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宝贝戏耍战少晖

    在宁溪和宁洋偶遇的同时,宁宝贝也遇到了一个阔别多年的男人。

    起初,宁宝贝等宁溪无聊,便在儿童服装区闲逛。

    隔着一排货架,听到对面传来一段甜腻的对话。

    “亲爱的,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人搂着女人的腰,性感的嗓音满是宠溺:“只要是你生的,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油腔滑嘴。”女人娇嗔着,轻捶着男人结实的胸膛:“战家如今发展势头强劲,未来婆婆肯定更喜欢男孩继承家业……”

    宁宝贝打了个寒颤。

    咦,成年人都好肉麻。

    宁宝贝撇撇嘴打算离开,可不经意间透过衣摆间的空隙,看清了对面纠缠男女的长相,脚下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没有站稳,那男人竟然是……战少晖。

    他名义上的父亲。

    从有记忆开始,宁宝贝就问过关于父亲的事。

    宁溪也压根没有想过要欺瞒他,再加上他的聪慧,三两下就套出了战少晖的身份。

    得知当年是战少晖不要自己的,他咬了咬嘴,他也不要老男人,他有宁溪就够了。

    宁宝贝漆黑的墨眸转了一圈,嫌弃地撇着小嘴,便打算离开。

    兜里的儿童手机却在此刻响起。

    他划开瞅了眼,是一条垃圾短信……

    可这一声叮咚声,却也惊动了缠绵中的战少晖和慕晚瑜。

    “什么人?”战少晖以为有人偷拍,挥开货架,一把擒住了宁宝贝的胳膊,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个孩子?

    宁宝贝小胳膊小腿,挣扎不开,被箍着很痛。

    “放开我!”

    他开始讨厌起这个老男人了!

    “少晖,这孩子……和你长得好像?”慕晚瑜怔怔的走了过来,望着宁宝贝那张和战少晖有着五分相似的脸庞,失了神。

    战少晖此刻也注意到了什么:“你是谁家的孩子?”

    宁宝贝紧了紧小拳头,想到他对宁溪的抛弃和背叛,旋即露出一抹无辜的委屈脸:“粑粑,你四年没给赡养费了,麻麻实在没办法了才让我来找你的……”

    赡养费?

    慕晚瑜睁大了眸子。

    战少晖拽着宁宝贝的手腕力度也加重:“你再说一遍!”

    “呜,虽然麻麻只是你以前家里的佣人,可你一定要这么绝情么?为了和这位漂亮姐姐在一起,你把我们孤儿寡母赶出家门,不闻不问。”

    “现在我连学费都交不起了,漂亮姐姐,我们真的活不下去了……”

    小家伙红着眼眶,字字哽咽,又软软糯糯的,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些话在慕晚瑜和战少晖之间掀起了怎样的风暴……

    慕晚瑜脸上的表情一寸寸僵硬。

    这个孩子是战少晖的私生子?

    她是慕家旁系之后,近年来却也风头正盛,多得是年轻才俊追她,她千挑万选答应战少晖,可他却有个私生子?

    “晚瑜,你不要听他胡说,我没这么大的儿子,更没和家里佣人乱搞过。”战少晖狠狠地睨了一眼宁宝贝:“他鬼鬼祟祟,一定不安好心!”

    说着,他额头青筋爆裂,狰狞地质问宁宝贝:“说,你妈妈是什么人?让你来跟踪我偷拍想做什么?”

    “我让你放手,你弄疼我了!”宁宝贝手骨隐隐做疼,小脸冷酷地绷着,也不再装软糯,心里对战少晖的嫌恶更上一层楼。

    太气愤了,他居然是这老男人的孩子。

    低头,一口咬上战少晖的手腕。

    “嘶——”战少晖倒抽一口凉气,甩手就将宁宝贝甩开了。

    宁宝贝没有站稳,跌撞着往后退去……

    慕晚瑜见状下意识想要去拉他,可一道人影更快。

    是宁溪从洗手间回来了。

    她及时将宁宝贝稳稳抱在怀里,白皙的小脸上写满担忧,上下检查小家伙的小身板:“宝贝,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淡淡的馨香袭来,宁宝贝囧囧地摇了摇头。

    “我没事。”“宁溪?”战少晖在看到宁溪的时候,脑海中一根线将这一切都串联起来了,怒指着宁宝贝:“这孩子是你的?当年你没打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