軟的沙发坐垫上滑下来,头也不回地冲门口跑去。

    宁洋惊愕,她和战寒爵订婚多年,也算是看着战宸夜长大的。

    从来没见他敢当众甩脸色给战寒爵看。

    甚至把战寒爵晾在一旁,就这么跑出去了?

    “夜夜你要去哪……”宁洋误会小家伙是在抗议战寒爵,连忙吩咐守在一旁的保镖:“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把小少爷追回来。”

    “站住!”战寒爵墨眸扫过保镖:“谁都不许追!”

    宁洋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吓得身子颤抖了一下:“可他还是个孩子,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或者人贩子……”

    虽然她私心更想和战寒爵二人世界,但战宸夜毕竟是战寒爵唯一的儿子。

    万一出了什么好歹,她们的婚约肯定必定会受影响。

    “他敢跑,就该承担独自跑出去的后果。”战寒爵深邃的轮廓浮现冷鹜,优雅地执起刀叉:“不是说这家的牛排好吃?已经上菜了,我们用餐。”

    宁洋悻悻地不再多言,这个男人集冷酷、矜贵、邪肆与优雅为一体,是战家高高在上的神话,也是她宁洋的未婚夫。其实没了战宸夜这个小电灯泡,这场约会反而更令人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