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再过三年就能结婚了

    “小朋友?”调酒师顺着男人的目光看去,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兴致缺缺,“是挺小的。”

    “也不小了。”傅昀深轻笑了一声,语气懒散,“再过三年,就到法定结婚年龄了。”

    “……”这话调酒师没法接,他摇头,压低了声音,“小心一点,你被悬赏了。”

    “嗯?”傅昀深眉梢一挑,并不意外,“出了多少?”

    “SS级悬赏,十亿美金,金额数目前排在悬赏榜第七。”调酒师盯着他,“至少有十个在猎杀榜上的人接下了这个悬赏,你现在知道你有多么招人恨了吧?”

    但凡上了悬赏榜前十,那可是人人得而诛之,不杀是跟钱过不去。

    傅昀深桃花眼弯了弯,带着点勾人的意味:“那他们也得找得到我。”

    这一点,调酒师倒是认同,他说:“IBI都找不到你,你的隐匿能力,恐怕也只弱于那位榜一了。”

    IBI,全称Internation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国际调查总局。

    “这不能比。”傅昀深漫不经心,“多少年了,榜一都没有变过,我才刚上。”

    悬赏榜第一的悬赏金额其他九个加起来都比不过,高到足以和O洲一个小国家的GDP相媲美,可一直都没有人去接,可见悬赏榜第一有多难杀了。

    不,应该说是连找都找不到。

    “我真是有些好奇了,这位神算者到底是谁?”调酒师啧了一声,“‘他’怎么比你还招人恨?”

    悬赏榜上的其他目标至少有迹可循,唯独这位榜一,消失了一样,什么信息都没有。

    而且,神算者这个称谓,未免太过嚣张了。

    哪怕是古O洲时期的那些有真本领的术士魔女,都不敢称自己是神算。

    现在的占卜师也有,不过和古武者一样,都没几个真的,大多隐世不出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招摇撞骗的神棍。

    若真的有人什么都能算出,也委实荒谬。

    傅昀深扬起桃花眼,似笑非笑:“你这是什么话?”

    “实话,你本来就招人恨,反正你还是要小心,十亿美金,都够买一个岛了,你也不是不知道,那群榜上的猎人就跟疯子一样,不过——”调酒师说到这里,又皱眉,“你真的要待在这里?我以为你至少会去帝都。”

    “嗯。”傅昀深眼帘半掀,心不在焉,“我是要在沪城待一段时间。”

    听到这话,调酒师心里忽然就冒出来了一个荒唐的念头:“为了女人?”

    傅昀深挑眉,不紧不慢:“说什么呢,她还只是个小朋友。”

    间接地算是承认了。

    调酒师眼神一变:“你疯了。”

    要是让那些人知道了……

    “早就疯了。”傅昀深起身,将外衣搭在手臂上,笑得玩世不恭,拍了拍调酒师的肩膀,“少喝点酒,伤身。”

    **

    地下集市并不需要任何身份证明即可进入,什么人都有,不过很多人会刻意掩饰自己的身份。

    道路两旁是各种各样的铺子,因为贩卖的东西不同,建筑也是不同的。

    有O洲的古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建筑,也有华国古典园林式建筑。

    嬴子衿抬头,就注意到了那些挂着“占卜”牌子的店,一眼望去,这类店铺足足有十几家。

    但是也仅有一家,有着浅薄的灵气在浮动。

    塔罗牌是起源于O洲的一种占卜工具,在中世纪的时候十分风靡,她也跟风玩过,不过其起源至今还是一个谜。

    但真的塔罗牌并不多,现在市面上贩卖的塔罗牌占卜小事件勉强可以用,其他情况下就是废纸一团。

    或许,她是应该在她的能力完全恢复前,找一副真的塔罗牌了。

    嬴子衿若有所思,压了压口罩,眼睫垂下,向着集市里面走去。

    除了店铺,周围还有不少地摊,大多摆放的是一些破碎的古董,不过这并不妨碍想捡漏的买家被坑。

    女孩随意地扫视着,十几秒的时间就已经观察了上百件古董,意料之中的是,这些无一例外都是假的。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嬴子衿才终于看到了她需要的东西。

    那是一枚古币,混在一堆青瓷器中,毫不起眼。

    古币上烙印的字被磨损了不少,上面沾染了泥土,乍眼一看,像是土制的。

    她低头,眸光一眯,瞬间算到了这枚古币的年代和名字。

    秦银质半两大钱,铸造于公元前339年,战国时期。

    两千年过后,价格要在五百万以上。

    嬴子衿半蹲下:“这个怎么卖?”

    指的却不是古币,而是旁边的一个石碗。

    这摊主是一个青年,他看了一眼女孩,上下将她打量一眼,敷衍道:“五百块拿走。”

    语气多少也带了几分轻蔑。

    嬴子衿侧眸,手指这才落在了那枚银质古币上:“还有这个。”

    “送你送你。”青年更不耐烦了,“都拿走,别妨碍我做生意。”

    他还等着遇见几个富家子弟多坑一笔,可没工夫和一个穷鬼在这里耗。

    嬴子衿神情未变,她放下五张一百后,拿起了石碗和古币后,手摩挲了一下,凤眼眯了眯。

    如今她可以确定,地球是一个不能修炼的世界,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安心养老。

    然而这个动作映在青年眼中,却是穷疯了,他嗤笑,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还故意提高了:“穷光蛋一个,没什么眼界,还以为自己捡到了宝?”

    旁边一个摊主听到了:“哎,你别说得这么直白,人家还要面子呢。”

    “要什么面子?现在也真是什么人都配进地下城了。”

    “可不吗?最近总是有一群穷光蛋想要捡漏,也真是丢人。”

    他们在地下集市待了这么久,还能不知道哪个顾客真有钱?

    这种穷鬼,他们连坑都懒得坑。

    青年又嗤:“何止是穷光蛋,这根本就是蠢,连基本的鉴定能力都没有。”

    那石碗是他在淘宝上五块钱买的,钱币是他在浦南一个公园里捡的,一文不值。

    这两样东西就是拿来充数的,没想到还真有傻子要买,让他轻而易举就挣了五百块。