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阴差阳错

    “现在本席宣判,被告人宁凯谋杀和集资诈骗罪名成立,依法判处死缓两年!”

    哐当。

    法庭,法官一锤定音,为宁凯的命运落下判决。

    宁溪闻言猛地站了起来,琥珀色的眸中晕染着薄雾,倔强地忍着不肯落下。

    “爸……”她哽咽着上前,想要和宁凯说几句话。

    宁凯身穿白色囚服,被几个狱警拽着,面容憔悴,早就没了昔日的意气风发,整个人宛若苍老了几十岁,耳鬓甚至生出花白的银发。

    “溪溪,相信爸爸,爸爸不是杀人犯!这些都是诬告,是对手的陷害!”

    宁溪心如刀绞。

    她当然相信与为人善的爸爸不可能是杀人犯!

    她噙着薄泪,嗓音嘶哑:“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替你翻案救你出来的……”

    “这不是你们的探监时间,犯人该回监狱了。”狱警见宁溪拦住前路,实在是不耐烦地将她拉开。

    宁溪原本就强撑着的身体此刻如被拉满的弦,踉跄着摔在地上,手腕被磨破了皮。

    很疼,可是她不能哭,她还要想办法救爸爸……

    对了,战少晖。

    他是她的未婚夫,一定有办法的。

    宁溪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哭着给战少晖打电话。

    “求我救你爸爸?宁溪,你别天真了,当初我打算和你联姻无外乎就是看重你爸爸的财势,如今宁家破产,宁凯入狱,我凭什么要去捞他?”

    隔着听筒,战少晖的话就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狠狠地插在宁溪的心脏!

    下唇几乎要被咬出血来,她声线颤抖:“可商界全都知道宁家和战家即将联姻,就算要悔婚,也总得做做样子,难道不怕影响战家的声誉么?”“唔,这点确实需要注意。”战少晖漫不经心的嗓音缓缓传来,又道:“既然你求得这么真切,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今晚九点来四季酒店,如果你让我满意了,我会考虑你

    的提议。”

    宁溪咬紧牙关,所有的血液直冲脑门:“你这是落井下石!”

    他不屑冷笑:“爱来不来。”

    憋了一整天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战少晖已经明说了,不会再娶她,却还要她去酒店陪他……

    是要她做情人!

    可要是不去,爸爸该怎么办?

    当初那些酒肉朋友见爸爸出事,一个个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过她,悲愤之中,宁溪下了一个郑重的决定,她只能与恶魔共舞。

    到了四季酒店约定的包间门外,宁溪敲了敲门,却发现门没有锁。

    她颤抖着推门进去,四周一片漆黑,她唇线紧绷着,长睫细细的抖着。

    “战少晖?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来了,你……唔!”

    话音未落,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凌厉的黑影,男人炙热滚燙的气息袭来,双手扼住她的手腕,蛮横地固定在脑袋两侧,将她抵在门板上,不管不顾地欺了上来!

    “不要,战少晖,你冷静一点……”宁溪害怕地身体不停地颤着,她拼命挣扎,想要求饶。

    可身上的男人,早就彻底丧失了理智。

    裂帛声起,宁溪只觉得肌肤与冰冷的空气接触……

    嘟嘟。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宁溪被床头手机震动声惊醒。

    她挣扎着动了动身,好像被人从中间拆开成两截,浑身酸痛,垂着的手指慢慢收紧,她死死地瞪着身侧背对着她熟睡的男人。

    有那么一刻,宁溪真的好想杀了他,哪怕是和他同归于尽!

    转念又想到了爸爸还在监狱等她去救……

    宁溪痛苦地拿过手机,短信映入眼帘。

    宁溪看到短信的那一瞬,浑身的血液都像凝固了,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疼得她脸色煞白如纸。

    可她什么都顾不得,胡乱套上衣服,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怎么会突然出车祸呢,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殊不知当宁溪离开之后,一阵微风缓缓拂过,吹动窗帘随风摇摆,清幽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倾泻洒在床上。

    也照亮了男人的面庞。

    高挺的鼻梁,菲薄而性感的唇,冷峻的五官轮廓,凑在一起精致得宛若鬼斧神工,即便是睡着,眉宇也习惯性轻拧着。那是一张和战少晖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庞,却……不是战少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