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嬴家不敢,我还是敢的

    她很讨厌嬴家这个养女,尤其是在发生了昨天那件事情后。

    不学好,品格差,还撒谎成性。

    连嬴露薇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能被气到,她真是替她这位闺中密友不值。

    今天的微博陆芷也看了,可那又能证明什么?

    她可以确定,嬴子衿绝对对江漠远有不该的妄想。

    陆芷想了想,计上心头,拉过陆放:“小放,你和我先进去,一会儿有人进来,你先看着。”

    后面一句话,是对店里的收银员说的。

    “姐,你干什么?”陆放莫名其妙,“我们还躲着她?”

    在班里,都是嬴子衿低着头不敢见人,什么时候成他退让了?

    “什么躲?”陆芷不由分说将陆放拉到了后面的库房,“我是要让她出丑,到时候乖乖来求我。”

    不是要买药吗?

    那就看看到底买不买得起。

    陆放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过来,忍不住笑:“姐,你可真是阴险,你说一会儿她会不会直接被气哭?”

    “肯定会。”陆芷看着电脑上的监控画面,“到时候把录像发给露薇,让露薇开心一下。”

    “姐,也给我一份。”陆放觉得这个主意很好,“等开学的时候,我要在班里放。”

    离着高三越来越近,学业也更重了,需要一些乐趣来调剂。

    几秒后,女孩推门走了进来。

    她原本是要去货架处,但又突然停了下来,头抬起,直直地看向了一个方位。

    陆放冷不丁地对上了,呼吸不由一窒。

    素颜淡唇,没有任何点缀,却难以让人移开视线。

    一双凤眸深沉黑凝,仿佛望不见底的深渊,像是能把人吸进去一般。

    陆放的心猛地一跳:“姐,她总不会知道我们在看她吧?”

    “怎么可能?”陆芷不以为然,“你当她能预卜先知?”

    **

    嬴子衿收回了视线,面无表情。

    一醒来之后,找上门的麻烦真多,她都累了。

    她没有走到哪儿就算的习惯,来之前,她并不知道这原来是陆家的店铺。

    她给嬴露薇输了一年的血,身子太弱,钟曼华便给她找来了疗养师。

    但实则,陆芷是嬴露薇推荐的。

    陆芷毕业于帝都中医药大学,主攻中医,钟曼华也很满意,高薪聘请了她。

    陆家在沪城只是一个小家族,能够搭上嬴家,自然求之不得。

    不过,都与她无关。

    嬴子衿看着货架上的中药,陷入了沉思。

    很多药材已经彻底绝迹了,替代品很难找。

    “姐,看来她是真的想买药。”看到这一幕,陆放啧了一声,“她认识吗?”

    英语单词都背不会,还能认中药?

    陆芷很不耐烦:“你管她做什么?看她笑话就行了。”

    货架前——

    嬴子衿看完了一圈,发现她高估了这里的药材质量。

    隔着木板,她都能闻到这些药材的年份最高不过二十年。

    但温风眠的病刻不容缓,勉强先用着,大不了过几天她亲自进山去挖。

    “小姐,请问您需要买什么?”收银员得了陆芷的话,“不如说说病症,我们可以帮您挑选。”

    “不必。”嬴子衿随意开口,“苍术、五灵脂、望月砂、龙涎香……”

    足足报了三十个中药名,最后说:“各十斤。”

    “噗!”原本陆放还吃惊于一个学渣竟然能记住这么多中药名,听到最后给笑了,嘲讽的,“十斤?她当这是在买菜呢?”

    果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人,中药能按斤买?

    “反正她也买不到。”陆芷又给收银员使了个眼色。

    收银员会意,这才说:“小姐,您需要的量太大,需要备货,请您先签单子吧。”

    “嗯。”嬴子衿淡淡,“一共多少?”

    陆芷比了个“五”。

    收银员微笑:“五十万。”

    陆芷和陆放就等着女孩因为没钱难堪到哭,然而——

    “五十万?”嬴子衿眉目不动,“专门给太上老君供药?”

    收银员笑一僵。

    “呸。”陆芷脸色也不好看,“就是仙丹怎么了,买不起还不快点滚。”

    收银员接到信号,恢复了笑脸,委婉:“小姐,我们的药材都是原山里采摘的,会比较贵,您要是买不起……”

    嬴子衿抬眼:“签吧。”

    两个字一出,几个人都一愣。

    “她搞什么花样?”陆芷狐疑,“敢这么花钱?”

    嬴家也不会给这么多钱才是。

    陆放分析:“她一个土包子,不了解市价,她买,也是我们赚。”

    那些药材中是有贵的,可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五万,五十万,足足翻了十倍,只有傻子才会买。

    听到这话,陆芷也就放心了,朝着收银员点点头。

    得了准,收银员飞快地打印出来了一张单子。

    嬴子衿扫了一眼,接了过来,但并没有签字,而是拿出手机,慢条斯理地拨了一个号码。

    三声之后,接通了,开的免提。

    女孩的声线清冷,不徐不疾:“我要投诉,中山南路148号,这家店卖的中医药材高于市场价十倍,嗯,是的。”

    “……”

    陆芷都惊呆了。

    她简直不能相信,女孩竟然敢打投诉电话。

    “姐,她好心机!”陆放脱口,“难怪她要签单子,她这是在阴我们!”

    陆家可不像四大豪门一样底子厚,这要是真的被投诉了……

    陆芷一慌,冲了出去,劈头盖脸就是骂:“你想死?”

    女孩淡淡抬眼,没什么情绪。

    陆芷色厉内荏:“你还敢投诉?我这就去问问嬴夫人,嬴家什么时候敢让一个养女踩在我们陆家头上来了。”

    说着,她就要拨电话,大有一种要告状的架势。

    嬴子衿有些困:“不打我帮你打。”

    “你……”陆芷气急,恼羞成怒之下扬起了一巴掌,照着女孩的脸扇过去。

    可才刚抬起来,就被截住了。

    “咔!”

    一声极其细微的骨裂声响起。

    陆芷当即吃痛,没稳住,“啪”的一下栽到了椅子上。

    嬴子衿双手插兜,没什么表情。

    哦,条件反射,忘收劲儿了。

    她以后得注意点,不能把人打残了。

    陆芷疼得直抽气,猛地抬头,刚要大骂,脸却“唰”的一白。

    门前,男人半倚,长腿屈着。

    懒散的姿态,眉眼间的神情也漫不经心。

    说出来的话,却让人遍体生寒。

    他低笑了一声:“赢家不敢,我还是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