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 虐渣,马甲连爆【2更】

    “……”

    程远从来没觉得他的世界有这么安静过。

    风修这三个字,仿佛带走了所有的声音。

    他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凝固了,愣愣地抬头。

    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大脑都当机了。

    “愣着干什么?”风修背着双手,瞥了他一眼,“叫师祖。”

    这一下,程远是货真价实的腿软了。

    他“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师师师师……”

    程远结巴了半天,都没能把一个完整的称呼蹦出来。

    嬴子衿的脚顿了顿,按着头,微微无奈:“你吓到他了。”

    风修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慢悠悠:“不吓一吓,他以为他能当我师叔了。”

    还师妹?

    梦倒是做得挺好。

    “师师师祖!”程远终于叫了出来,他擦了一把汗,仍是战战兢兢,“师傅,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行了,知道你不清楚。”风修把他扶起来,“反正你记住,你没有师妹,你只有师祖。”

    程远:“……”

    好扎心。

    “我先走了。”嬴子衿压了压帽檐,遮住阳光,“好久没下地了,去转转。”

    风修瞥了程远一眼。

    程远立刻会意,跟上去保驾护航。

    谢焕然已死,除了风修之外,程远的古武修为是最高的。

    他看了一眼前方的建筑物:“师祖,您是要去司法堂的地牢吗?”

    “嗯。”嬴子衿颔首,“去看看。”

    谢家顶尖战力都被杀了。

    有些人犯了罪,但罪不至死,不过其他刑罚也少不了。

    司法堂一向公正处理。

    谢夫人就在地牢里关着。

    她双目无神,早已没有了以往的贵妇风范。

    在看见女孩的时候,谢夫人的眼中终于有了焦距。

    她猛地扑到铁栏杆前,眼睛猩红:“嬴子衿!你没死!你居然没死!”

    “凭什么我的念念死了,你没有死!凭什么?!”

    “谢念死,是因为她作恶多端。”程远神色一冷,“她杀了那么多人,活该死!”

    谢念在古武界横行霸道数年,柳家也是因她而灭。

    “杀了那么多人?”谢夫人目光怨恨,“一群贱民的命,也配跟我女儿比。”

    古武界,实力为尊,用拳头说话。

    被谢念杀了的那些人,只能说是技不如人。

    “你女儿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程远冷笑了一声,“谢夫人,你还真是双标。”

    他转头,及时把一声“师妹”及时咽回了喉咙里,压低声音:“师祖,我送你出去吧,没必要让这种人坏了您的心情。”

    嬴子衿抬手:“让我和她说几句话。”

    程远虽然不解,但也退到了一旁。

    “你要和我说什么?”谢夫人神情轻蔑,“我说了,我不会和你说话的,你要杀我就杀吧,反正我丈夫女儿都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谢夫人,谢家大长老骗了你。”嬴子衿淡淡,“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会突然昏迷不醒吗?”

    提起谢钰,谢夫人的面容更加狰狞:“我儿子昏迷不醒,是因为你不嫁给他!”

    都是他们小瞧了嬴子衿,认为她只是一个古医。

    要是当初就把嬴子衿直接杀了,谢家哪里还会落到这地步?

    “你们谢家在古武界这么多年,每一代都有不少人在滥杀无辜。”嬴子衿低下头,轻笑,“真以为不会有孽力回馈?”

    谢夫人猛地怔住:“你……你什么意思?”

    “他命格硬,又是难得的古武天才,这样的人,是挡灾的极佳人选。”嬴子衿声音疏冷,“谢家这一代的孽,全部都反噬在了他的身上。”

    “有些事情你们大长老也没有说谎,如果我嫁给谢钰,就能够帮他一起分担这部分因果,他承受的少了,自然就能够醒过来。”

    嬴子衿轻描淡写:“我想想看,在谢钰之前,你们这一辈也有无辜惨死的人吧?”

    “不……不不不!”谢夫人惨白着连,她拼命地摇头,嘴角都流出了血,“我不信……我不信!”

    “当然,谢家大长老还没资格决定谁做这个挡灾的人选。”嬴子衿接着说,“谢钰,是谢焕然定下来的。”

    “知道为什么谢焕然会选择谢钰吗?因为以前谢念给他告过状,说不想让谢钰抢了她的天才之名。”

    “谢夫人,这就是你一心宠爱的女儿。”

    一句句真相,将谢夫人彻底压垮。

    “不!啊——不不!”谢夫人崩溃了一般地尖叫了起来,“我不信我不信!”

    嬴子衿直起身,没再看谢夫人一眼:“走吧。”

    程远也听得心惊肉跳:“真有这种事情?”

    “嗯。”嬴子衿淡声,“谢焕然临死前,什么都交代了。”

    “真够卑鄙。”程远倒吸了一口气,“那谢钰我见过,是真的天才绝艳,就这么被谢念害了。”

    说到底,这件事情之中,谢钰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在司法堂的记载上,谢钰也从未杀过一人,与谢家人嚣张的行事风格也不符。

    温文尔雅真公子。

    “他被送到第五家祖宅了,由川老先生帮他调理。”嬴子衿说,“谢家灭了,谢焕然死了,因果消除,他还是有可能醒过来的。”

    程远点了点头:“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

    嬴子衿出了地牢,回到了傅昀深给她准备的卧室。

    她打开西奈改装过后的电脑,成功地连接了世界之城的网络。

    如果没有内部的上网许可证,世界之城的内网根本不会对七大洲四大洋开放。

    嬴子衿眯了眯眼,看着屏幕上的数十个院系的名称。

    西奈用特权帮她拿到了研究所的学员名额。

    在世界之城,研究所是除了玉家族和莱恩格尔家族外,另一个大势力。

    但不管是玉家族还是莱恩格尔家族,也需要仰仗研究所。

    毕竟世界之城的一切先进科技产品,都是研究所生产的。

    并且,研究所还是贤者院直属。

    其中有两大院的地位最高。

    一个是生物基因院,另一个是机械与航天工程院。

    两大院撑起了整个世界之城的科技文明发展。

    她曾经的恩师西蒙·格兰德,出身于机械与航天工程院。

    嬴子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敲,还是点击了机械与航天工程院。

    虽然她对生物基因更感兴趣,但为了宇宙航母项目能够成功研发,还是工程院能带来更大的帮助。

    不得不承认,在科学技术上她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嬴子衿点击了确认,关闭了电脑,披上外衣起身出去。

    与此同时,世界之城,研究所招生办公室内。

    “滴”的一声响,悬空的3D蓝色屏幕上立刻将新学员的资料传送了进来。

    管理员抬头看去,差点把水喷出来。

    这年头,连初级学员都有胆量报名参加工程院的考试了。

    管理员瞥了一眼嬴子衿的资料。

    19岁。

    果然,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过这初级学员长得倒还真不错。

    管理员喝了一口水,也没再看,抬手叉掉了这个窗口,打开了一个直播。

    直播间里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现场组装一把研究所新发明的激光武器。

    人气很高,弹幕时不时地飘过,还有不少大型礼物。

    有土豪一砸就砸了一千万的货币。

    直播间上方,是年轻女人的名字。

    碧儿·莱恩格尔。

    不说碧儿极高的能力,只是莱恩格尔这个姓,就足以吸引世界之城其他居民观看她的直播。

    管理员自然也不例外。

    他正看得兴致勃勃,视线忽然一顿。

    他怎么感觉刚才那个报名参加工程院考试的初级学员,和碧儿小姐长得有点像?

    不,应该是碧儿小姐像那个初级学员。

    但偏偏没有那个初级学员的三分神韵。

    仿佛一个低配版。

    一定是错觉。

    还没正式入研究所的初级学员怎么能跟莱恩格尔家族的小姐比。

    碧儿·莱恩格尔,可是研究所的新星之一。

    管理员摇了摇头,压下去他荒谬的想法,接着看直播。

    **

    古武界

    谢焕然这么一死,笼罩在古武界的阴云也散去了。

    但在谢焕然那一战,傅昀深和嬴子衿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让其他古武者很是忌惮。

    死了一个谢焕然,又多出了这两个人。

    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们古武界,凭什么要去敬仰两个外人?

    于是,在林家和月家的示意下,一张请愿书,递到了风修的手中。

    一批古武者,也来到了司法堂。

    对着风修跪了下来。

    “风修前辈,这是我们的万人请愿书。”为首的古武者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份文件,“风修前辈刚回来可能不知道,这二人都并非是古武界的原住居民。”

    “他们的存在,破坏了古武界的平衡。”

    “请风修前辈做主,将他们逐出古武界,并且为了保护世俗界的普通人,废掉他们的内劲!”

    下面是是上万个名字,还有带血的指纹。

    无一不是恳请风修为古武界除害。

    “请风修前辈为我古武界除去这二人。”

    “是啊,风修前辈,您才回来没多久不清楚,这两个外来人,对古武界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

    “他们那么年轻,修为又高,保不准是像古医界那边的邪医一样,走了什么歪门邪道。”

    “必须要除掉!”

    作为林月两家的老祖宗,林无量和月清河都没有说话。

    但这些人的话语显然是他们授意的。

    风修捏紧了文件,强压着怒意,淡淡开口:“这件事情,我不能做主。”

    古武界,果然已经腐朽到这个地步了。

    这句话一出,古武者们的声音一寂。

    风修都不能做主,还有谁能?

    风修又说:“我需要请我师傅来。”

    “!!!”

    林无量和月清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震惊。

    风修还有师傅?

    他的师傅是谁?

    风修已经是第一古武者了,他的师傅又是什么存在?

    而且,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风修还有师傅。

    林无量和月清河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异口同声:“请问风修前辈,尊师现在在何处?”

    “在吃饭,一会儿就来。”风修将请愿书扔在了一旁,“你们如果没空,就先下去吧。”

    风修虽然这么说,但谁敢真的下去?

    林无量和月清河也正襟危坐地等。

    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审判所的门才打开。

    众人下意识地往回望。

    那张脸古武界现在的人都认识。

    第一古医,伏汐。

    伏汐是风修的师傅?!

    “哦,我师妹来了。”风修起身,迎了上去,“师妹。”

    伏汐微微颔首:“师兄。”

    风修抬手:“请。”

    两人上前,却并没有做到最上面那个位置。

    留给谁的,不言而喻了。

    三十分钟后,门再一次被推开。

    ------题外话------

    还是双倍其间,接着求一波月票=3=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