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战家那个老头子……

    战宸夜不急不忙地回到厚重大气的沉木书桌前坐下。

    桌上还摆着几个熏香炉,香气四溢,凝神静心。

    当桑伯推开门的那一刹,正好看到战宸夜弯腰将一个玻璃杯从地上捡起来。

    小家伙脸蛋白白嫩嫩的,却总是抿着唇,满是不合年龄的沉稳,看到桑伯进来,他也只是很淡的问了一句:“桑爷爷,有事么?”

    桑伯汗颜,小少爷深得爵少真传,不怒自威,气场十足。

    “没事,就是想问问小少爷你一会午餐想吃什么?”

    “随便你安排吧。”战宸夜抿了抿小嘴。

    因为战寒爵的话,他很不开心。

    桑伯似乎也看出了什么,慈爱地望着小家伙:“小少爷,阿澈跟我说你指定了一名女设计师负责装修你的新别墅?”

    提起宁溪,战宸夜嘴角微微弯了抹弧:“嗯。”

    父亲不告诉他妈妈在哪,他就从宁溪下手。

    总能查到的!

    小家伙斗志满满。

    “那过几天我带你过去瞧瞧进展吧。”

    “好,谢谢桑爷爷。”

    面对如此听话懂事的战宸夜,桑伯感慨万千。

    也不知道究竟他母亲有多么狠的心肠,才能抛弃他整整四年都不闻不问。

    ……

    宁溪很坦然就接受了丢掉项目的事实。

    下了班,继续去接宝贝。

    小家伙看着宁溪,立刻鼓起招牌式包子脸,蹬蹬蹬地凑上去,这里瞧瞧那里嗅嗅。

    宁溪瞧着宁宝贝的动作,露出狐疑的表情:“宝贝你干什么?”

    “检查。”宁宝贝敏捷灵活的小身子来回穿梭:“外婆说你接了个大单子,要去替其他小朋友设计豪宅,我要检查你有没有亲亲抱抱那个孩子!”

    宁溪简直哭笑不得。

    好吧,她知道小家伙不喜欢她和其他男人接触。

    却也没想到他的霸占欲到了这个地步……

    “那你检查出什么了?”

    “哼。”宁宝贝没闻到什么孩子味的奶香,双臂环胸,晃着脑袋哼了哼。

    宁溪也决定暂时不告诉他们关于单子又丢了的事,免得担心。

    两人乘公交回了家,宁溪堪堪站在玄关处换鞋,就见宋琴从厨房出来,腰间围着围裙,朝着她不停地挤眼睛。

    “怎么样,战家那个小太子的别墅大不大?怎么给你算设计费?按照平米算还是按照整价?战家赫赫有名,肯定出手阔绰,到时候咱们一飞冲天……”

    说着,宋琴又笑眯眯地朝宁溪挤挤眼:“对了,那个战家大少你见到了么?他长得帅不,你看看能不能和他发展一段,说不定我们还能重回豪门。”

    “妈……”宁溪立刻瞅了宋琴一眼,都不想去说工作上的事,只警戒她别在宝贝面前说这个。

    宝贝却已经听到了,小脸登时冷酷起来,小爪爪在桌面上拍了拍,郑重其事的严肃表情。

    “什么发展一段?那个什么姓战的老头子,宝贝还没有考察过,不能确定他能配得上大溪溪,外婆,你不要乱点鸳鸯谱。”

    宋琴:“……”战家大少今年据传还不到三十,正是黄金年龄,怎么就成老头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