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辞退

    “我并不相信你!”

    战寒爵菲薄的唇微启,鹰隼般的黑眸猛地攫住她。

    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栀子花香味,不得不说,很吸引他。

    短短几个字,让宁溪攥紧了漂亮的五指,指节微微泛白。

    “我知道了,我会主动退出这个项目,请战先生放心。”

    她勉强挺直了脊背,知道再谈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了。

    战寒爵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

    “指定你是我儿子的决定,解雇你是我的决定,你应该知道怎么回复?”

    战宸夜本来就与他有隔阂,他不希望再为了这些小事争执。

    宁溪眼神并不闪躲,直直地对上了他。

    “我会和小少爷说是我身体不舒服,无法适应项目。”

    “你可以走了。”

    “好。”宁溪并不犹豫转身即走,可走到了门口,又终究还是不甘心,壮着胆子咬紧牙根,落下一句:“战先生,以学历评判一个人的才华,是不是太肤浅了?”

    身后阿澈闻言顿时浮现一抹冷汗,这位宁小姐是在控诉爵少歧视学历不高的人?

    胆大至极!

    “我不肤浅其他人,我只肤浅你。”

    战寒爵没有温度的话传来,宁溪恨恨地攥着拳,愤怒在胸腔萦绕,就因为昨天她说了一句他和战少晖很像么?

    可那分明是事实。

    谁给他这么自恋的勇气,谁都应该蓄意接近搭讪他?

    宁溪脸上跃起怒火,简直气炸。

    但也想通了难怪自家宝贝和他那么像。

    战少晖和他是亲戚,能不像么?

    宁溪刚走,战寒爵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接听,是战公馆的总管家桑伯。

    桑伯声音恭敬而敦厚:“爵少,小少爷从今天被带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

    他在战公馆多年,早就超越了普通佣人的身份,也早就把小少爷当成自己的亲人。

    “不用管他,小孩子脾气。”战寒爵不以为然。

    桑伯顿了顿,小心翼翼地补充了句:“可刚才吃饭的时候,小少爷忽然又问起我关于他妈妈的事……”

    战寒爵闻言顿时整个气场都变得阴鸷。

    即便隔着听筒,桑伯也能感受到来自于战寒爵的那股强烈气压——

    “我不是说过,战公馆禁止提那个女人么?”

    “小少爷他年纪还小,看到别人有妈妈,自然会好奇,也是情理之中。”

    “他再问,就告诉他,他妈妈难产死了,世界上再没有这个女人!”战寒爵不耐地扯了扯领带,直接挂了电话,这让听筒那端的桑伯也有些哑然。

    战公馆内,桑伯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将老人机谨慎地揣好,心绪格外复杂。

    小少爷是被人搁在战公馆门口的,来历太过神秘,母亲是谁也查无可查。

    这几年,虽然爵少给足了小少爷物质上的一切需求,但小孩子心思细腻敏感,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和关爱。

    偏偏爵少他……因查不出被谁算计而闹出私生子的丑闻,一直恼怒于此,再加上原本对孩子又毫无耐性,小少爷始终过得不太开心。

    咚。

    偌大的儿童房内,将小脑袋紧贴在门板之后听墙角的战宸夜,不小心磕碰到了额头,疼得他连连蹙眉。

    桑伯用的老人机,漏音很严重。

    他故意没锁儿童房的门,听到了桑伯和战寒爵的全部对话。

    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父亲不打算告诉他母亲的身份,还妄图欺骗他母亲已经死了……

    他们为什么要瞒着自己?桑伯听到儿童房的动静,如临大敌,忙转身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