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我家小朋友,我宠着

    是一个没有任何粉丝的小号发的,昵称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叫我无敌侠。

    微博也没有任何描述,只带上了#赢家养女,忘恩负义#这个话题。

    但因为在第一条热门,凡是从热搜榜里点进去的微博用户,第一眼就能看到这段视频。

    看到这段视频之后,先前那些蹦跶的粉丝一下子就全部不跳了,开始疯狂地删他们先前发的评论。

    不删,不是留着打脸?

    结果,他们刚一删完,这个叫我无敌侠的用户又慢悠悠地发了第二条微博。

    【@叫我无敌侠: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下面配了十四张图,全部都是嬴露薇粉丝针对嬴子衿的谩骂截图。

    这一下,嬴露薇家的大粉们慌了,不断地去发私信,想要让叫我无敌侠把这条微博删了,可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气得在超话里直跳脚。

    并且,因为热搜是买来的,一直稳稳地挂在十七位不动,点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也终于有不同的声音冒出来了。

    【这什么脑残粉,什么叫做输血理所应当?道德绑架?】

    【这些脑残粉也真是有意思,正主都没说话,就开始自己臆想有人要害你们正主,什么毛病?被害妄想症?】

    这些评论之中,还有着别的声音。

    【没人觉得嬴露薇那个动作像是自己故意摔倒的吗?她图什么?】

    【细思恐极啊,该不会是就想让人家输血吧?难不成一个养女还威胁她的地位了?】

    【楼上是哪里来的黑子,露薇那么善良,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举报了。】

    【露薇什么都不知道,露薇没有说是养女做的,一切都是粉丝的错,我们在这里给大家道歉,请不要上升到露薇。】

    【早就看嬴露薇不顺眼了,她是没直接明指,但暗地里的意思谁都清楚,好一大朵盛世白莲,怎么不直接说明白?】

    【是啊,嬴露薇这个正主呢?不出来道个歉?】

    【露薇凭什么要道歉?说了多少次根本不是露薇的错!】

    【嬴露薇的脑残粉好多,大家快跑,少沾点这种脑瘫。】

    微博上是一团粉黑混战,闹得不可开交,还吸引了一堆吃瓜路人,嬴家老宅却是诡异的沉默。

    这一段录像将所有事实都展露了出来,如同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了钟曼华和嬴老夫人的脸上。

    狠狠的,毫不留情。

    钟曼华的脸上有血色上涌,是羞的。

    她嘴唇蠕动了一下,声音艰难:“子衿,你要是跟妈妈说,妈妈也不会……”

    在触及到女孩黑白分明、没有丝毫情绪的双眸时,她后面的话全部都卡主了,浑身发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连嬴老夫人,此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本想让自己不那么尴尬,找回一点面子,结果谁知道现在更丢脸了。

    明明只是来要个道歉,结果却成了这个样子,嬴老夫人很是窝火,但又没脸再说。

    “嬴家这污蔑人的家风看来是传承下来的。”嬴子衿摘下一个耳机,漫不经心,“挺好,继续保持。”

    一句话,再次扇了一巴掌。

    嬴老夫人脸色铁青,呼吸都急促了起来,显然气得不轻。

    可女孩已经推门离开,谁都没理。

    凉风风从门外窜入,吹得钟曼华打了一个寒颤。

    她忍不住将双臂抱了起来,看着女孩的背影,心中却是突然冒出来了一股莫名的恐慌。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彻底离去,抓都抓不住。

    真是魔障了。

    钟曼华甩了甩脑袋,暗笑自己想得太多。

    今天走了就走了,总归是会回来的,嬴家才是她的家,还能去哪儿?

    不可能离开。

    一旁,嬴露薇抿着唇,心烦意乱地看着微博上的评论。

    面上还算平静,但微颤的手指出卖了女人不平静的内心。

    嬴露薇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先前所做的铺垫,被这两条微博给破坏了。

    不仅没能达到她的目的,反而惹了一身腥,她还看到超话里有粉丝发脱粉的微博了,虽然只是几个而已,可她是货真价实地栽了一个跟头。

    这个小号到底是谁?

    嬴子衿?

    嬴露薇不以为意。

    一个从县城来的乡下人,无权无势,如何得到这段录像?

    难不成是她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嬴露薇蹙眉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只得又发了一条微博。

    【@嬴露薇V:大家不要吵啦,我真的是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让爱我的人误会了,我在这里代我的粉丝给@嬴子衿道歉,对不起。】

    这一条微博发出去之后,粉丝们都心疼极了。

    【露薇,都是我们的错,你不要自责。】

    【先前骂露薇侄女的人不是我们露水,我们不承认!】

    【个别粉丝言语是偏激了,但是大多粉丝都很爱露薇,部分粉丝行为请勿扣头全体粉丝,露薇侄女很好。】

    见到风向终于稳定下来,嬴露薇才关掉了微博,松了一口气。

    幸好她早有准备,事情也不算太坏,但是她被迫道歉,心里憋了一口气,怎么也下不去。

    自从医院那一夜后,好像一切都变了。

    嬴露薇眸子垂下,神情暗了暗,她握住嬴老夫人的手,温顺道:“妈,我去找漠远了。”

    “好好。”嬴老夫人听到这话,不住地点头,很高兴,“多和漠远培养培养感情,你们迟早要结婚的。”

    “我知道。”提起这个,嬴露薇的心情终于好了几分,她笑笑,“妈,漠远昨天还问我要不要把婚期提前呢。”

    嬴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提前也好,省得被有些人惦记着,你也别对谁都太好了,我看那个养女就是不安好心。”

    嬴露薇抿唇笑笑,没再说话了。

    **

    市中心,一处单人公寓。

    傅昀深握着一个玻璃杯,杯子里装着枸杞红枣茶,还冒着热气。

    耳边这时忽然传来“嘀”的一声响,他转头,看着自己突然黑下来的电脑,眉挑起,随手敲了几下。

    “干什么?”

    完全暗掉的屏幕上很快浮现出了一行字,红色的,很渗人。

    “这什么人,让我出手?”

    “我家小朋友。”

    “?”

    “?”

    “?”

    对方连发了三个问号。

    傅昀深将杯子放下,唇勾了勾,接着敲字:“我当然要宠着。”

    “……”

    傅昀深没多说:“还有事?”

    屏幕静止了十秒,才又浮现出了一行字。

    “有人托我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