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这位是神医

    真是好大的口气。

    穆承忍着怒,开始打电话:“是,就在地下集市,你们快点过来。”

    挂断后,他冷冷:“这位小姐,不要以为我们老爷刚从你那里买了一枚古币,你就可以这么……”

    话未说完,就听女孩开口了:“心律失常,心前区疼痛加剧,已经蔓延至左肩、腹部。”

    “血糖血压阈值过高。”

    “抽烟导致肺部有阴影,呼吸通道有堵塞物未完全清理。”

    末了,嬴子衿抬眼:“午夜至上午八点是发病高峰期,一个月前刚做了手术,不该这么晚出来。”

    穆承一震,不可思议了:“你……”

    竟然丝毫不差!

    包括手术的时间!

    还没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又听女孩淡淡:“银针。”

    穆承来不及细想她是怎么知道他身上带了银针,紧忙将装有银针的盒子递了过去。

    嬴子衿打开盒子,直接将里面的七根银针捏在了手中,正要动手。

    见此,穆承忍不住出声提醒:“最多一次用四根银针。”

    嬴子衿闻言,终于看了他一眼。

    黑白分明的瞳孔中没什么情绪,雾气缭绕着,喜怒不辨。

    “你可以安静点。”

    “对、对不住。”穆承有些尴尬,可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以前看古医界那位梦小姐给穆鹤卿医治的时候,也只是同时动用四根银针。

    他还就此询问过,才知道古医界能同时动用七根银针的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想想也是,手只有一双,七根银针怎么可能控制得了?

    可下一秒,穆承不禁睁大了双眼。

    只见七根银针在女孩的手中连成了一片残影,一个穴位接着一个穴位地没入又抽出,动作极快。

    穆承努力地去捕捉银针的位置,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有些心惊肉跳。

    这是什么手速?

    而在嬴子衿扎完最后一个穴位后,倒在地上的穆鹤卿也终于喘过来了一口气,脸上的青紫慢慢退去,恢复了红润。

    整个治疗过程,连一分钟都不到。

    嬴子衿将银针收好,重新放入盒子里。

    她起身,单手插兜,懒散地站着,气息都没有乱上一下:“好了。”

    穆承还在发愣,只感觉更梦幻了。

    就连梦小姐替穆鹤卿医治完后,也会脱力,这……

    “咳咳咳!”穆鹤卿猛地咳嗽了起来,颇为费力地睁开了眼。

    先前他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里,对外界还是有感知的。

    平复了一下呼吸,穆鹤卿在穆承的帮助下,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又咳嗽了几声,神情严肃,目光温和,语气舒缓:“小姑娘,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他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心脏要比往日好了不少。

    此等医术,放眼古医界恐怕都是无人能及。

    “不用。”嬴子衿不怎么在意,“随手而已。”

    好久没医人了,看来她的能力并没有退化,以后再缺钱了,还能借这一行混口饭吃。

    穆鹤卿也没强求,他想了想,拿出来了一枚玉佩,认真:“那这个你收好,有什么事情,只要不是作奸犯科,我都一定办到。”

    穆承一惊。

    这可不是普通的承诺,这是穆家家主的承诺。

    嬴子衿没想接,但在看到玉佩上的“穆”字时,眸光凝了一瞬,不知是回想起了什么,最后还是收下了:“好。”

    穆鹤卿这才满意,笑了起来:“不知道我有没有可能知道你的名字?”

    难得碰上一个这么合他眼缘的小姑娘,怎么也得认识一下。

    嬴子衿沉吟了一下,只是道:“我姓嬴。”

    嬴?

    听到这个姓,穆承立刻想到了沪城四大豪门之一的嬴家,毕竟嬴这个姓并不常见。

    这位嬴小姐看起来的确不是普通家庭出身,那种骨子里的高贵是与生俱来的,但嬴家……

    穆承皱眉。

    嬴家他们当然也接触过,以嬴家那点微末实力,能培养出来一个会古医的千金?

    穆鹤卿也想到了,却没再多问,只是微笑:“嬴小姐有没有兴趣和老头子一起去帝都?”

    嬴子衿稍稍扬眉,意外了:“目前没有。”

    她现在只想养老,种种花养养猪,当一只快乐的米虫。

    “也好也好。”穆鹤卿点点头,“以后要是想来了,记得联系我,穆承。”

    穆承上前,递过去了一张名片,有些羞愧:“抱歉,嬴小姐,先前对您有所怀疑,冒犯了您,对不起。”

    “不必,你也不知道,陌生人之间是没有什么信任。”嬴子衿颔首,“我先走了。”

    穆承却更羞愧了。

    他还没有一个小姑娘看得通透。

    目送女孩离去后,穆鹤卿还在原地站着,静了好一会儿,忽然问:“穆承,你看定下一门亲事如何?”

    没等穆承回答,他就自顾自道:“算了,臭小子们一个个都不争气,配不上小姑娘,还是不要祸害人家了。”

    穆承:“……”

    有这么埋汰自己子孙的?

    “可惜了,怎么不是我穆家女儿,要是的话……”穆鹤卿叹了一口气,又吩咐道,“在沪城停留几日。”

    **

    雪霁初晴,正午阳光正好。

    远处云雾缭绕,天幕蔚蓝,白色的飞鸟盘旋上下,难得的平静安宁。

    嬴家老宅。

    钟曼华看了一眼三楼,皱眉:“二小姐还没醒来?”

    管家摇头:“没什么动静。”

    “都中午了还不醒。”钟曼华不悦,“叫醒她,让她下来吃饭。”

    管家刚要走,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上前一看:“夫人,是帝都的电话。”

    钟曼华神情一肃:“给我。”

    管家恭敬递上,静候一旁。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钟曼华连连点头,挂断后,笑了笑:“穆家要把沉舟这孩子送过来,大概在五月份的时候。”

    管家惊讶:“可是穆家发生了什么要事?”

    穆家在帝都发展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把继承人之一送到沪城来?

    “不知道,但一定要好好招待。”钟曼华倒了一杯茶,动作优雅,“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一会儿你派人去订家具,把三楼右边第二间房子腾出来。”

    帝都穆家,沪城的四大豪门都惹不起,必须打好关系。

    “夫人,我觉得还是不要让沉舟少爷住老宅了。”管家犹豫了一下,提醒,“二小姐现在还不懂名门规矩,要是冲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