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 她是你们的祖宗【1更】

    带着棒球帽的女孩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的男人给她披上了一层外衣。

    “夭夭,小心着凉。”

    “……”

    风修下意识地看了伏汐一眼。

    伏汐一脸平静,甚至还端着茶杯在喝茶。

    风修:“……”

    原来是他大惊小怪了么?

    可他实在是难以想象,像他师傅这样冷心冷情的人,会爱上谁。

    风修一时间有些跑神。

    “风修前辈,在尊师来之前,我建议先把这两人禁锢起来。”先前开口的那位古武者又说话了,“除了风修前辈外,我等都拦不住他们。”

    嬴子衿、傅昀深和谢焕然对打的那场古武修为悬殊的战,即便都过去一个月了,依旧让他们心惊胆战。

    要是任由两人发展下去,那还了得?

    保不准就是第二个谢焕然。

    必须要解决!

    傅昀深撩了撩眼皮,勾唇:“我要走,谁都拦不住我。”

    “哼,风修前辈在此,你还敢口出狂言!”这个古武者冷笑了一声,“你可不是什么巅峰古武者。”

    “他说得不错。”风修终于回神,淡淡,“我的确拦不住他。”

    “……”

    仿佛被凌空打了一巴掌,这个古武者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风修又说:“但我尊师能够拦住他。”

    林无量和月清河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是连风修都拦不住傅昀深,那该如何是好?

    还好有风修的师傅在。

    众目睽睽之下,风修和伏汐一同站起来,对着女孩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

    “请师尊上座。”

    “!”

    审判庭内,所有古武者的脸都扭曲了。

    尤其是林无量和月清河这两位老祖宗,脸色一片铁青。

    他们瞪大眼睛,简直是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

    嬴子衿,是风修和伏汐的师尊?!

    这是什么魔幻的事实?!

    这可是古医第一人和古武第一人。

    林无量牙齿颤着,身子也抖成了筛糠:“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成了他们所有人的祖宗?

    这让人怎么去接受?

    “上座就不用了,你们知道我不喜欢管事。”嬴子衿咳嗽了几声,“我刚吃完饭,过来散散步。”

    先前风修请她过来,她还没去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这样。

    古武者崇敬强者。

    没有一个绝对的强者,他们谁都不会服。

    风修再拜:“这种事还要请师尊过来一趟,也是我们做徒弟的没有考虑周到。”

    他用一举一动,表达了他对嬴子衿的敬重。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此情此意,重于泰山。

    “……”

    审判庭内还是一片死寂。

    所有古武者都彻底呆了。

    签了请愿书的人更是冷汗涔涔。

    他们,竟然想让风修废掉他的师傅?!

    而且他的师傅,还是他们古武者的老祖宗?

    “我今天就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回来。”嬴子衿很轻地笑了笑,“这古武界和古医界,你们好好看着。”

    风修眼圈微红。

    他拳头一握,抵在胸前,大喝:“风修恭送师尊!”

    伏汐也拜:“伏汐恭送师尊!”

    其他古武者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了神。

    无论是真心屈服,还是迫不得已,

    他们都齐齐地跪了下来。

    “古武界恭送老祖宗!”

    声音震彻云霄,久久不散。

    嬴子衿和傅昀深走到通道口的时候,似乎还能听见这一声声“恭送”

    “夭夭,我不和你一起进去。”傅昀深握住她的手,声线沉下,“想杀我的人很多,你跟着西奈,危险能降低不少。”

    说着,他又拿出手机,递给她:“还有,刚接到的消息,秦灵宴和秦灵瑜失踪了。”

    秦灵宴作为黑客联盟的老大,原本就会经常失踪。

    但秦灵瑜就不一样了。

    娱乐圈第一女顶流,失踪可是大事。

    整个华国娱乐圈都会动乱。

    嬴子衿眼神定住:“世界之城?”

    “初步猜测是这样。”傅昀深摸了摸她的头,“我先去找他们,你休息一会儿养足了精神再走,我们分开。”

    这一次世界之城的通道口开启,会持续十五天的时间。

    嬴子衿将手上的包递给他:“路上小心。”

    “城里见。”傅昀深桃花眼弯起,低声,“夭夭,我会永远保护你。”

    **

    傅昀深跟着玉绍云离开。

    嬴子衿专门等了十五天,才和西奈一同去世界之城。

    两人聊起彼此小时候的事情。

    再听到活体血库之后,西奈微微一惊:“啊!你是黄金血?”

    嬴子衿侧头:“黄金血,怎么了?”

    除了没人能给她输血外,没有什么好的地方。

    “哦,是这样的,世界之城有一个传说。”西奈说,“如果有婴儿是黄金血,那么她可能是贤者的转世。”

    嬴子衿的眼眸微微一眯,淡淡:“毫无根据,血型第一遗传自父母,第二可能因为基因变异。”

    嬴家也就只有她和嬴露薇是黄金血。

    其他人都不是。

    显然是基因变异了。

    “要不然怎么就成传说了呢。”西奈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你不是在世界之城出生的,要不然给你检测血型的时候,你肯定会被处死。”

    嬴子衿不置可否:“二十二位贤者是世界之城的信仰,为什么贤者院会处死贤者的转世?”

    “我也不清楚。”西奈托想了想,“应该是贤者有好有坏?阿嬴,虽然你不是在世界之城出生的,但你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你是黄金血。”

    “贤者院宁可错杀一万,也不会放过一个。”

    两人说着,已经通过城门走了进去。

    庞大的世界之城,就在眼前。

    这是一个极为浩瀚广阔的城市,一眼望去,看不见尽头。

    嬴子衿蹲下来,将药瓶放在西奈手里:“暂时恢复身体的药。”

    西奈一愣,她手指捏紧了药瓶:“真的能恢复身体么……”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到底被谁灌下了炼金药物。

    “嗯,暂时的。”嬴子衿声音懒散,“到时候,我找个人帮我带你,跟着他应该能够彻底恢复身体。”

    “什么人啊?”

    “按年龄来讲,他已经是个三百岁的老头了。”

    西奈:“???”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嬴子衿一只手提了起来,扔在了空中摩托上。

    西奈摸了摸自己的后座,恋恋不舍:“人变小了,摩托都没办法骑了,你骑的这一款摩托可是现在城里的最新版。”

    “最快的速度能够达到800km每小时,不过一定要戴好头盔穿好制服,没经过基因改造的普通人没办法承受太大的压力。”

    空中摩托车是世界之城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已经取缔了飞机。

    配套的头盔和制服抗压能力很强,可以保护普通人的身体不会在极速狂飙之下被碾碎。

    所以相应的,也只有一等公民和二等公民中较富有的人用得起空中摩托车。

    嬴子衿抬了抬头,看见天空上是各种形式的空中交通工具,化出一道道弧线。

    除了空中摩托车外,还有空中滑板和空中公交车。

    远处,还有一座悬空的城堡。

    风华神圣,带着不可直视的光辉。

    “那是贤者院。”西奈说,“贤者院所在的区域,是禁止任何交通工具进去的。”

    “所以其他人想要进贤者院,要么凭借着自己的实力飞上去,要么就是得到贤者院内人的召见,

    贤者院的城堡,距离地面足有三百米。

    对于基因改造过后的超级兵来说轻而易举。

    当然,世界之城没有古武者这么一说。

    嬴子衿握住车把,淡淡:“坐稳了。”

    “哦。”西奈搂住她的腰,“我坐——”

    “轰”的一声爆响,摩托车绝尘而去。

    速度在瞬间达到了极致。

    空中摩托瞬间冲了出去,吓飞了西奈:“啊啊啊啊——你没说你开车这么变态啊啊啊!”

    **

    两个小时后。

    空中摩托车停在了离着研究所还有一段距离的森林里。

    嬴子衿把晕得七荤八素的西奈提了下来,放在了石头上,随后按下车把手上的一个按钮。

    “噼里啪啦”一阵响,空中摩托车缩小成了手机挂件那么大。

    嬴子衿随手揣在了兜里。

    科技发达了,果然方便不少。

    “我……我差点就吐了。”西奈趴在女孩的背上,“答应我,下一次开车别这么狠。”

    就连骑士统领,也不会一直以800km的高速开空中摩托车。

    简直要命。

    西奈缓了一口气,掏出了一个证件:“给,你的身份证明。”

    “我克制一下。”嬴子衿弯下腰,“你不进去了?”

    “不去了。”西奈摇头,“他们都不知道我变小了,我怕给他们带来麻烦,你要是遇到了什么事,就报我的名字。”

    嬴子衿揉了揉她的头:“自己能走?”

    “小看我了。”西奈摆了摆手,“走了。”

    她转身,小手插着兜,慢慢悠悠地离开。

    嬴子衿目送着她离开后,这才去研究所。

    她来到了一扇电子门前,瞳孔对准门锁。

    机械音发出。

    电子门打开,嬴子衿走进去,打量着研究所的内部。

    比赫尔文的实验基地要大,也要更先进。

    她戴上帽子,去初级学员的宿舍。

    宿舍是独立的,每个人一间房,里面配置了不少高科技产品。

    一栋楼有一个大的实验室。

    嬴子衿把包放在卧室之后,去自己的实验台。

    实验室里已经有不少学员了。

    西方面孔居多。

    冷不丁地见到一个新人进来,都纷纷好奇地侧目看了过来。

    窃窃私语的声音响起。

    “那是谁,哪个家族的,没见过哦。”

    “初级学员而已,不是什么大家族的。”

    “可这个时候不是已经停止招新了吗?怎么又多出来了一个学员?”

    嬴子衿充耳不闻。

    她瞥了一眼放在她实验台上的文件,挪到了一边。

    进行过瞳孔扫描之后,实验台正式启动。

    在来世界之城之前,她也做了一些这里的题。

    比帝都大学题难度要上了好几个档次,还算有一点挑战性。

    有学员突然说:“完了!那是不是天烟的书?”

    “好像是,天烟用了这里的几个桌子,她怎么敢……”

    声音一下子都沉寂了下来。

    学员们震惊地看着女孩。

    几分钟后,天烟匆匆地走了进来。

    在看见自己的文件被挪到了旁边的桌子上后,天烟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谁允许你动的?”她转头,看向女孩,“私自动我东西,道歉!”

    她的文件如果少一张,这个初级学员能担待得起吗?

    “天烟,算了算了。”有学员劝阻,“她只是挪了一下,没有动其他的。”

    “挪也不行,这个位置我占了,她凭什么动?”天烟更气,“我说,道歉,听到没有?!”

    嬴子衿眉目不动,手指依旧在电脑屏幕上轻点着。

    “一个初级学员跟我横?”天烟冷笑了一声,

    她抬起手,直接去抓嬴子衿的头发。

    同时,另一只手抬起,照着女孩的脸扇了过去。

    “给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