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天才少年

    房间里有空调,两人进来时都脱了外套。

    女孩的背直挺,脖颈修长。

    她袖子挽到了小臂中段,露出腕骨,放在翠绿色草药上的手指,更显纤细白皙。

    “我会看书。”嬴子衿往后靠了靠,懒洋洋地抬头,“书上什么都有。”

    傅昀深发现,当她用那双氤氲着一片远雾近雨的凤眼看他时,倒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谁挡得住?

    对视了几秒,男人屈起手指,轻敲了一下女孩的额头:“以后不许看这种书。”

    “不要。”嬴子衿低头,摆弄着电压力锅,“那样会没乐趣。”

    她还打算买点这个时代的小说看,解解闷。

    “哥哥请你吃饭?”

    “那也不要。”

    超级无情。

    “……”

    女孩又开口:“顶多——”

    傅昀深眉眼垂下,看她。

    她还很认真:“我带你一起看。”

    傅昀深神情一顿,唇勾起,突然笑了:“带我一起看?”

    还能这样?

    嬴子衿打着哈欠,又犯困了,半眯着眼:”嗯,等我先学学网购。”

    傅昀深瞧着女孩倦懒的样子,但神情并不作假,他意识到她就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没有多余的意思。

    果然还是个小朋友。

    手机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傅昀深看了嬴子衿一眼,确认她不会把自己炸掉后,起身去外面接电话。

    “七少,快来啊。”是聂朝打来的,“就差你一个了。”

    傅昀深散漫道:“没事挂了。”

    “不是说好了要给你办洗尘宴吗?这还不是事儿?”聂朝说,“快来快来,就在King会所,人都给你找齐了,对了,你那几个玩伴也在,都等着少爷你呢。”

    傅昀深眉梢一扬:“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这东西?”

    “哎,不就一个称呼吗?。”聂朝催促,“大下午的,你干什么?快来和兄弟一起快活啊。”

    “我在陪小朋友,就不去了。”傅昀深倚在门上,“你们玩。”

    那头,被挂断电话的聂朝一脸震惊,仿佛被雷劈了一样,脑海中冒出了两个字——

    禽兽!

    那么小的妹妹也下手!

    包厢里其他人没听到电话内容,但瞧见聂朝表情不对,都有些诧异:“七少说了什么?”

    “哦……他说他不过来了。”聂朝半天才回神,“你们先玩,我再去打个电话。”

    作为沪城最勤奋的崽,他一定要得到第一手八卦。

    **

    三个小时后,电压力锅发出了“滴”的一声响。

    嬴子衿睁开眼,抬手开盖。

    有淡淡的清香飘来,沁人心脾。

    锅里已经成形的药丸,深绿色的,不多不少,刚好五十个。

    她将药丸装进用提前买好的药瓶,收拾了一下地面上的狼藉,推开了门。

    男人半靠着墙,修长的手指在手机轻点着,听见动静后,抬头:“好了?”

    嬴子衿没想到他还在外面等着,一怔:“怎么不进去?”

    “怕打扰你。”傅昀深懒懒,并没多说什么。

    他低头,看着女孩递给他的药瓶,挑挑眉:“补肾?”

    “不。”嬴子衿将书包背起,挂在一个肩头,“延年益寿。”

    不过是有补肾的效果,补肝补胃也都行。

    “嗯?我这年纪就要延年益寿了?”傅昀深饶有兴趣,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把药瓶装好,又问,“吃饭?”

    “我要出城一趟。”嬴子衿看了一眼手机,“过几天再请你吃饭。”

    “出城?”

    “嗯,回清水县。”

    清水县的医疗条件,和沪城相比差得太远。

    温风眠一生节俭,嬴家给的十万他肯定舍不得花,一年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今天元月十五……”傅昀深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神冷了几分,唇边的弧度也敛起。

    可他偏头之际,桃花眼重新染上笑,叫:“小朋友。”

    嬴子衿回头:“嗯?”

    “哥哥今天没地方去。”他尾音拖着,琥铂色的瞳孔中浮着细碎的光,“你看,要不要收留一下我?”

    “……”

    **

    晚上七点半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夜空中时不时有烟花绽放。

    温风眠从老式冰箱里取出面粉,刚走到案板前,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

    正当他准备烧水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温风眠将手擦拭干净,又咳嗽了几声,才走出去:“谁?”

    这么晚了,也不会有人来串门才是。

    他打开门,这么一看过去,却猛地给怔住了。

    女孩站在屋檐下,乌发上落了一层月光,朦朦胧胧的,不太真切。

    虽然一年不见,容颜依旧。

    温风眠喉咙滚了滚,根本不敢认。

    他声音艰难,颤得厉害,好半天才吐出来两个字:“……夭夭?”

    “是我。”嬴子衿托住他的手臂,扶好,“您小心,别摔着了。”

    她不动声色地试了试脉搏,心中有了数。

    温风眠的身体,比她开始想得还要差。

    长年累月的重工,把他已经压垮了。

    得了肯定应答之后,温风眠却是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他怔了好一会儿,才抓住她的手,语气又急又厉:“夭夭,你怎么从嬴家回来了?他们呢,没跟你一起吗?”

    又上下将女孩打量一眼,神情更严肃:“告诉爸爸,那边的人是不是欺负你了?”

    很普通的一句话,却能轻易直击心房,让人溃不成军。

    “没有的事情,我就是今天才得了空,回来看看您。”嬴子衿按住温风眠的肩膀,淡淡地笑,“这一年没来看您,是我不对。”

    如果她能早点醒过来,一年前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温风眠这才放下心,转头擦了擦眼睛,他努力平复着呼吸,情绪还剧烈地波动着,声音还在颤:“你能回来,爸爸……已经很开心了。”

    毕竟,当时嬴家说了那种话,他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嬴子衿扶着他进屋:“家里只有您一个人?”

    “愈愈今天还有课。”温风眠又咳嗽了起来,止住后,笑笑,“不过也应该快回来了。”

    这句话刚说完,院子外——

    “爸,我回来了,今天我买了的点肉,晚上我们可以……”

    后面的话在看到去女孩之后,全部都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