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再叫一声哥哥听听

    也是因为这一条热搜,私信她的人更多了,还有发鬼图的。

    嬴露薇的微博下面的评论也转了风向——

    【露薇,你千万别被你侄女骗了】

    【这有些人,对她越好,她就越得寸进尺,所以不能惯着,姐妹们,我说的对吗?】

    【明明就是自己把露薇推下了楼梯。】

    嬴子衿不仅毫无感触,还很认真地在看,顺便学了点新型潮语:“又不是什么事。”

    她不在意嬴家,更不在意这些人。

    只要不惹到她面前,无关的东西,向来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这可不行。”傅昀深笑,气息低哑,“小朋友这么乖,又多才多艺,你这么被骂,我可舍不得。”

    嬴子衿揉了揉耳朵,将手机远离了一些:“打个商量,能不能别叫我小朋友?”

    啧,声音有点好听。

    好像能治她的起床气。

    “嗯?”傅昀深放慢了语调,“三岁一代沟,哥哥比你大了五岁,你不是小朋友是什么?”

    嬴子衿顿了顿,眉挑起:“哥哥?”

    把她当小朋友,还想当她哥哥?

    女孩的声线本是偏清冷的禁欲型,但因为刚醒,平添了几分软糯,极大的反差更显诱惑,听得人想去买只猫。

    饶是傅昀深,也都怔了一下。

    他桃花眼一敛:“再叫一声哥哥听听?”

    “你梦做得挺好。”

    “……”

    行,谈判失败。

    傅昀深放弃了。

    小朋友有些不好骗啊。

    嬴子衿喝了一口水,转头的功夫,视线从窗户边扫下。

    正巧看到铁门外,女人从一辆玛莎拉蒂上下来,还搀扶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

    “唰!”

    瞬间,一段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就浮现在了眼前。

    “我有点事需要解决。”嬴子衿凤眼眯了眯,“回头请你吃饭,顺便给你带点东西。”

    “嗯,好。”傅昀深压下声线,懒洋洋,“哥哥等着你给我带治肾亏……”

    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嬴子衿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进了兜里。

    叫哥哥,什么爱好。

    门恰在这时被敲响,“咚咚咚”,声音极大。

    “二小姐,快点起来,你还要惹夫人生气?”

    并没有得到回应。

    管家的脸色一沉,拿出钥匙,就要直接开门进去,可还没有等他付诸行动——

    “嘭!”

    厚重的门直接给倒了。

    直接对着他的头砸下,离开瓢就差那么一寸的距离。

    大片的阳光从窗外涌入,照亮了昏暗的走廊。

    管家惊呆了,愣愣地看着逆光而立的女孩,腿无意识地在抖,差点大小便失禁。

    嬴子衿双手插兜,淡淡:“该换门了。”

    她只推了一下,就倒了。

    这在二十一世纪叫什么?

    哦,豆腐渣工程。

    管家的腿还抖着,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想说话,却发不出一个音来。

    楼上的动静自然逃不过钟曼华的耳朵,她眉头一皱,准备亲自上楼查看的时候,老宅的门开了。

    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带着几分讶异。

    “大嫂,你们还没吃饭吗?”

    “露薇?”钟曼华转身,着实地愣了一下,“妈,你怎么也来了?”

    嬴老夫人拄着拐杖:“怎么,我这个老婆子就不能来了?”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钟曼华心一跳,连忙上前,“只是没想到您会来,什么都没有准备。”

    自从她生下第二个孩子后,嬴老夫人就搬了出去,跟嬴露薇一起住在市中心的一处公寓里,只有过节的时候才会回来。

    “没什么好准备的,我解决了事情就走。”嬴老夫人并不领情,“把你那个女儿叫出来。”

    分明是讨厌到连名字都不愿意去提。

    钟曼华猜到了几分,她抿了抿唇,柔声:“妈,你先坐,我这就去。”

    “大嫂,妈许久没见你了,你陪陪她。”嬴露薇笑了笑,“还是我去找小衿吧,我也给她道个歉。”

    “道歉?”孰知,这句话却是把嬴老夫人激怒了,她用拐杖重重地敲了一下地板,冷笑了一声,“曼华,你这个女儿真的是出息了,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要别人来道歉。”

    “我们嬴家,什么时候这么是非不分了?”

    钟曼华心里憋得不行,一个字都不敢反驳。

    “薇儿,你别去。”嬴老夫人按住嬴露薇的手,冷冷,“哪有长辈去请小辈的道理?”

    钟曼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拔高:“嬴子衿!”

    楼梯口,女孩慢悠悠地转了过来。

    她抬头,扫了眼大厅,似乎并不意外这种三堂会审的场面:“有事?”

    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让钟曼华火气直冒:“见了人不叫?”

    “别。”嬴老夫人抬手,不咸不淡,“我只有一个孙女。”

    她的亲孙女,正在O洲游学,一个养女可不是她的孙女。

    嬴子衿微微点头,漫不经心却不失风度:“挺好,我也没有随便认亲戚的习惯。”

    嬴老夫人手中的拐杖一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她本意是要给这个养女一个难堪,谁知道反而是她被嘲讽了

    钟曼华更是勃然色变,怒声:“你说的什么话?这么难听?”

    “大嫂!”嬴露薇吓了一跳,连忙宽慰,“大嫂,你别这么生气,小衿还只是一个孩子,有话我们耐心说。”

    “耐心说?”钟曼华气得眼睛都红了,“没礼貌,道歉!”

    她的亲生女儿果然是来克她的,让她在婆婆面前都抬不起头。

    嬴子衿抬眼,懒懒散散没个样子:“我认识你们?”

    这种无所谓的无视态度,让钟曼华更气了:“嬴子衿!”

    “行了。”倒是嬴老夫人开口了,她不冷不热道,“我今天不是来看你管教你女儿的,你让她说说,那天宴会,为什么要把薇儿推下去?”

    她闭着眼睛:“莫不是,以为没了薇儿,自己就能够成为江家的主母了?”

    这话直接诛心了。

    钟曼华神色顷刻间大变,有些慌张:“妈,绝无此事,您千万不要听信了流言。”

    “是啊,妈。”嬴露薇也劝,“没有的事情,您怎么这么较真?您还不信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