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养父

    傅昀深不怎么在意:“嗯?”

    这一次,那边倒是回得很迅速。

    “三个人,全是猎杀榜上的,资料我发你了。”

    “别等我还没见过你,你就死了。”

    傅昀深眼睫动了动,轻笑:“放心,见一面还是可以的。”

    红色的字褪去,屏幕这才恢复了正常。

    而原本空无一物的桌面上,多了三个文件夹,命名分别为——

    Sharpshooter No.4;Killer No.5;Hypnotist No.7。

    傅昀深扫了扫,但没有打开文件夹去看。

    他合上电脑,站了起来,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后,出门了。

    **

    今天恰好是2020新年的最后一天,农历正月十五日,街上有不少卖花灯的。

    十二点半的阳光虽然灿烂,但并不耀眼,恰到好处的温暖。

    嬴子衿侧头,看着不远处几个正在跳绳的小孩子,眉眼松散了几分。

    习惯了打打杀杀的日子,突然这么静下来,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双手插兜,靠在栏杆上,懒洋洋的,一边看风景,一边重新梳理着她的记忆。

    江家有一个助学的慈善机构,专门会给偏远地区的学生们提供助学金。

    她恰好是其中之一,本是很不起眼的那种。

    一年前的时候,江漠远以赞助她去青致一中读书的名义,要把她接到沪城去。

    很突然的一个决定。

    她当时并不怎么愿意,因为她的养父温风眠有遗传性哮喘,病得很重,需要人照顾。

    可温风眠说,他这辈子就是这样子了,改变不了,所以他希望她能够走出去,拥有更好的未来。

    但谁也没想到,走出去会是这样的结果。

    嬴家把她接了回去,却是以领养的方式。

    因为嬴震霆压下了嬴家丢了大小姐的丑闻,直接让养女顶替了她原来的身份,包括名字和出生日期。

    最开始的时候,钟曼华和嬴震霆对她还算好。

    直到嬴露薇第一次受伤,直到她一次又一次地在名门圈子里出丑。

    再加上有嬴露薇这位第一名媛以及嬴家大小姐的对比,一个从小县城来的养女,根本不能比。

    嬴子衿眯了眯眼。

    脑海中的记忆只是单方面,并不能够窥见事情的全貌。

    可惜了,以她现在的神算能力,还不足以让她直接看完她在这里完整的过去以及未来。

    不过,一般卦者也不自算。

    记忆告诉她,自从回到嬴家之后,嬴家不允许她和以前的家庭有半点接触。

    又生怕她再沾染上什么陋习,强硬地断掉了她和温家的联系。

    钟曼华怕她逃跑,更是直接将她的身份证锁在了柜子里,多次告诫她她是赢家的千金小姐,不要去清水县,被那些穷酸的人赖上。

    至于温风眠,他们也已经给了十万,温家应该知足了。

    小县城的人,估计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清水县虽然距离沪城不远,只有两百多公里,但作为嬴露薇的活体血库,她时时刻刻都被盯着。

    所以一年了,她还没能回清水县一趟。

    这才是忘恩负义。

    嬴子衿从口袋里拿出身份证看了看,有些头疼。

    新科技也有新科技的不好,做什么都束手束脚。

    但她必须回清水县一趟,温风眠身体不好,养恩太重,她不可能不顾。

    嬴子衿想了想,拿起手机,在地图里开始搜最近的中医药店。

    **

    三十分钟后。

    中山南路。

    刚下了出租车,嬴子衿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草香,这让她因为没睡好而燥的心多少平静了几分。

    她按了按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过一次,她这次醒来,脾气控制得有些差。

    看来也得炼点安神的药。

    嬴子衿先进了一家银行。

    午后人少,服务窗口基本空着。

    女孩依旧穿着简单的黑色衬衫,扣子一丝不苟地系着,外面套着一件卡其色大衣。

    深黑色长裤,马丁靴,半马尾。

    禁欲又冷淡。

    这样貌太过出众,引得过路的人都看了过来。

    抽号的时候,嬴子衿侧头,不经意间瞥见了墙壁上的金色鸢尾花,神情顿了顿。

    好一会儿,她才慢半拍地想起这个标志还是她当年随手画的。

    没想到,这些年过去,洛朗家族把他们的银行已经从O洲发展到全球了。

    嬴子衿打了个哈欠,慢腾腾地走到柜台前。

    她凤眼中雾岚朦胧,像是枝头月光落下,衬着领口下瓷白的肌肤,美得让人心尖一颤。

    柜台小姐的脸红了一红,连忙将视线移开:“您好,小姐。”

    “先取两千块。”嬴子衿将黑卡和身份证递了过去,“然后再办一张银行卡,转一百万进去,谢谢。”

    一百万放在其他银行是个很大的数字,但是在洛朗银行却是见怪不怪了,所以并不需要太多手续。

    “好,请您稍等。”柜台小姐接过,迅速地开始办理业务。

    嬴子衿想了想,问:“在你们这里存钱,能保多久?”

    柜台小姐愣了一下,才回答:“只要有证明在,多久都可以。”

    嬴子衿点点头,倦懒地靠在椅子上打哈欠。

    说不定她的金子还能回到她手上。

    **

    对面,中医药店。

    陆放正趴在收银台上写作业,写了半天都没有做出来最后一道压轴导数题,烦乱地把书扔到了一遍。

    他起身,准备去找点零食吃,抬头间,却被玻璃窗后的身影攫取住了目光。

    “姐,那不是那谁?”陆放半是好奇半是鄙夷,“她一个县城来的,去洛朗银行干什么?有钱吗?”

    洛朗银行是全球唯一一家国际大银行,进去的人非富即贵。

    嬴子衿是赢家的不错,可也不过是没有地位的养女,成绩在他们英才班还垫底。

    “谁?”陆芷正忙着写单子,闻言只是随意地扫了一眼。

    这一看,面色就是一沉。

    陆放又说:“姐,你不是说她昨天还给你甩脸色了?”

    “可不?”陆芷冷笑,“本事不大,脾气倒是挺大,真以为我想给她疗养。”

    要不是嬴露薇来请她,她才不伺候一个养女。

    陆放正准备安慰陆芷,却见女孩出了洛朗银行,还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不免惊讶:“姐,她怎么过来了?不会是来买药的吧?”

    现在的中医远没有西医受欢迎,他们这家店是纯中医药材,一般只有医院来订,少有零散客户。

    “来买药?”陆芷嗤了一声,“不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