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巨坑

    宁溪怎么都没料到,避开了四年却还是和战少晖重逢了。

    她下意识抱紧了宁宝贝。

    “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搞笑!你设计偷生下我的儿子,现在突然让他来偷拍我,鬼知道你想做什么,是要钱还是要名?直说吧……”“宁小姐是么?”慕晚瑜此刻也站了出来,眸中闪过母性的光辉,轻抚着小腹,像正宫宣告天下:“要钱我可以给你,要战太太的位置可能不行,因为我也怀了少晖的孩子。

    ”说着,她又语重心长地看了一眼宝贝:“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要再利用他的感情攻击少晖了,今天的事我们也不会再追究,但希望你以后好好教育他,别让小孩子走歪路,

    至于该承担的赡养费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少。”

    温婉大度的模样,好像宁溪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我最后说一遍,今天只是偶遇,我的孩子姓宁,也不稀罕战家赡养费!”

    想了想,宁溪嘴角轻扬,又朝慕晚瑜露出优雅的笑:“慕小姐,看在你这么关心我儿子的份上,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你的眼光实在太差了。”

    “你——”“花心种马,公共厕所,女人多得能组成一个加强连,还喜欢落井下石,他爱的是你的背景不是你这个人,就算你们结婚了他照样在外面花天酒地,换言之就是一个巨坑。

    ”

    宁宝贝听到这里,眸子蹭蹭亮了,笑眯眯地点点头:“对哇,漂亮姐姐,别人都巴不得赶紧从坑里爬出去,你可快点踹了老男人吧。”

    慕晚瑜愣住。

    战少晖的脸色已经难看到说不出话来了。

    ……

    同一幢商场的五楼,装潢奢侈的西式餐厅。

    悠扬舒缓的萨克斯回荡在整家餐厅,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自然花香。

    战寒爵端坐在靠窗的位置,对面则是战宸夜,父子俩难得在外面餐厅同桌吃饭,两张帅气的脸蛋,宛若翻版。

    宁洋整理好小洋裙回来的时候,父子俩是一惯性的彼此沉默。

    “怎么去了这么久?”战寒爵微微挑眉,不太有耐性。

    “在洗手间遇到了一个疯女人,差点弄坏了裙子。”宁洋抱歉地笑了笑,挽着战寒爵的手腕,亲昵地撒着娇:“对不起啊,让你们在等我,说好了要陪着夜夜出来玩的……”

    战寒爵平常工作很忙,她借口陪夜夜才把他约出来的。

    战宸夜漂亮的唇一张一合,无比绅士:“宁洋阿姨没关系的,你和父亲培养感情就好,不用在意我。”

    “夜夜真的好懂事,我要是能当他的母亲,一定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他面前……”宁洋羞赧地说着。

    她话里的意思够明显的了吧?

    战寒爵却像是个冰块,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吩咐服务员点餐。

    宁洋也不气馁。

    反正他们订婚四年,她是唯一能靠近他身边的女人。

    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变成名正言顺的战太太,不过转瞬想到战宸夜,宁洋眸子又暗了暗。

    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母亲是什么人?

    “夜夜你想吃什么?”她笑着问。

    “番茄味的牛排。”

    战宸夜礼貌地回答,小小的身子坐得笔直。

    由于个子矮矮的,伸长手臂去拿纸巾。

    视线刚好此刻越过窗外,看到了楼下对峙的宁溪和宁宝贝几人……

    好像她们有麻烦?

    战寒爵见战宸夜的眸光一直凝在楼下,慵懒地抬起眼帘,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由于建筑物的遮挡,他只能看到宁溪和战少晖。

    父子俩都盯着楼下,宁洋也好奇地看了一眼,看清了宁溪的脸:“又是她?”

    战寒爵倨傲的下颌微收:“你认识她?”“刚才在洗手间,就是和她撞上了。”宁洋莞尔解释:“她叫宁溪,是旁系宁凯的女儿,不过几年前破产了,和未婚夫战少晖也解除婚约了,喏,她旁边站着的那男人就是战

    少晖,算起来他应该叫你一声小叔呢……”

    “战少晖?”

    战寒爵嘴里重复地咬着这三个字。

    战家身为殷城第一豪门,世家关系网庞大,主系虽能认全,旁系却杂而乱。

    不过他也记得好像在战家族谱见过这个名字。

    “就是喜欢玩女明星的那个?”宁洋似有些羞于启齿:“是的,就是他,我还以为解除婚约之后,宁溪和他就没了交集,没想到居然在大庭广众拉拉扯扯,也不知道是不是找战少晖要钱,万一有狗仔拍到

    估计又要上新闻了……”

    战寒爵闻言,眸中更是掠过一抹深深的嫌恶。战宸夜对宁洋的评价不满,嘴巴抿紧:“我看那个漂亮阿姨不像宁洋阿姨你说的那么讨厌,可能有什么误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