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搭讪?

    另一边,宁溪将宁宝贝带回幼稚园时,还挺担心他会不高兴故意惹怒老师,却没想到,宁宝贝表现堪称完美。

    一口一个漂亮姐姐,露出的标准微笑,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宛如来自贵族的绅士,轻而易举俘获人心。

    幼稚园老师对他赞不绝口,直夸可爱。

    宁宝贝偷偷冲宁溪眨眨眼,露出一个得意的小表情。

    恍若在宣告——

    “只要我想,他们都会喜欢我!”

    宁溪:“……”

    敲定了宝贝的入园事宜,宁溪匆忙又赶回公司,她只出来了一个小时,如果和安姐说点好话,也许能保住全勤,这般想着,宁溪脚下跑得更快了。

    却没注意在街头拐角处,迎面撞进一道温热健硕的胸膛。

    啪嗒。

    肩膀传来一阵隐隐痛感。

    她失去平衡往旁边栽倒,包包也应声落地。

    堪堪扶着栏杆站稳,宁溪侧头看去,是一个背影颀长的男人,身形精壮结实,但他修长的步伐未顿,甚至走得更急切……

    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可他将她视若无睹,气得宁溪行动快于大脑,在他离开之前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

    “站住!你就打算这么走了?”

    撞了人也没有丝毫表示?

    战寒爵闻言缓缓转过身来,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栀子花香味。

    深邃的眸子陡然浮现一抹暗芒。

    自从四年前他让旗下香水研发部开发了一款栀子花的香水之后,便有无数试图接近他的女人身上带着这股香水味。

    而眼前这女孩身上带着的花香味不浓,更像是沐浴露的香气。

    很淡,也很好闻。

    战寒爵打量着眼前这张素净白嫩的脸颊。

    倒是和宁洋有几分相似。

    “放手。”他本能不喜欢和陌生女孩接触。

    宁溪在看清男人五官长相时,大脑嗡的一瞬空白。

    眼前这个男人轮廓深邃、薄唇性感,长得和战少晖好像。

    不,更准确来说,是和她家宁宝贝更像!

    若说战少晖和宝贝有五分像,他则有六分乃至更多一点。

    宁溪脑子里闪烁无数念头,呆滞地盯着这张脸,像失了神脱口道:“你和我以前一个朋友长得好像……”

    “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那个朋友就是你的前男友?”战寒爵眸中划过一抹很淡的嘲弄。

    “你怎么知道?”

    宁溪问完才觉得好像不对劲。

    她是被他怀疑搭讪了吧?

    她懊悔咬舌,忙不迭地补充:“你和我前男友确实长得很像,这是事实,你别误会!算了,当我没说。”

    宁溪说着便想要快点离开,下颌却忽而被男人修长的指腹挑起。

    战寒爵薄唇挽起冷笑,高大的身躯俯下,完美无瑕的俊颜逼近宁溪。

    宁溪望着眼前被逐渐无限制放大的脸庞,紧张地睫毛微颤,双手撑在他的胸膛,试图隔开彼此的距离:“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两人挨得很近,彼此气息融合。

    宁溪纤长细密的睫毛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然而就在她以为战寒爵还会再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时,头顶却传来男人邪佞嘲弄的声音——

    “下次想吸引我,记得把栀子花香水换成520,我更喜欢那一款。”

    宁溪猛地瞠目,狠狠将他推开:“神经病!”

    都说了不是故意搭讪……

    战寒爵冷笑着收回视线,继续去寻找失踪的儿子,同时从包里拿出干净的湿巾,一根根擦拭被她碰过的手指,然后将弄脏的湿巾丢进垃圾桶,如同宁溪对他的印象……

    宁溪望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他有洁癖么?

    ……

    藏匿在角落里的战宸夜将战寒爵和宁溪的互动完全纳入眼底,粉嫩的唇抿紧再抿紧。

    一直以来,他都被人称作母不祥的孩子。

    在战公馆,他的母亲是上下佣人都不能提起的禁忌。

    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孩子。

    是巧合?

    还是……战宸夜嘴里嚼着果糖,出神地想着一些可能性,正要将嘴里的糖吞入腹中的时候,衣领蓦地被人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