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再遇故人

    宁溪寄存了模型,揉揉小家伙的发顶:“你在这里等妈咪一会,别乱跑,我去下洗手间。”

    “好的,我的女王陛下!”宁宝贝戴着墨镜就舍不得摘下,对宁溪做了个简单的绅士礼。

    宁溪被逗乐,转身去向洗手间。

    未料在洗手间外走廊拐角的地方,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

    一股grandextrait的栀子花香水味扑鼻而来,宁溪鼻尖刚好有些痒,道歉的瞬间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尽管她及时捂着嘴,但唾沫依旧飞溅。

    宁溪长睫抖动,尴尬着微红了脸,又忙诚恳地说对不起……

    这款香水味,她真是好久没有闻到了。

    当年宁家没有破产的时候,她也最爱这款典藏版,奢华精致,而如今她反而更喜欢回归自然。

    “你怎么搞的?都不看路么?”宁洋望着自己面前被沾染了飞沫的高定裙,不客气地斥道:“知不知道我的裙子……宁溪?”

    宁溪抽出湿巾擦拭嘴角,认出对面的女人是宁洋。

    身穿gucci最新款洋装,手挎爱马仕限量版包包,脚蹬水晶高跟,浑身珠光宝气,全是奢侈名牌。

    宁家也是是殷城四大豪门世家之一。

    宁凯只是旁系,而宁洋是主家千金。

    两人也曾在大学同班,虽是一家人,但彼此关系不咸不淡的。

    自从四年前宁凯跑路,她就再没见过这些曾经圈子里的人了。

    没人会雪中送炭的,更多的是落井下石。

    倒是没想到会遇到宁洋。

    宁洋上下打量着宁溪的装扮,一件奢侈品都没有,衣着更是朴素至极,搁在人群中,除了长相出色点毫无闪光点。

    她的攻击性瞬间减弱,面露高贵的微笑,热络去拉宁溪的手。

    “我差点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你,这四年来,你也不跟我们联系,听说战少晖也和你解除婚约了,你现在过得还好么?”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没有直接讽刺宁溪的落魄,可字里行间都透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宁溪早在四年前就已经习惯了这些言语,比宁洋说得直白难听得更多得是。

    她无所谓地撩了撩耳畔碎发,淡淡道:“我过得挺好的,谢谢关心。”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来找我,我不会嫌弃你的。”

    啧,好像她没了宁家就会活的像条狗一样,宁溪扬起一抹无懈可击的笑,自信坦然:“好啊,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来找我帮忙。”

    宁洋嘴角的笑顿了顿:“你可真开玩笑,我能有什么要你帮忙的?”

    “那这条裙子还要不要我赔?”

    “不用了,才一百多万,我随便捐给福利会的也不止这个数。”

    “真好,有钱多做慈善,宁家老爷子一定很高兴。”宁溪笑着指了指洗手间:“我有点急,就先进去了,以后有时间再联络。”

    宁洋望着宁溪离开的方向,低低的嗤弄了一声,垂眸看到身上的裙子,立刻又浮现一抹厌恶,还真是晦气。不过看到曾经被称为校花的宁溪沦为笑话,还真是蛮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